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94章 初见(端午节快乐)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哈哈哈!终于见到了!终于见到了!”

    萧谨轩是个天赋极高的炼药师,人又温文尔雅,尊师重道。谦逊待人,深受木峰山上下的喜爱,跟老顽童似的六长老更是合得来。

    这天。他真炼好一炉丹药想要找六长老请教,不想就遇到六长老身边的弟子慌慌张张的跑来。萧谨轩扶稳了他。待他喘口气就问:“何事如此惊慌?可是发生了什么?”

    “师兄……快……快去帮忙……六长老带了个重伤的回来。”那人大喘气的说着。

    说来,木仙儿出现在他的面前时真的毫无美感。

    听了那人的话,萧谨轩也不再细问。一路小跑着走去,六长老的本事是数一数二的,他都需要帮手的病人恐怕伤的不轻。

    平时六长老也不自己去采药。需要的大多都有药童帮忙采了。那日,六长老觉得闷的慌,也就自己背着药筐去采药了。

    六长老也没有什么药采的草药。也就一个劲的往前走。不知不觉的就爬到了山顶。看着火红的半边天,嘀咕着:“今天是怎么了?”

    摇头晃脑一阵。也就准备下山。

    不想意外发生了。

    从天而降的不明物体摔在了离他不到十米的大石上,闷哼一声。往前滚去。

    六长老心里咯噔一声,那不是个人吗?莫非是天上有什么神佛争斗这人遭难了不成?

    一想,六长老乐了。这不是现成的八卦吗?

    于是六长老就屁颠屁颠的乐呵呵地跑过去。

    一看,乐不出来了,摔得那个老惨了。

    当下六长老也顾不上木仙儿的奇装异服了,拿出丹药就一瓶一瓶的往她嘴里灌,这就是不要钱呀。

    后来,六长老看着木仙儿不把丹药当回事大手大脚的浪费了,乐呵呵地想定是当初自己影响的她,老神在在的点头,嗯,就是如此。于是自个乐呵了好久,看这是他的徒弟,一看用药就知道是他的徒弟,多么神似的手法呀!

    将木仙儿整理一下,确定移动不会造成二次伤害之后,将她背下了山。

    萧谨轩站在门口敲门,等了一会儿也没人开门,正想推门而入,就听到里面传来怒吼的声音:“敲什么敲,哪来的那闲工夫。”

    萧谨轩无奈一笑,敲门才是正常的吧,也就这位古怪,也就推开门进去了。

    进去,就看到床上奄奄一息的木仙儿,额头上一个大窟窿,血几乎糊了她一眼,而且穿着奇特。

    “还看什么,还不快给老子帮忙?这娃子要是有个事,就算在你的头上。”

    萧谨轩也连忙上去帮忙,倒是没有想到这完全不关他的事,怎么就赖在他头上了呢?终觉是个心善的竟然完全自责于自己刚刚的呆愣,一心觉得那不是耽误人医治的功夫嘛。

    后来,在六长老高超的医术和萧谨轩的精心照顾,身受重伤的木仙儿愣是给他们从鬼门关给拉了回来。

    “寻万物之性,皆有离合,虎啸风生,龙吟云起,磁石引针,琥珀拾芥,漆得蟹而散,麻得漆而涌,桂得葱而软,树得桂而枯,戎盐累卵,獭胆分杯。其气爽有相关感,多如此类。其理不可得而思之。至于诸药,尤能……尤能……”

    “至于诸药,尤能递为利害。先圣既明言其说,何可不详而避之。世人为方,皆多漏略。若旧方已有,此病亦应改除。假令而两种,当就其轻重,择可除而除之。伤寒赤散,吾恒不用藜芦。断下黄连丸,亦去其干姜而施之,殆无不效。何急强以相增,苟令共事乎?相反为害,深于相恶。相恶者,谓彼虽恶我,我无忿心,犹如牛黄恶龙骨,而龙骨得牛黄更良,此有以相制伏故也。相反者,则彼我交仇,必不宜合。今画家用雌黄、胡粉相近,便自黯妒。粉得黄即黑,黄得粉亦变,此盖相反之征。药理既昧,所以人多轻之。今案方处治,恐不必卒能寻究本草,更复抄出其事在此,览略看之,易可知验。”

    木仙儿实在受不了这个长的白白净净的少年了,这都背了多少遍了,她听着都能背出来了,他还能卡壳,这都卡壳多少次了,木仙儿翻了个白眼,实在是不敢相信这人会是这么不着调的。实在不愿相信是这人救了自己,太受打击了,木仙儿不禁想这人不会是都没人肯让他医治然后真好遇到了重伤的自己,于是可呵呵的把自己背回来,拿自己当小老鼠了吧。

    六长老如是知晓了她心中所想一定大呼她胡说,明明找他治病的都排到帝都了,怎么可能没有病人,怎么可能,他是谁呀,他可是六长老,最最厉害的六长老。

    “你背出来了?你怎么背出来了?”六长老崩溃了,这怎么可能?怎么可能?他都背好久了都背不出来。呜呜,掌门师兄什么的最讨厌了,干嘛要他背这些嘛,会用不久好了,背这些纯粹是瞎费功夫。

    “小萧子,你说,她怎么能背出来!呜呜,老夫都还没背出来呢。”

    萧谨轩抿嘴偷笑,实在是不得不笑,平日里几乎所有人都顺着六长老,除了掌门时不时打击一下,六长老真的顽劣的很,现在好了,木姑娘这是打击的毫不留情,偏偏她还一副你真差劲的样子,一脸嫌弃地看着六长老,两人真是有趣。

    “拜托,老头,不是我怎么背出来了,应该是你怎么还没背出来。”木仙儿摆手无辜的说,“萧谨轩你说对吗?”

    萧谨轩没有答话,但是他眼里的笑意显然他也是很赞同木仙儿的话的。

    “小萧子,你真是越来越不可爱了。”六长老气呼呼的说,一个个的都不可爱了,“你们,你们都不知道尊老爱幼了,太过分了。”

    “尊老爱幼?幼儿在哪呢?我怎么没看见。”木仙儿四处张望了,“萧谨轩,你看到了没?”

    萧谨轩笑着摇头,两人在一起实在是逗得不行,这段时间他几乎把以前所有的欢乐都补回来了。

    “老!尊老!老夫一大把年纪了,你都不知道尊重一下。”六长老气呼呼的说。

    每当看到木仙儿跟六长老斗气的样子,萧谨轩就觉得甚是开心,生活也没有以往那么无趣了,这就是多姿多彩的生活吧。

    对于这样温馨的画面,萧谨轩觉得自己就没有白活一场,对木仙儿也从那时有了别样的心思。

    //叶子祝大家端午节快乐!本来是想直接就写萧谨轩的后来的,但想到是端午节就不要那么血腥了,还是温馨一点的好。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