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95章 原来是男神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老?叫你一声老头,你就真当自己是千年老翁了?你就瞎说吧,就你脸上连个皱纹也没有。还敢说自己老了,真真是睁眼说白话,告诉你了。你就是个……就是个……”

    “顽童。”就在木仙儿绞尽脑汁也想不出这个词的时候,萧谨轩笑着接了过来。

    “对。就是顽童。老顽童!”木仙儿几乎跳了起来,顽童这个词她也能忘了,还真是的。这是个多出名的词呀。

    “你……你……”六长老指着木仙儿你了半天愣是没有说出话来,委屈极了,都叫他老顽童了。还不承认他老。气个半死,但也舍不对木仙儿说重话,或是对着木仙儿说不出重话。转过来就指着萧谨轩骂:“你这混小子。看你平时挺厚道。原来也是个不安好心的,都是属狐狸的。就知道欺负老子。”

    萧谨轩但笑不语,他是看出来了。这六长老是吵不过木仙儿拿他出气呢。

    “老头,你不厚道,欺负老实人。”木仙儿控诉的指着他。

    然后走到萧谨轩身边拉着他说:“走。我们不理他了,哼,老头你还是背你的书去吧。”木仙儿转过头对着六长老冷哼一声。

    木仙儿很喜欢萧谨轩这温文尔雅的君子,和他在一起有一种安详,他那温润的微笑,让木仙儿暂时忘却了烦恼,忘记了独孤月的死亡,也忘记了自己孤身在异世。

    “萧谨轩,你有兄弟姐妹吗?”木仙儿撑着下巴,问他,做他的妹妹或弟弟一定很幸福吧,看他就觉得很有安全感。

    “我是孤儿。”

    “对不起,我不知道。”木仙儿有点无措起来,安慰人,她真的不在行。

    好在萧谨轩无所谓的笑了笑:“没事,我不在意,而且,我现在很好。”

    以前有掌门,所以很好,以前可以炼药所以很好,以前淡然地生活着几乎没有烦恼所以很好;现在,遇到了木仙儿更好。

    萧谨轩没有将后面的话说出来,对着木仙儿笑了笑:“你也无需在意这些,我没事。”

    木仙儿对他的好感又加了几分,嗷嗷,这妥妥的就是她男神的样子噻,温文尔雅,才华横溢,体贴温柔,又身世凄惨,让人爱又让人疼。

    “这样呀。”木仙儿撑着下巴,露出一个大大的笑脸,不知道该不该跟他说自己有一个好姐姐,说了会不会让他以为自己是在炫耀呢?可是很想跟男神分享喜悦怎么办?

    “他们都叫你师兄,那么你是大师兄吗?好像没有听见你叫其他人师兄呀。”不过如果是大师兄为什么不叫大师兄,怎样不是更容易分辨吗?

    “这个呀,你很想知道吗?”萧谨轩其实很喜欢她跟六长老的相处模式,也希望木仙儿在他身边时不要太过拘束了。

    “嗯嗯。”木仙儿眯着大眼睛不断地点头。

    “这个他,我也不知道。”

    “怎么可能!”嗷嗷,萧谨轩什么的,这是骄傲了吗?男神这是在跟她开玩笑?嗷嗷,这个男神太接地气了。

    “真的不知道。”这是慢慢地就这样叫习惯了,也没有人会追究到底该不该叫大师兄,反正有他在场,叫师兄的一律是他。

    “为什么?”

    “不知道,自然而然的就大家都叫师兄了。”萧谨轩对此倒是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的。

    “我明白了,因为有你在的地方,所以得弟子都请教你问题,都叫你师兄,这样没有混乱,于是就一直这样叫。”木仙儿觉得除了这样也没有其他什么可能了,只能说男神的魅力太强大了。

    萧谨轩想想还真是这么回事笑着说:“好像真是这么回事呢,木姑娘真是聪慧。”

    被男神夸了,木仙儿当然高兴:“我也随大众叫你师兄好了,反正老头也收我为徒了。你也别木姑娘木姑娘的叫了,太生份。”

    “也好,不如我跟他一起叫你小仙儿好了。”萧谨轩一直叫木仙儿木姑娘,实在是太时刻紧遵着君子作为,不敢逾越,今日但是不知怎的就越矩的想要叫她小仙儿了。

    木仙儿撇撇嘴,其实她是不乐意别人这样叫她的显得她多小似的,不过也没拒绝。

    “你答应六长老了?”木仙儿在六长老面前露了一手之后,六长老就一直缠着要收木仙儿为徒,一定要她做他的接班人。木仙儿则是一直不愿意。

    “这不是为了叫你师兄嘛。”其实是木仙儿被六长老缠的不行,不答应就不消停,为了有个安静的养伤环境,木仙儿只能答应了,而且,六长老为人是不靠谱,但他的医术却是实打实的不掺假。

    不管木仙儿说的是真是假,萧谨轩听了这个答案很高兴。

    “能拜六长老为师,是多少人求之不得的美事,到你这倒成了不耐烦了,几乎所有谨殿的人都知道六长老倒贴了还被嫌弃。”萧谨轩想到这个也露出了笑,对六长老也是无奈了。

    木仙儿想到谨殿更乐呵了:“听说谨殿原先不叫谨殿,是被掌门改的,就希望老头能严谨靠谱一点?”

    萧谨轩点头:“掌门对六长老也实在没有法子,六长老之前还气着说过谨殿谨殿这分明是萧谨轩那小子的,干脆让他来住好了。”

    “哈哈,这么逗的事也就他做的出来。背书那事,是掌门故意整他的吧,不然多年师兄弟不可能不知道老头背不出来的。”木仙儿这样一想,倒是觉得两人都挺乐的。

    与木仙儿一起的日子,是不是萧谨轩最快活的日子。

    他才觉得原来生活也可以是充满希望与期待的。

    炼丹,采药,闲逛,看日出日落,赏云卷云舒,逗知了,抓麻雀,下水抓鱼,爬树掏蛋。

    休闲,适宜,快活,张扬,无拘无束,肆意妄为,拥抱着大自然,潇潇洒洒。

    就在他以为他们会一直这样生活下去的时候,萧谨轩却听到了木仙儿要下山的消息。

    萧谨轩慌慌忙忙的跑到谨殿,来到她的院子,却不知道该如何做,质问她为何要离开吗?

    就在萧谨轩忐忑徘徊的时候,木仙儿突然推开了院门,正好看到萧谨轩。

    木仙儿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甜甜的喊:“师兄。”

    后来,萧谨轩送木仙儿出门,想着等你回来,等你回来。

    木仙儿回头看了眼萧谨轩,对着他笑了笑。

    萧谨轩是她心目当中的男神,就像前世那些追星族,她们仰望着心目中的男神,为之热情,为之疯狂,为了见上一眼男神可以从一个城市坐飞机火车到另一个城。

    也许怦然心动,但,几乎没有人想过要真的嫁给他一样,萧谨轩只是她的男神。

    男神在独孤月面前天平却是倾斜的,木仙儿为此后悔不已。

    //晚了二十多分钟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