手机上阅读

第184章 泪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这是个绝佳的机会,分来她们,离间她们。让她们友谊决裂!

    白衣少年兴奋地看着水晶球出现的画面,灵力不断地输送进去。

    看着女孩被气得面红耳赤,伤心欲绝的样子。白衣少年心疼的轻轻抚摸着水晶球,恨不得穿透水晶球直接安慰伤心的女孩。

    忍忍吧忍忍。只要她们决裂了。女孩就会回来的,她会知道到底谁才是对她最好的,她会知道的。

    白衣少年看着水晶球出神。不可抑止的期待着她们彻底决裂。

    独孤月不知道为什么,一直说着伤人的话,上官流觞直觉不对劲。抱着她。不停地叫她冷静,可是,此时的独孤月已经被恨意充斥了心神。一遍又一遍的质问着木仙儿为什么要背叛她。

    而她每说一次为什么。就犹如锋利的匕首。一下又一下的刺入木仙儿的心口,一下比一下重。

    “独孤月!你当真不信我!”木仙儿捂着心口。退后两步,又忍不住向前走了几步。近乎绝望的看着她,想要在她的脸上看出一丝一毫的信任。

    然而,独孤月的脸上除了嘲讽就是悲痛。没有一丝信任的影子。

    独孤月接下来的话,更是令她心痛欲绝:“信任?你哪里值得我信任?”

    上官流觞震惊得看着独孤月,以为一遍又一遍的跟他强调木仙儿的可信度百分百的人,今天为什么会对木仙儿说出如此伤人的话?

    木仙儿隐瞒虚拟空间,上官流觞认为完全跟自己有关,也许木仙儿不信任他,而独孤月此时对他却是完全的信任,也许木仙儿只是以防万一。

    这些都是显而易见的,为什么独孤月就看不见?想不到呢?

    莫非是在他们分开的时候发生了什么?

    因为不知道为何独孤月突然对木仙儿不信任,所以上官流觞只是叫独孤月冷静一点,却是没有阻止她说话,等到独孤月将那句话说出来,他想要阻止为时已晚。

    他抱着悲痛的独孤月,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木仙儿跑出去。

    木仙儿泪流满面的跑出去,原来,她自认为牢不可破的姐妹情谊是如此不堪一击,一个小小的隐瞒,保留的一条退路就成了这段友谊决裂的导火索。木仙儿不明白,明明之前都好好地不是吗?

    阿玄彻底傻眼了,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一句简单的话竟然导致小主子和木仙儿的吵架,看了看独孤月,又看了看上官流觞,阿玄果断的跟着木仙儿出去。

    这里已经被独孤月获得传承,也就相当于这里是独孤月的地界,更何况有那个恐怖的男人在,独孤月根本不会有危险,而木仙儿却有可能有生命危险,玄武区的各种魔兽,几乎都是群居,且都比木仙儿厉害,最主要的是,万一盛怒中的小主子催动玄武区的魔兽或者开启机关,没有它的帮助,木仙儿必死无疑。

    阿玄再一次庆幸自己的记忆还没有被完全封印,否者后果不堪设想。

    萧谨轩迎面引来奔跑中的木仙儿,抓住她的胳膊,愤怒的问:“怎么了?谁欺负你了?”

    木仙儿泪还在流,没有看萧谨轩一眼就挣脱开,继续往前跑。

    萧谨轩拔腿就追,一边追一边喊:“小仙儿……小仙儿……”

    木仙儿就像没有听到一般,对他不予理睬,只一个劲的往前奔跑。

    萧谨轩用力地抓住木仙儿的手臂,迫使她停下来,然后不停地摇晃着她:“小仙儿!小仙儿你怎么了?”看着只顾流泪,近乎呆愣着的木仙儿,萧谨轩恨不得将独孤月大卸八块,她们不是应该在一起的吗?为什么他的小仙儿会如此的悲痛欲绝?独孤月到底对她做了什么?

    木仙儿泪还流个不停,模糊了视线,隐隐的看到萧谨轩,就像找到依靠一般:“师兄……”

    哽咽的声音,让萧谨轩心疼,他在古楼外面已不是一时半刻了,可是大门却将他隔绝在外面,而声音也没有一丝传到外面,萧谨轩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跟过来的阿玄,看到萧谨轩,暗自松了口气,它可不擅长安慰别人,还好有这个人在,不过,话说,这个人有点眼熟,就是不知在哪见过。

    独孤月在木仙儿跑出去之后,就晕倒在上官流觞的怀里。

    上官流觞为独孤月查看身体,却是心神耗尽而疲惫地晕倒。

    上官流觞轻轻地抚摸着独孤月的脸颊,虽对她对待木仙儿的态度很是怀疑,但是却没有对独孤月心身疲惫的原因有过一丝的不解,毕竟独孤月是经过了长时间的修炼,然后又直接面对了这一变故。

    等到独孤月醒来,已是一天一夜过去了。

    木仙儿也没有回来,上官流觞虽然担心木仙儿的安慰,但他同样不放心独孤月一人待在这里,还是昏睡的状态,两者之间,对上官流觞来说孰轻孰重一目了然,如何选择就无须多言了。

    独孤月迷迷糊糊的醒来,发现自己躺在上官流觞的怀里,独孤月懒懒的睁开双眼,有轻轻地闭起,然后睁开时露出一个大大的笑脸:“早。”

    可今日却没有像往常一样得到上官流觞宠溺地微笑,独孤月愣了一下,看着上官流觞严肃的面孔,“怎么了?”

    上官流觞皱眉,看着她,没有开口。

    “到底怎么了?”独孤月掐着上官流觞的俊脸,不满的说,什么时候,上官流觞学会给她甩脸色了?

    “仙儿一夜未归。”上官流觞看着独孤月,想知道她是否还对木仙儿有着一丝关怀,木仙儿一直以来,都是除了独孤月跟他最亲的人,从上次在清泉小镇发生那件事之后,他是真的将木仙儿当做家人对待了,现在……上官流觞不想多想,木仙儿与独孤月如何选择是毫无疑问的,只是,失去一个亲人,他第一次因为即将失去一个亲人而心痛。

    “一夜未归?她去哪了?”话一出口,独孤月猛地想起昨日发生的一切,震惊得张大了双眼,不敢置信的看着上官流觞,好像要从他那看出点什么。

    可是……为什么是真的?她怎么能对木仙儿说出那样的话?当时的她怎么就被迷了双眼?仙儿……木仙儿……

    不!不会的,她跟木仙儿这么多年的感情,一定可以挽回的。

    独孤月踉踉跄跄的爬起来,不会的,她不会那样对木仙儿的,那些话不是真的,她没说过,没说过!

    可是,事实却摆在那里,她真的出口伤了木仙儿。

    “仙儿会原谅我的,对吗?”独孤月紧紧地抓着上官流觞的衣袖,指甲穿过衣袖深深地掐进她的手心,很快,就将上官流觞的衣袖染红。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