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03章 焰狐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飞行器一直飞行了有三个月,期间,在飞行器上的一切都要晶石抵偿。一路走下来,两百晶石就硬生生的缩水成了二十个晶石,简直不能再贵了。

    独孤月严重怀疑之前那人更本不是给他们打折。而是怕他们不上这架飞行器而使得权宜之策,在飞行器上什么都赚回去了。

    “碧月大陆两个。上官流觞、独孤月。深水大陆一个萧靖,遥天大陆一个王天,到了。”

    独孤月跟上官流觞听到广播。站起来走出了隔间,而离他们不远的隔间也有人打开了门。

    独孤月看了看,那两个大陆的人都是大叔辈的。他们看到独孤月跟上官流觞明显的愣了一下。似乎是不敢相信竟然有人如此年轻就可以从跟他们平行大陆中进入中界。

    独孤月走到出口,不敢置信的看着外面,他们真的要在这里下去?

    上官流觞也眉头微挑。看来。还需要考验。能不能在这里生存完全就是靠自己了。

    “走吧。”上官流觞说。

    “走?这就走?不用问清楚这里是什么地方吗?”来着遥天大陆的王天说:“我们组队吧,我经验丰富可以带你们出去。”

    上官流觞牵着独孤月的手没有一丝停留的走了。

    “站住!。不知天高地厚的小鬼,我叫你站在。”王天在遥天大陆也是一方霸主。自有几分傲气。信心满满的进入中界,却被这里的人打压的连喘气都不敢大声,但别人是地头蛇他也就认了。但眼前这小鬼是谁?也敢不听他的号令?

    “噗……”独孤月笑喷了,她没想到上官流觞也有被人叫小鬼的一天,霸气外漏的煜王殿下竟然也有被人叫小鬼的一天,哎呦,笑死她了。

    看着捧腹大笑的独孤月,毫无形象的大笑,上官流觞满头黑线,就如此喜欢看他出丑吗?“月丫头,很好笑?”

    上官流觞威胁的将她往怀里一带,微眯着双眼,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独孤月立马止笑:“不,一点都不好笑,只是觉得那人真的好脑残。”

    独孤月看着上官流觞一副装,还装,早就看透你了,你以为你这样说他就不知道你笑的是哪个的表情。

    独孤月败下阵来,转移话题:“走了走了,在这里干什么呢,浪费时间。快走,要不然就要露宿街头了。”

    “你缺的这里有街头给你睡?”上官流觞说着不看她的往前走了。

    独孤月赶紧跟上,心里不忘吐槽一句,笑一笑又不会少肉,小气。

    “你们,回来……”王天看到他们头也不回的走了,完全不给他面子,冷哼一声:“哼,走吧,没有任何信息就走吧,看你们怎么走出这森林。”

    深水大陆的萧靖看了,甩甩衣袖,嘀咕一声:“脑残。”

    然后从另一边走了。

    独孤月拉着上官流觞的手,说:“那人真搞笑,还经验丰富呢,我看呀,他就是一个自以为是的脑残,他以为就他一人知道想要获取信息呀,也不想想在这中界人生地不熟的,就算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也没有关于这个地方的其他信息呀,他们还能告诉我们不成?要是他们真的想告诉我们,还需要我们问吗?他们直接就说了。他们那么拽的样子怎么可能给你问的机会?”

    上官流觞暗自好笑的看着独孤月讨好他的说了一路,也不告诉她他完全没有生气,享受着独孤月对他的依赖,对着她撒娇。看着她因为他没有接话而自顾自的懊恼的可爱表情,看着她在身后做着一些小动作。

    独孤月泄气的看着上官流觞,“我累了,不走了。”

    上官流觞眉头一挑,这是打算耍赖?

    “不走?”上官流觞问道。

    独孤月重重地点头,她才不要走呢,都不知道疼他的小鬼,不走了!

    “要在这休息?”上官流觞好像没有看到独孤月幽怨的小眼神一般,继续问道。

    “不要。”这里不是杂草就算树,不是昆虫就是野兽的,谁要在这里休息了!

