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96章 信否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一晃三年过去了,三年里变了很多,独孤月也晋升到统领三阶。上官流觞更是突破到了圣主阶。

    而唯有木仙儿几乎还是在原地踏步。

    这三年里木仙儿几乎寸步不离的守着萧谨轩,那个曾经风度翩翩、温文尔雅的君子。

    独孤月的不过堪堪高级炼药师,对萧谨轩的病情更是无能为力。最好的炼药师就在木峰山,就连老顽童一样的六长老都为此白了发丝。

    最终萧谨轩还是没有救活。按理说凭着木仙儿跟木峰山的本事应该可以救活他才对。可是不知因何,他的病情一直没有好转,最终还是没有跟木仙儿度过最后一个元宵。

    “不懂……不懂……怎么会不行呢?怎么会不行呢?明明应该可以的。怎么会不行?”自从萧谨轩离开,六长老大受打击,他实在不明白。为什么萧谨轩的病情明明不是很严重却无论他们如何用药都不见好转。整日泡在藏书阁中想要找出点什么。

    “吱吱……”殿门被推开,走进一个一男一女,脚步声响起。向着六长老的方向渐渐地走来。

    “你们还来做什么?”六长老一见来人。就不客气的呵斥。“还嫌我们木峰山死的人不够吗?”

    “为了仙儿,我们需要谈谈。”独孤月不计较他的冒犯。也理解他的所作所为,她更相信这个老人在这里不停地找原因不仅仅是对医术的痴迷。更有一部分是不想木仙儿自责,他……是真心为木仙儿着想,是一个合格又令人敬佩的好师父。这些年他为木仙儿做的一切独孤月都看在眼里记在心里。

    果然,一听到为了木仙儿,六长老虽然面色对他们仍然不喜,但是也愿意停下来听她说。

    “有话快说,老子没闲工夫跟你们瞎扯。”这三年看着木仙儿日渐消瘦,心疼的还是他自己,木仙儿可是他一手救回来的,又是一手调教,教她炼药技能,是他最自豪的徒弟。

    “这一切都是阴谋。”独孤月知道不能废话,否则,六长老不一定会听她说话,指不定她说一句他认为无关紧要的话,就会将它们轰出去。六长老做的出来的。

    “阴谋?”六长老吓了一跳,对,就是阴谋,不然为什么怎么都医不好?当初木仙儿从天而降,摔得半死不活他都能救回来,没道理萧谨轩却救不回来呀!

    六长老看着他们想要从中找到证据一般。

    独孤月跟上官流觞毫不避讳,坦率地与他直视,六长老信了五分。

    “六长老别急,等我慢慢说来。”

    六长老想,独孤月是木仙儿认得亲姐姐,对她好的很,没有道理要害了小仙儿才对,那么其中或许真的另有隐情,六长老点头:“说吧不过要是敢有半点唬弄老夫的,就别怪老夫无情!”说着,将一瓶丹药砰的重重砸在桌子上。

    独孤月与上官流觞对视一眼,这是下马威吗?

    六长老也坐下猛地灌了口茶,瞪了他们一眼,就下马威怎地?若有半句虚言就让你们尝尝这瓶丹药的厉害。

    独孤月笑着说:“有六长老这样好的师父,是仙儿的福气。”

    “这还用你说吗?赶紧的少废话。”

    “好,不如六长老先看看这些……”

    独孤月把来龙去脉都跟六长老说了一遍,从独孤家的传承秘密,关于帕子,关于方子关于她爹留下的书信,以及一些奇怪的现象,和他们的怀疑。

    独孤月不知道他们的推测六长老是否相信,但他们只能赌一把,木仙儿不能颓废下去,而因着萧谨轩木仙儿一直躲着独孤月,所以想要劝说木仙儿只能六长老老,毕竟,六长老是在这大陆上木仙儿见到的第一个人,也是她的救命恩人,更是与她投合的师父。

    “你们怀疑是中界某些人抓了你们的爹娘然后又让人破坏你跟小仙儿的关系?证据呢?证据在哪?”六长老拿着那古老的帕子,不知在想些什么,阴沉地问道。

    “除了这个,没有其他证据,一切都是我们的推测。”独孤月喝了一口茶之后,轻轻地将茶杯放下,转着手中的茶杯,说。

    六长老冷哼一声:“哼!连个证据都没有,却想要老夫相信,可能吗?一切不过是只凭了你们这张嘴,就连这帕子和普通的又有什么差别?年代久远吗?用药材浸泡也可以达到这种程度。”

    “六长老在这上面闻到草药的味道了吗?”

    “没有又如何,谁知道你们用什么方法除去了。”

    “那么六长老觉得我有什么理由要害萧谨轩呢?他对仙儿那么好,如果不是他有嫌疑,我们又怎么会针对他?”独孤月简直要被这老头气死,就不能……就不能如何?独孤月叹息一声,这原本就难以令人相信的,空口无凭,根本不能说服别人。

    “你承认自己针对他了!”六长老只捉住了最后的那句话,几乎是怒吼出来,萧谨轩和他也算的上是忘年交了,他被害,六长老怎么可能不难过?

    “不是!”独孤月叫自己要冷静,现在不能再惹六长老不悦了,就算不能说服也要说服,“长老不觉得是有人想要破坏我们仙儿之间的感情吗?为什么萧谨轩的病明明不是很严重,却不能医治?为什么当时都抢救回来了,却不能救醒?为什么当时不死要拖上个三年?这分明就是看我们仙儿关系以及恶劣了,仙儿因为对萧谨轩内疚所以那个人认为仙儿再也不会原谅我了,也就没有必要留着一个仙儿也喜欢的人。”没有必要留一个仙儿喜欢的人,难道……

    独孤月觉得自己心跳加速,难道那人其实目的是木仙儿!因为也许仰慕木仙儿,所以看不得其他人与她亲近,最好就是她身边的人自相残杀,留下来的那个却是被仙儿厌恶,不,是不愿接近的!

    独孤月紧紧地抓着上官流觞的手,觉得自己似乎接近真相了,心里又是一紧,若是真的,那么仙儿岂不是很危险?仙儿身边男女不论都除掉,这不是变态吗!

    “你就胡扯吧,没有人相信你说的,没有人!”六长老站起来,木仙儿留在木峰山的时间最长,说要爱慕木仙儿的人,那不就是说是她木峰山的人吗?简直岂有此理!

    “我信……”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