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86章 怀疑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看到她们分开,白衣少年露出了一个诡异的笑,势在必得。

    看着独孤月。他犹豫着要不要现在就让她永远的关在玄武区,不,暂时还不行。她被一直关着,女孩一定会回去找她的。

    要想个让她们误会更深才好。

    那么。首先就不能让她们相遇。

    “到底有什么方法?”独孤月此时悔死了。当时,她怎么就说出了那样的话?现在没有木仙儿的踪影,还不知道木仙儿遇到什么事了。

    “可以用权杖控制整个玄武区。也可以显示整个玄武区的画面。”阿玄倒是不是很担心木仙儿,从她身上那一系列的毒药,就可以躲避玄武区所有的魔兽。而且在玄武区。除非独孤月同意,否则没有人可以离开,只要没有离开。找到就只是时间问题。

    独孤月拿出权杖。输入灵力。很快,权杖就折射出一块光屏。光屏分割成许多的小四方块,上面把玄武区所有的画面都呈现在上面。

    没有。没有,很快,就在光屏上找到了宇文南极、流风、流雨、流雷、流霞流星还有其他一起的人。独独没有木仙儿。

    “怎么会没有?”看了两遍都没有看到木仙儿的身影,独孤月心里闪过一丝不祥。

    “萧谨轩也不见。”第一遍的时候,上官流殇就发现萧谨轩也不见了。

    “萧谨轩?对,还有他!他跟仙儿在一起!”萧谨轩,怎么会把萧谨轩忘了?萧谨轩那个诡异的男子。

    萧谨轩把木仙儿带走了?不是只有她才能把出口打开吗?

    萧谨轩!萧谨轩!

    独孤月恨不得将其咬死,明明发生了那么多的诡异的事,为什么还不防备他!

    萧谨轩一直有着对她不满,明明知道的,不是吗?

    “也许玄武区有什么屏蔽区,正好没有在屏幕上显示,我们慢慢找。”

    “可是仙儿她……”

    “月丫头,别急,仙儿会原谅你的,会原谅的。我们先把宇文他们放出来,好吗?”

    “可是仙儿……”

    “仙儿要找,把他们都放出来一起找不是更好吗?”

    “一起找?”

    “对,一起,人多力量大。”

    “对,人多力量大,让他们一起找。”

    独孤月在光屏上点了几下,“好了,一起去找仙儿。”

    所有人聚集之后,宇文南极奇怪的一直往独孤月身后看,没有木仙儿!

    看着独孤月跟上官流殇沉重的脸色,宇文南极心里咯噔一声,难道……

    “仙儿妹妹呢?”宇文南极不敢问上官流殇,看着独孤月,心提到了嗓子眼。

    谁知,独孤月一听,瞪了他一眼,倚在上官流殇的怀里没有说话。

    宇文南极见独孤月这样更急了:“怎么了?仙儿妹妹怎么了?为什么她没有在这?”

    上官流殇瞥了他一眼,宇文南极被吓住了,呆愣着。

    “所有人分散开,去找仙儿。”上官流殇下令?

    “是!”即便心里震惊于上官流殇说的消息,流风等人依旧整齐的气势十足的回答。

    很快都行动起来,以古楼为中心呈圆形去找。

    宇文南极跟流风他们不一样,流风他们时上官流觞的属下,对上官流觞言听计从,而宇文南极是上官流觞的兄弟,他可以听上官流觞的话,但也可以提出疑问。

    “二哥,木仙儿究竟怎么了?”为什么会分来?为什么所有人都在就她一个失踪了?

    “去找。”

    “你……”宇文南极还想说些什么,可是上官流觞的威严实在让他不敢违抗,告诉自己现在找到木仙儿才是最为重要的,其他的都可以先放着。

    于是宇文南极也加入了寻找行列。

    独孤月看着他们一个个的都离开了,无力地倚着上官流觞:“仙儿会找到的,对吗?”

    上官流觞看着这样的独孤月心疼的不行,对木仙儿有了几分不满,为什么要走的那么远?

    独孤月不知道上官流觞在想些什么,他只是迫切的想要在他这里找到肯定的答案,让自己心安。

    上官流觞最后点头,让独孤月苍白的脸有了一丝血色:“那么我们也开始找吧,仙儿肯定等着我了,以前,她就总喜欢这样躲起来跟我捉迷藏。”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仍然不见木仙儿,独孤月咬着嘴唇,心里的害怕在不断地扩大,仿佛溺水一般,让独孤月呼吸难受:“你知道吗?以前不管我躲藏在什么地方,仙儿总有办法将我找到,她说就像是有一种指引,告诉她我在哪里,所以每次她都能很快的找到我,我们玩捉迷藏没有一次是我赢的,以前我没觉得有什么,一个游戏而已,可是今天,我好恨我自己,为什么就不能像她找我一样的一眼就知道她在哪。我是不是太忽视她了?都是我的错,对吗?”

    上官流觞轻轻地拍着独孤月的背,安慰她的话已经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今天他听了太多太多关于她们以前的事,也许她们之间的感情真的比他想象的还深。

    上官流觞不知道该不该跟独孤月说,木仙儿的失踪恐怕不简单,十有八九跟萧谨轩有关,那个男人,外表温文尔雅,谦谦君子,可是自从他来就有太多凑巧的事情发生,与他无关吗?上官流觞不信。

    只是他还不知道萧谨轩带走木仙儿的目的何在,难道是为了不让她继承木峰山吗?若真的如此,那么这个人心机太深,绝非池中之物,木峰山落到他的手里保不准是不是第二个药云谷。

    独孤月见上官流觞一直不回答,泪水从眼眶里流出,就像开关坏了的水龙头,流个不停:“我真的伤到她了对吗?她生我气了对吗?你告诉她我不是故意的好不好?我不知道,我不知道当时为什么就说出那样的话了,我不想的,当时我不知道自己在想些什么,脑子里一片恐怖,等我醒来,已经过去一天一夜了,仙儿走的无影无踪,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你不说我真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可是为什么?当时我为什么会跟仙儿说出那样的话?我不想的,我不会怀疑她的,不就是一个虚拟空间吗?这只是一条退路,我没有理由因为这就生气呀,可是为什么我会那样说她?难道这就是我内心深处的想法吗?我一直因为独孤影的背叛而不信任仙儿吗?可是不会呀,我怎么会不信她?可是……可是事实……”

    独孤月在上官流觞怀里哭的上气不接下气,泪水将上官流觞的胸口都弄湿了,也不能让独孤月从悲伤中缓过来。

    “小主子,我发现了线索……”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