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02章 前往中界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之前在玄武区,独孤月得到传承之后,发生了一系列的突变。让独孤月措手不及,在事情解决之后,独孤月重新回到玄武区在古楼里发现了一个小密室。里面正中央摆着一张大桌子,桌子上有一个被黑布盖住的四方体。应该是个箱子。

    独孤月将黑布掀开。果然是一个小黑箱子,箱子被一把锁锁着,被锁着不稀奇。稀奇的是那把锁竟然是现代的密码锁。

    独孤月转动着上面的小码,发出滴滴的响声。独孤月抿着唇思考,密码会是什么呢?

    一般都会拿生日这类的有特殊意义的数字来做为密码。独孤月将自己的生日试试。好吧,意外的打开了。独孤月还以为不会是这么简单的数字的,这简直一点挑战也没有。

    不过。很快。独孤月又恍然大悟。这个大陆知道阿拉伯数字的除了她再无第二人了,还需要什么更加难猜的数字来增加难度呢?

    独孤月打开箱子。箱子里孤零零的,三张不明所以的卡。还有一张写有进入中界的入口和方式。

    三张卡,的颜色不同,分别是青色、蓝色、紫色三种颜色。除了表明什么也没有外。跟现代的银行卡倒是相似。

    独孤月跟上官流觞站在入口,跟木仙儿和她怀里的嘟嘟告别,看着还在左右好奇的转头观看的嘟嘟,独孤月红了眼眶,这一别,就不知再见和何年了。

    上官流觞将灵力凝聚于掌心,贴在那厚实的墙壁上,墙壁上光芒闪现,很快墙壁上就出现了一道门。

    那门仅容两人并肩而过,里面朦朦胧胧,看不真切。

    上官流觞拉着独孤月的手,紧了紧,又看了看还不知忧愁离别的嘟嘟,“走吧。”

    独孤月深吸一口气,不舍也得走,独孤月头也不回的走进去,决然的姿态,让木仙儿红了眼眶。

    上官流觞看了木仙儿一眼,也走了进去。

    珍重!

    看着门慢慢消失,木仙儿终于忍不住大喊:“姐,你要保重,等着我,我带着嘟嘟一起去找你!”

    说完,就泪流不止。

    嘟嘟见木仙儿哭,蹬着小短腿,在她怀里不安分的扭动着。

    木仙儿看着嘟嘟,轻轻地在他屁股上打了一下:“你这小混蛋,你爹娘刚走就闹腾吗?”

    “姨……”

    木仙儿不哭了,愣在那里,好半天才喊:“姐,嘟嘟会说话了。”

    “我好像听到嘟嘟在哭。”独孤月埋在上官流觞的怀里,闷闷地说。

    “我相信,嘟嘟会笑。”上官流觞无奈的叹息一声,说。

    “……”

    独孤月噗的笑了出来,“好像是哦,他个没良心的臭小子,从来就不会黏着我们。”突然声音低落起来,顿了一下,有略微好点的说,“不过这样也好,最起码他能跟仙儿相处的很好,看他多黏仙儿呀。”

    “嗯,确实不错。”上官流觞也对此感动欣慰,嘟嘟,终究他们时不能陪伴他一起长大了。说不遗憾是不可能的,对于自己唯一的小孩,上官流觞也是疼入心坎里的。

    “你说,他会不会就是感知到我们要离她而去,所以才特意疏远我们跟仙儿亲,好让我们放心?”这是独孤月对自己的一种安慰,儿子多听话乖巧呀。

    “你无需担心他,他自有他自己的命数,你要相信,你我的孩子,不会是无能之辈,他会照顾好自己,会照顾好仙儿,而已仙儿对你的忠心,她也不会让嘟嘟受委屈的。”

    “好。”

    这一刻,他们在不能回头,只能勇往直前,携手共进。

    上官流觞牵着独孤月,义无反顾的往前走去:“你我二人先去中界将一切都打理清楚,等待他们的到来,相信他们不会要我们久等的。”

    一条昏暗的甬道,似乎没有尽头,没有坚定地信念和强大的毅力,他们不知道会不会崩溃。

    足足走了一个多月,终于见到了光亮。

    他们快走几步,喜悦溢于言表。

    独孤月看了看身后的甬道,这是与碧月大陆真的分离了,与嘟嘟真的分离了。

    上官流觞好像知道她在想些什么,握着她的手微微用力,独孤月抬头看着他宛然一笑:“我没事,只是跟嘟嘟最后一次告别,我会坚强的,我们又不是去闯龙潭虎穴,我们可是去寻亲呀,所以你要知道,我除了跟嘟嘟离别的感伤,还有与爹娘相见的激动的,而且,中界与碧月大陆不同,我对于未知的世界,还是充满向往的,不是吗?”

    上官流觞失笑:“就你名堂多,是我多虑了。”

    “什么叫我名堂多,这本来就是事实呀。”独孤月可不认为名堂多是什么好词,她哼哼鼻子表示自己的不满。

    “看那。”上官流觞指着前方说,继续这个话题不是什么好事。

    “什么?哇!”独孤月小跑过去,“这就是前往中界的大门吗?”

    独孤月将手掌贴在门上,双眼发亮的回头一笑。

    “我查阅过资料,我们是先到这边的边缘地区,然后才能前往中界。”上官流觞轻轻摇头,到中界之前,他做足了准备,几乎碧月大陆有关中界的书籍,他都看了一遍,便且铭记于心,就是怕进入中界,在人生地不熟的地方犯忌讳,倒不是他怕了,而是强龙不压地头蛇,且这样方便他们打探消息。

    “这样呀。”独孤月撇撇嘴,有些失望,“是我想差了,有点急功近利了。”

    上官流觞知道她还是不舍嘟嘟:“没事,有我呢。”

    有我呢,你想差了,我来提醒你;有我呢,你想差了,我来护着你;有我呢,你想嘟嘟我也会陪着你。

    独孤月感动的无以复加,悠悠地来了一句:“对有你在呢,我想嘟嘟的时候,就把你当成大号的嘟嘟就行了。”

    “……”

    “你说什么?”上官流觞将她拉入怀中,重重地咬了一口她的嘴唇,“三天不打上房揭瓦,欠揍吗?”

    独孤月嘻嘻笑出来,“你这是把我当女版嘟嘟了吗?还上房揭瓦,真是够了。”

    上官流觞眉头微挑:“被你看出来了?”

    “你……你竟然真的把我当嘟嘟!”独孤月跺脚,简直要气死了。

    “不行吗?原来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说的就是你这样的吧。”上官流觞打趣道。

    “是,就是,我就不许你点灯,怎地吧。”独孤月发现自己竟然说不过上官流觞,好吧,说不过我就耍赖,看你怎么着!

    “怎地?还能怎地?不让点就不点呗,不点灯本王也看的见。”上官流觞轻轻地舔了一下独孤月的耳朵,悠悠的丢下一句,然后开门。

    独孤月愣在原地,为什么她觉得上官流觞的话里有话呢?流氓!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