    上官流觞不动声色的看着她骄傲的拒绝,好笑的就是不说出她想要的答案:“饿了?”

    “没……”独孤月泄气的说,嗷,都不理人家,坏人!

    “上来吧。”上官流觞走到她的前面,半蹲着,背对着她。看着她泄气的样子,上官流觞终于舍不得让她不开心了。

    “干嘛!”独孤月没好气的推他,呃……没推动。

    “不是累了吗?上来,相公背你。”上官流觞拍了拍自己的背说。

    “可是……”独孤月矫情的有一下没一下的扯着树叶子,就是不主动趴上去。

    “乖,这里看上去应该是属于那种很少有人来的地方,说不定会有些你需要的药材出现也说不定,所以你现在要养精蓄锐,等下好采药。”上官流觞哄着她。

    “那好吧。”独孤月说的不情不愿的,动作却流畅的很,显然这个动作她不是第一次做了。

    独孤月趴在上官流觞的背上,脸上是抑制不住的得意,看,不理我?你就是孙猴子纵然有七十二变,上天入地还不是逃不出我的手掌心。

    上官流觞背着独孤月,嘴角也扬起四十无度,他可以想象独孤月此时得意的偷笑,为自己的小聪明而得意洋洋。

    走了不久,独孤月从空间里拿出仙灵水爽爽的喝了一大口,刚刚为了哄上官流觞,她说的口干舌燥的,渴死她了。

    哼,不给你喝,谁叫你刚刚不理人的饿,还是给你喝点吧,等下你没力气了岂不是要我背你,嗯,还是给他喝水合算。

    某人自欺欺人的自动忽略了上官流觞就算三天三夜不吃不喝也不会有事的事实。

    独孤月倒了一杯水,凑到上官流觞的嘴边,什么也没说,上官流觞微微抬头,没有看到人,微微一笑,张开嘴就着独孤月的手就将水全喝了。

    “还要吗?”独孤月一说,就恨不得扇自己两耳光,叫你嘴贱。

    “嗯,还要,很甜。”上官流觞好笑的差点笑出声,他可以想象独孤月此时懊恼地可爱样子。

    “没了。”独孤月毫不犹豫地说。

    “没了?”上官流觞无语,这是什么借口?

    “对,没了,你以为仙灵水是什么?那么轻易就能得到的东西吗?怎么能如此浪费的拿它当水喝呢?这可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呀!真是不知生活疾苦的大少爷。”独孤月一阵数落。

    “哦,很浪费?”

    独孤月重重地点头,又想到他看不见,“嗯,很浪费很浪费。”

    “不怕,你浪费我也不嫌弃你。”

    “什么!”独孤月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那人是在说她浪费?是吧?是吧。是吧!

    “你浪费的自己一直拿仙灵水不当仙灵水,拿着喝还不算,还拿它养宠物,养宠物也就罢了,你还拿它洗衣物,真是不知该如何形容你的奢侈了。”上官流觞一副你真的真的很奢侈的样子,独孤月简直惊呆了。

    “不过,你有一件事是做的不奢侈的,就算拿着它来养一个宠爱你的相公,看现在你连路都不用走了,这是不是你做的最值得事呢?”上官流觞知道自己今天逗独孤月有点过头,要及时的哄回来,嗯,表明自己对她的心意就是哄她的最好法宝。

    独孤月应该生气的,她才不奢侈呢,她多节约呀,不过,嘴角却是抑制不住的上扬。

    “我就奢侈了怎地吧。”独孤月扬着骄傲的小下巴,看着上官流觞的后脑勺,真是的,一个后脑勺都觉得这么帅。

    “没事,你尽情的奢侈吧,我养的起你,不会让你饿肚子就是了。”

    “不饿肚子就是奢侈了吗?你挖坑让我跳。”独孤月拧着上官流觞的耳朵,说。

    “怎么会呢?你家相公有多本事你不知道?要是那天我没本事了,就去卖身养你,可好?”上官流觞背着独孤月,一步一步稳稳地往前走,丝毫不会让独孤月觉得难受。

    “卖身!你想要卖身呀?这个主意好。”独孤月笑喷的埋在上官流觞的背上,没想到上官流觞连这话都说出来了。

    “对呀,卖身,你可要买?不贵,一杯仙灵水就成。”

