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97章 闭关前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信……”为什么不信呢?此事分明处处透着蹊跷,其他不说,单单萧谨轩的死就绝非偶然。她要为萧谨轩查明真相,不能让他死的不明不白。

    “仙儿。”几乎三年未见,她都要以为木仙儿已对她信生怨恨。不成想,原来木仙儿还愿意信她。

    独孤月怎能不激动?她几乎都以为自己要失去这份姐妹情了。

    “……”木仙儿张了张嘴巴。终究没有叫出口。这三年,她想了很多,往事一遍又一遍的从脑海中闪过。也许这一切都自有定数。

    她将萧谨轩的灵魂用灵树润养着,那么萧谨轩就还有活过来的那天,只是她的修为尚浅。对救活萧谨轩无能为力。但是只要她到达了宗师级炼药师,那么一切都不是问题,最主要的是。她的灵树之力对萧谨轩百益而无一害。他不能感知外面的世界却可以在里面继续修行。等到木仙儿将他的肉身修炼出来,那么他的修为必定大增。

    抛开萧谨轩受伤的原因。三年来,她跟萧谨轩在一起的点点滴滴。都让木仙儿做不到将他舍弃令他投胎转世。

    “仙儿。”轻声的呼唤,多么害怕这一刻是假的,是一场梦?

    “姐。我们要努力了,要尽快到达幻化阶,只有到了中界,我们的一切疑问才能有解开的那天。”

    独孤月喜极而泣:“好,那你要加油了。”

    所有人都准备闭关修炼,早日达到幻化阶,虽然看起来是那么的遥远,但是这是不得不达到的目标。就连六长老也表示要修炼到幻化阶,声称万一他们都去了中界,木仙儿孤苦无依被独孤月他们欺负了那岂不是没有人撑腰?这可是他的宝贝徒儿呀,被莫名其妙的坑了一次,可不能再有第二次。

    “老头……”木仙儿对他一大把年纪还如此拼很是感动,但是独孤月怎么会伤害她呢?敌人搞错了吧。

    独孤月淡淡一笑,表示自己不在意:“那好,六长老就监督好了,让时间证明一切,看我是否会欺负了仙儿,要是真的欺负了她,我任你处置可好?”

    “记住你说的。”他还是有自知之明的,幻化阶他恐怕不能到达了,他的天赋有限,只是不能让人小瞧了木仙儿的后台。

    闭关之前,独孤月跟上官流觞进行最后一次的交谈。

    “流觞,你说有没有可能那人通过萧谨轩监视仙儿,而萧谨轩本人不知呢?”要是在前世,独孤月就要怀疑那人在萧谨轩身上装了监视器,专门监视木仙儿了。

    “毕竟据仙儿所说,从她跟萧谨轩认识以来,只要是她说想要什么,只要萧谨轩在她身边,最后几乎都能实现,有时是原本应该在深山之中的珍贵草药,有时是难得一见的奇观景象,有时是生活琐事,这真的不得不怀疑。”

    不过,这里就算没有监视器,说不定也有什么是他们不知道的,却是能够像监视器一样的东西。

    上官流觞轻轻摇头,这一切都一头雾水,也许真的像之前说的,要到了中界才能知道缘由:“没有听说过,阿玄之前通过水晶球知道我们所有人在玄武区的情况,可是它那是之前就设定好的,在固定的区域用强大的能量支撑才能做到,而仙儿四处走动,不可能跟玄武区一样被监视,除非……”

    独孤月看着他:“除非有比设计建造玄武区的人实力更强。”

    也就 意味着这人绝不是碧月大陆的人,很有可能来自中界。

    “也许有另外的方法可以做到。”上官流觞想象着所有可能出现的可能,但每一种都不是现在的他可以理解或做到的。

    “另外?”

    “这个方法不能太过复杂,也不能太过艰难,因为仙儿是一个精灵一样的女子,活泼,充满活力,她四处跑,如果太过复杂,不能及时调整那么……”上官流觞相信这些技术,在碧月大陆没有,那么,看来敌人真的在中界。

    独孤月跟上官流觞对视一眼,跟爹娘失踪有关!

    “那么,我们现在需要做什么防范吗?”独孤月几乎心力交瘁,想不出任何抵抗的方法。

    “船到桥头自然直,那人在中界,相信也不能对我们出手,否则就不会是通过这样的方式,应该有天地规则制约着,所以我们无需刻意去做什么,现在最为紧迫的就是,达到幻化阶进入中界。”上官流觞说虽然这样说,但是他也怀疑对方的目的,为什么挑拨独孤月跟木仙儿之间的关系?真的是在调拨她们之间的关系吗?会不会另有目的?

    上官流觞暗自摇头,何须在想呢?到了中界一切自然明了。

    “流觞。”独孤月躺在上官流觞的怀里,郁郁寡欢。

    “怎么了?”上官流觞轻轻地拨开她额前的碎发,问。

    “你会不会烦?”独孤月几乎连嘴巴都没有张开。

    “什么?”上官流觞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烦?

    独孤月紧紧地抱着他的腰,不开口。

    “再说一遍!”上官就说愤怒的说。

    独孤月几乎能够听到他咬牙切齿地声音。

    “没……没有,我什么也没说。”独孤月知道自己惹火他了,也后悔为什么要鲁莽的说出来?就算在小声以上官流觞的耳力怎么可能听不到?

    “真的没有!”上官流觞说。

    独孤月紧紧地抱着,不停地摇头。

    “真的不说吗?”

    上官流觞见独孤月躲在他怀里不肯出来,更加恼火了:“松开!”

    “不要……”声音哽咽,独孤月强忍着不让自己哭出来。

    “松开!”

    “不,我说,我说,不要让我松开,抱紧我,抱紧我好不好?”

    上官流觞听到她哭心疼的很,“你先说。”

    “我惹来这么多的麻烦,你会不会……会不会……”在上官流觞的注视下,独孤月渐渐地说不出声。

    “你觉得我会不会?”

    “我……我只是一时害怕,才会口没遮拦,你原谅我好不好?”

    “那么,你在害怕什么?”

    对呀,在害怕什么呢?

    上官流觞见她冷静下来,也渐渐清楚自家刚才说了什么,也就如她所愿的紧紧抱住她:“有我呢,我们一起,什么都不用怕。”

    什么都不用怕,就算前面的那条路充满坎坷,我也会陪着你一起,解救岳父岳母的过程无论多么危险,都陪着你。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