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85章 离去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会的,仙儿会原谅你的,别急。我们现在就去找她,她会在附近等着你去找的,她会等着你的。”上官流觞扶着摇摇欲坠的独孤月。不明白,为什么一夜之间。什么都变了。

    木仙儿自从被萧谨轩拦下之后。就站在原地不肯移动一步,不管萧谨轩如何说如何劝,就是固执的站在那里。

    她在等。等独孤月来找她,她仍然相信独孤月不是故意的,她只是一时之间没有反应过来。说的那些话也不是有意的。她只是太累了,对,就是太累了。

    木仙儿为独孤月找好了借口。她坚信独孤月会来找她的。

    等了一会没有看到独孤月的身影。木仙儿告诉自己不急。很快就来了的。

    天越来越暗,独孤月的心也越来越沉。几乎一瞬不瞬的看着古屋的方向,站累了。她抱膝蹲下,泪水在眼眶里打转,不肯认输的不让它流下。心里不停地默念着:独孤月会来找她的,姐姐后来找她的。

    天就快全黑了,独孤月仍然不见踪影,木仙儿说:“我们拐弯了,这里被遮住了,姐姐在找我,只是还没有找到,对吗?”

    看着木仙儿那双含满泪水的大眼睛,萧谨轩握紧双拳,最后违心的点头。他不忍心告诉木仙儿这里离古楼不远,只要喊一声记能听到,显然,独孤月并没有出来找人。

    木仙儿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我就知道,姐姐找我需要时间,只要她找来,我就原谅她好了毕竟,谁不犯错呢?”

    萧谨轩看着这样的木仙儿,恨不得立马就去将独孤月暴揍一顿,凭什么?她凭什么如此对待他的小仙儿!

    木仙儿等累了,就直接在地上坐下,嘴角微微上扬,眼眶里却是泪水,哭与笑,完美的结合在木仙儿那张精致的小脸上,凄美,更令人心疼。

    木仙儿等呀等,天整个都黑了下来,也没有等到独孤月的到来,即便什么也看不见,木仙儿也望着古楼的方向,耳朵竖起时刻注意着古楼那边的动静。没有月光,木仙儿整个人都笼罩在黑暗当中。

    天,渐渐亮了,自欺欺人好像也不行了,独孤月生她的气了,再也不会原谅她了,可是,她有错了吗?她错哪了?

    “小仙儿。”萧谨轩看着木仙儿的背影,低哑的声音有如呢喃,蓄含无尽的心疼,这样乖巧的木仙儿,独孤月究竟有多狠得心才能做出让她伤心的事?

    木仙儿像没有听到般,一动不动,也没有发出声音。

    这样平静的木仙儿,让萧谨轩的心疼又添了一分,同样,对独孤月的不满也可以说是恨也相应的多了一分。

    萧谨轩叹息一声,走到独孤月身边,缓缓蹲在她的身侧,此时的萧谨轩却是被吓了一跳。

    他看到的是满脸泪水的木仙儿……

    没有半点声音,没有一丝表情,泪水无声的从眼眶滑出,顺着脸颊往下流,而脸上强撑起来的那抹笑容,也早就在不知道什么时候消失了。

    “小仙儿别哭。”萧谨轩伸手,轻轻地给木仙儿拭泪,心疼又自责:“没事的,有师兄在呢,师兄陪着你,我们一起回木峰山好不好?我们都疼你好不好?师父,八大长老都疼你,所有的师兄弟师姐妹都疼你好不好?”

    “师兄……”木仙儿空洞地说了声,“我们离开这里好不好?”木仙儿慢慢地闭上眼睛,让眼眶里的泪水都挤出来。

    独孤月醒来之后,跟着上官流觞出来找木仙儿,她到此时仍不敢相信自己对木仙儿说的那些话,她后悔了,真的后悔了,她害怕了,真得害怕了。

    独孤月在古楼周围找了一周,没有,什么都没有!

    “仙儿一定在附近的,她不会走很远的,不会的,以前她生气了,就会在跑到不远的地方等着我去找她的。”

    “怎么会没有?怎么会没有!”独孤月怕,真的很怕,找不到木仙儿,不知道她现在的情况如何?难道被魔兽抓住了?

    独孤月一想到这种可能就心痛的不行,连连摇头,告诉自己,不会的,仙儿不会有事的,可是她还是近乎崩溃,究竟在哪里?木仙儿究竟躲在哪里?

    是生气了吗?是生她的气所以躲得更远了吗?是的仙儿肯定生气了,她肯定生气了。

    “月丫头,你冷静一点,没事的,她不会有事的!”

    在寻找的过程当中,上官流觞看到了一抹熟悉的白色。

    “还不快说仙儿去哪了?”上官流觞看到阿玄的身影的时候松了口气,它应该是知道木仙儿在哪的。

    “我不知道。”阿玄弱弱的说。

    在萧谨轩要带着木仙儿走的时候,木仙儿看到了阿玄,对着它说:“不要跟着我,否则,我不敢保证是否将你制成标本。”

    “我……”

    “你要相信,我可以做到。”

    阿玄想过要悄悄跟踪,可是木仙儿是名副其实的最年轻的超级炼药师,她有无数种毒药可以让阿玄不敢靠近。

    就在阿玄失去了木仙儿的踪迹之后,它遇到了独孤月跟上官流觞。

    独孤月升起的希望再次熄灭,她对着阿玄怒吼:“你不是跟着她吗?为什么不知道!”

    阿玄经过木仙儿一夜的苦苦等待仍然没有等来独孤月的身影,对木仙儿有着浓浓的心疼,相对的对独孤月就有了一定的怨气:“那你呢?为什么她等了你一夜也没有等到你!”

    “轰!”阿玄的这句话对独孤月而言,无异于五雷轰顶,木仙儿等了她一夜,却没能等到她,那么当时的木仙儿该多么的伤心?

    独孤月不敢想,木仙儿自己一个人绝望的等待却始终没有见到她会是怎样的伤心难过,独孤月泪一直流,紧紧地抓着上官流觞的手:“怎么办?怎么办?”

    上官流觞是冷静的,他拍着独孤月的背安抚她,一边开门见山的对阿玄说:“有没有什么办法找到她?”

    阿玄看着上官流觞,这个浑身散发着生人勿进的男人,竟然也可以如此温柔地对它的小主子,实在太不可思议了。

    上官流觞一个眼神射过去:“不知道?”

    阿玄听着这个比刚刚冷硬了三分的声音,这个比冬日的冰还要冷硬三分的声音,打了个哆嗦,它毫不怀疑若它此时给出否定答案,这个男人下一刻就能让它的脑袋搬家。

    “有!”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