    “一杯呀,太贵了,最多一小杯。”

    “只有一小杯吗?好吧,看小姐长得如花似玉的份上,一小杯也好。”上官流觞丝毫不觉得难为情的把话接了下来。

    “给姐笑一个。”独孤月把他的头转过来,挑着他的下巴说。

    “笑一个就够了吗?”上官流觞看着笑靥如花的她。

    “笑两个。”独孤月笑着说。

    上官流觞快速的在她的小嘴上啄了一下:“亲一下才够。”

    “好吧,看你这么乖,就让你亲好了。”独孤月已经有点接不下了,嗷,上官流觞的脸皮越来越厚了,她根本抵挡不住。

    “你要喝水吗?”独孤月很想一直这么躲在他的背上,不说话了,但是她有怕上官流觞会爆出什么更让她脸红心跳的事来,于是只能自己转移话题了,呜呜,每天被老公调戏什么的,简直没有更惨。

    “为了不当你口中的小白脸,我用东西跟你换如何?”上官流觞突然停下来说。

    “什么?”

    下一刻,就看到上官流觞出手,一只小巧的火红狐狸,就出现在他的手里。

    “这是……”独孤月还在上官流觞的背上,完全感受不到他是如何出手的。

    “焰狐。”上官跟流觞也没想到运气如此之好。

    焰狐,最擅长速度,在同等级中,任何魔兽的速度都比不上它。所以它的出现,只是让独孤月以为有一阵风吹来。

    焰狐向来对自己的速度很自负,就算有人,它也敢直接就从人的身边穿过,因为一般人几乎看不到它的存在,它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原本它已经从独孤月他们身边走过去了,不想,独孤月真好拿出一杯仙灵水给上官流觞,仙灵水的香味把焰狐吸引回来。

    它没想到的是,这一回来,就栽了。

    “好可爱。”独孤月惊呼,这个火红的小东西跟小寻宝有的一拼,小寻宝一身白,它则是一身的红。

    “小心,它的速度极快,一不小心就会让它逃了,先跟它契约吧。”上官流觞一手抓着焰狐,一手托着独孤月。

    “你先让我下来。”独孤月一下来,就跑到前面,看着那个小家伙。

    “你还不屑?不屑也没法,谁叫你技不如人呢?这就是贪吃的下场。”

    焰狐张牙舞爪,不让独孤月接近它,它被上官流觞这个强大的人抓住了它也就认命了,可那是在上官流觞契约它的情况下呀,现在莫名其妙的就要被一个弱弱的小女娃契约,开什么玩笑,它狐爷还要不要混了?

    但是有上官流觞在它没有反抗的余地,所以它最终还是被独孤月契约了。

    此时独孤月才接过它,摸摸它的毛发:“没有小寻宝的毛好摸,有点刺手,小寻宝的是软乎乎的。”

    上官流觞点头,抓在手里的手感确实如此:“寻宝的毛确实很软。”他抓住寻宝扔了无数次,嗯,他也很清楚小寻宝的毛质。

    “不过你说它的毛怎么这么红?难怪叫焰狐了,这远远地不就像不团火吗?”独孤月对焰狐现在很是满意。

    “……”根本不是好吗?远远地看,远远地谁能看到它?它的速度是人类远远地能看到的吗?无知又弱小的人类。

    “流觞,你看,它在不屑我,它看不起我。”独孤月对着上官流觞说,“你看不起我又如何?还不是乖乖的跟我契约了?这就叫有实力不如有个更有实力的靠山。”

    你之前靠山山倒,靠人人跑的理论呢?

    独孤月扬着下小巴:那是别人家的会跑,我家的不跑。

    看着焰狐抓狂的样子,独孤月就了的不行,这实在是太可爱,还是那种我不点都不可爱,我很严肃的那种炸毛可爱。

    独孤月逗了半天焰狐,终于自己乐呵够了,不再逗它了。

    “乖,不会让你失望的。”

    说完,就将它扔进了空间里。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