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99章 胎动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事实证明,独孤月肚子里的宝宝,真的是来讨债的。

    宝宝每天胎动说固定也固定。说不固定也挺乱的,大概每天都动三次,早、中、晚。意外的事,每次上官流觞的出现就会让宝宝保持沉默。也就是说。直到宝宝出世,上官流觞这个悲催的老爹也也没有感受过被宝宝给面子的踢一下。

    自从宝宝第一次胎动之后,上官流觞就开始期待宝宝跟他打招呼。然而,一次也没有碰到过……

    每次看到上官流觞为此憋屈的样子,独孤月就很痛苦。憋的!想笑不敢笑。太打击他的自尊心了,独孤月后来掌握了宝宝胎动的时间,就告诉了上官流觞。总不能真的让他一次也感受不到吧。

    到了胎动的时间。上官流觞就会守在独孤月的身边将手覆盖在她的肚子上。温和的等待着胎动的开始。

    然而,宝宝太调皮了。太会玩了,就是不动。怎样?打我呀,小屁屁都不给你。

    有一天,上官流觞神色严肃。犹如面对千军万马,轻轻地按着独孤月的肚子,语气冷冷地命令:“本王命令你动一下。”

    “……”谁理你?

    “服从命令!”

    “……”好吵,好吵。

    “不要让本王说第二遍。”

    “……”不应该是第三遍吗?

    “……”宝宝你别要这么顽皮,动一下呗,你老爹真要生气了,你出来后不理你。

    “……”谁稀罕?

    “本王数三声,臭小子你要是再不动的话,就不要怪本王收下无情!”

    “……”好残暴的跌跌。

    “一!”

    “二!”

    很久很久之后……

    “……”怎么还木有三。

    独孤月不用抬头都可以想象的到上官流觞现在的脸有多黑,如果不是顾忌独孤月的身子,恐怕四周都要被冻成冰块了。

    “噗……”

    独孤月把头低的更深了,她也想笑,会不会很不厚道?

    上官流觞又黑了几分,怒气腾腾的瞪了狂笑中的某人。

    “哈哈……哈……我……受不了……太好……好笑了。”木仙儿一直很奇怪上官流觞怎么那么乐衷于摸独孤月的肚子,在掌握了胎动规律后,几乎每天都要守候着,除了一两天例外。

    现在木仙儿才知道,原来做为爹爹的某人还没有感受过宝宝那有力的一脚,例外的那几天不会是赌气才没那么做吧?

    “等等,不行了,快要笑岔气了,太好笑了,姐……姐夫,宝宝是有多么的讨厌你呀,这都多久了,怎么还不让你碰他?噗……哈哈……”

    好吧,看着笑的肆无忌惮的木仙儿,又看看比包公黑上几分的上官流觞,独孤月在心里叹气,宝宝,你是太挺你小姨了,还是太调皮了?乖,别玩了行不?你爹都快要被气死了。

    独孤月歉意的看着上官流觞,她也觉得甚是无奈好吗。

    “流觞,你无需太在意这个,小宝宝都还没有意识,这一切只不过是凑巧而已,还有仙儿,不要太过分了。”独孤月觉得这几个月上官流觞活的比她都累,唉,小宝宝怎么就如此顽皮呢?

    “好啦好啦,一切都是巧合,不能当真。”不过,也可以自娱自乐的当真不是吗?宝宝宝宝,你最好了。

    “哼!”上官流觞冷哼一声背过身去。

    “宝宝宝宝,小姨来喽,小姨跟你打招呼,你好吗?”木仙儿将手放上去,轻轻地放在独孤月凸起的肚子上。

    话说,自从第一次感受到宝宝的胎动,木仙儿对宝贝就喜爱的不行,特别是他不理上官流觞的行为,让木仙儿有一种宝宝是在替她出头,向着她的错觉。

    独孤月笑着摇头,木仙儿这明显的炫耀,上官流觞也幼稚的上当,且气的不行。好吧,这毕竟是他的宝宝,亲生骨血。

    突然……

    “嗯……”独孤月闷哼一声。

    “啊。”声音没有可以的提高去炫耀,眼睛亮晶晶的,充满灵性,充满活性,就像一只精灵住在里面。

    上官流觞刚刚背过去,准备走两步拿把椅子,此时他愣在原地,而后自然地往前走了。

    留下来,靠!木仙儿你等着,好样的!平时就霸占着(其实只有偶尔)他的妻子,现在是连妻子儿子一起霸占了(宝宝还没出生,霸占一个不就等于两吗?)。

    “姐,会不会有点可怜?”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嗯,真的有点萧瑟,凄惨。

    “你说宝宝是怎么回事?真的是巧合?”独孤月望着上官流觞离去的方向久久没有回头。

    上官流觞一步一步,慢慢地往卧室走去,进入房中,上官流觞顿了一下,回头,关门,转身,僵硬的往前走,走到独孤月的梳妆台,站了大约半分钟,接着,同手同脚的走上去坐下,慢慢地看向镜子。

    凶?残暴?嗜血?冰冷?暴戾?难道是吓到宝宝了?上官流觞慢慢地将手移上去,在脸上拍了拍。

    不就是他冷了吓到宝宝了吗?只要他露出比木仙儿更柔和更温和的笑容,宝宝一定会更喜爱他,然后跟他击鼓打招呼的。

    上官流觞在镜子面前的拉扯嘴角将近一个时辰,嘴都笑僵了。

    上官流觞皱眉,怎么好像更糟了?

    “仙儿,你说他怎么就不在上官流觞的手里时动呢?而且没有一次,没有一次这是什么概念呀!他的体质是有多不吸引小孩呀!”独孤月摸着肚子,想到了一个非常糟糕的可能,“宝宝以后会不会长得像上官流觞一样的面瘫脸呀?”

    “担心什么,他就算再面瘫也不会在我们面前面瘫就行了,至于其他人,遇神杀神!”木仙儿完全无压力的说。

    独孤月看了她一眼,也许他真的不会在你面前面瘫。

    真相了!

    父子不愧为父子,长大后的宝宝比上官流觞更胜一筹,上官流觞最起码在独孤月面前,在木仙儿面前,在宇文南极几个兄弟面前,他的表情还是挺丰富的。而宝宝除了在木仙儿面前,就是一个字:冷!冷!冷!让木仙儿一度认为自己教育失败,对不起独孤月对她的信任,有负她所托。

    独孤月不经意的抬头,正好看到上官流觞一步一步地稳步走来。

    上官流觞蹲在独孤月身边,吸了一口气,然后……

    惊悚!惊悚有没有?

    咧开那么大的嘴,是要将宝宝一口吞了吗?

    “啊……”

    上官流觞呆住了,他还没碰到呢,就踢了?

    “好像要生了。”

    因为是在上官流觞一个恐怖惊悚的笑容中出生的,上官流觞一直相信这是宝宝看到了笑容灿烂的他,迫不及待的想要扑到他怀里造成,所以,他一直很骄傲。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