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88章 姐妹情谊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有的时候,总以为月亮总会升起来的,每个夜晚月光总会不知疲倦的来眷顾每一个人。当回首才发现,原来在阴天或者初一之类的时候,月亮也是会消失的。

    从玄武区出来已经三个月了。这三个月里不断地派人去寻找木仙儿的下落,可是木仙儿就像在人间蒸发了一般。没有任何消息。

    最初的时候。从玄武区出来,独孤月直奔木峰山而去。

    “仙儿呢?”独孤月开门见山的说。

    独孤月甚至怀疑木峰山的人将木仙儿藏了起来,毕竟萧谨轩是木峰山的人。

    “少主?少主不是跟你们一块走的吗?”守门的人懵了。这是少主失踪了的意思吗?

    “她出去了,就没有回来吗?”独孤月看着那人震惊得样子不似作假。

    “没有呀,发生什么事了?”

    “我要见你们掌门。”

    木掌门有一下没一下的敲打着桌面。审视的看着独孤月跟上官流觞。许久之后才开口:“你们一群人出去,回来跟我说,我们木峰山的人都失踪了。而你们还怀疑是我木峰山的人搞的鬼。煜王不愧是煜王。做事出人意料,雷厉风行。莫非,煜王跟煜王妃以为我木峰山没人不成!”说着重重一拍桌面。桌子整个四分五裂。

    “木掌门何须发怒?事情真相究竟如何,查了便知晓不是吗?萧谨轩虽然从小生活在木峰山,但是他来木峰山之前是什么人。木掌门又如何保证自觉清楚?”上官流觞觉得木掌门对他们的态度有些奇怪,与之前的和颜悦色完全不同。

    “够了,他们如何都是我木峰山的人,与你们煜王府无关,我木峰山近日要整修闭门谢客。”

    独孤月看着木掌门,“木掌门这个逐客令下的真是时候,我等离开不是不行,我倒要看看最终仙儿是站在哪一边。”

    木掌门身体一僵,随后又若无其事的大手一挥:“来人,送客!”

    出了木峰山,独孤月回头,望着身后的木峰山足足有两刻钟。

    坐在马车里,独孤月抱着上有官流觞:“我好高兴。”

    上官流觞紧紧地抱着她,很好,现在的独孤月也就恢复冷静那么很多事情解决起来就更加清晰。

    没错,木仙儿绝对从玄武区出来了,也许是躲了起来,也许是暂时没有想清楚应该如何面对独孤月而不愿现身,但这些都不要紧。

    独孤月从木峰山木掌门对他们态度的转变可以推断出木仙儿已然跟他们有所联系了,木掌门虽然对他们颇有微词,态度也尤为恶劣,但是却不显焦躁担心,那么这一切都表明木仙儿或者萧谨轩跟木掌门又联系,且平安。

    只要平安,那么两人之间的误会就有消除的可能,彼此都需要冷静的思考,所以暂时不见面也未必就算坏事。

    独孤月清楚自家在清醒的状态下绝对不会跟木仙儿说出那些伤人的话,那么也就可以肯定,她们之中有敌人的存在,现如今敌在暗我在明,在没有完全找到敌人的时候,她们分来是最正确的选择,否则,敌人一计不成又来一计,那么也许就不是挑拨离间这么简单了。

    跟木仙儿多年的感情,独孤月再堵,赌木仙儿能够相信她,那么凭着多年的默契,独孤月相信木仙儿能够做到与她默契配合,即便开始没有交流沟通过。

    看着独孤月眼底的笑,好吧,上官流觞承认他嫉妒了,就算独孤月明确说过会信任他,但跟木仙儿相比,这份信任又有多重呢?在不知对方身在何处的情况下,却能明确的表示自己相信对付能够明白自己的所思所想,这份彼此之间的默契,彼此之间的了解,都让上官流觞嫉妒。

    上官流觞甚至不敢将现在眉飞色舞,每个细胞都在欢笑的独孤月跟之前那么着急失去冷静的独孤月相结合。

    “你在看什么?”独孤月注意到上官流觞停留在她身上的视线实在太长了,忍不住问道,“是我的脸上沾了什么东西吗?”

    他能告诉独孤月他只是嫉妒的失神了吗?

    三个月之后,独孤从七阶,晋级到八阶,而上官流觞更是变态的连升两阶已经是统领三阶的实力。

    这天,独孤月望着蓝天,时间已经过了这么久了背后的神秘地人也应该放松警惕了吧,这么久没有木仙儿的消息,说不担心那是假的。

    独孤月抚摸着怀里的小寻宝,渐渐地等待着时间的流逝,午时即将到了,独孤月再一次检查了一遍小寻宝怀里的字条:“寻宝,去找仙儿的任务就交给你了,你要记得一定要把手里的东西在仙儿身边没人的时候拿出来,知道吗?”

    小寻宝一脸严肃的表情,如果是平时独孤月一定狠狠蹂躏一翻,太可爱了,可是现在小寻宝有任务要去完成,不能耽误时间了。

    “寻宝,你要记得,从我怀里出去之后就隐身,除非到了仙儿面前,否则不许现身,知道了吗?”

    小寻宝虽然不知道为什么独孤月要一遍又一遍的嘱咐它早就知道了的事情,这些明明在她说第一次的时候,它就已经全都记在脑子里了,可是独孤月还是不厌其烦的一次又一次的说,不过,对于一个乖乖魔宠,小寻宝是不会揭穿独孤月的健忘行为的,嗯,没错,它以为独孤月一遍又一遍的说,是忘了她其实早就提醒过它了。

    还好独孤月不知道……

    否则,她的强调与重视竟然成为了健忘症,这该多悲催呀。

    “怎么了?”萧谨轩看着突然僵硬的木仙儿奇怪的问。

    “没有,”木仙儿摇摇头,努力不让萧谨轩看出自己的异样,“我有点累了,师兄。”

    “累了吗?是师兄疏忽了,竟然忘了仙儿有午睡的习惯,那师兄先走了,好好休息。”萧谨轩体贴的笑了笑,没有在多停留就离开了。

    萧谨轩一走,木仙儿立马将门关起来,趴在门上听了一会,确定外面已经没人了,木仙儿才蹑手蹑脚的回来,小声的喊:“小寻宝,小……”

    木仙儿叫第一声的时候,小寻宝就出来了,直接跳到木仙儿的身上,在木仙儿的身上蹭来蹭去。

    “嘻嘻,小寻宝,你怎么来了?姐姐叫你来的吗?”

    最开始的时候,木仙儿是真的伤心了,直到来到出口的地方,萧谨轩打开出口,木仙儿感受高一股特殊的灵气,稍纵即逝,没有捕捉到那究竟是什么,但那个时候,木仙儿对萧谨轩就起了防备之心,对独孤月突然不客气的指责她,不信她产生了怀疑。

    小寻宝伸到衣兜里,邀功一般的拿出独孤月准备的字条,然后就趴在木仙儿的怀里一动不动。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