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05章 有人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不过,上官流殇完全不同情它,谁叫它看不起独孤月来着。要不是看在独孤月对它还挺喜爱的份上。上官流殇定然将它烤了。

    泡在仙灵池中的焰狐完全不知道自己今日其实死里逃生了三次。它还在感叹这的仙灵水真多呀,没想到有生之年可以看到如此多的仙灵水,就算差点被烧死了。它也觉得值。

    这样一想,焰狐就觉得最后跟独孤月契约了是件最开心不过的事了。

    只是那只白色的蠢狗是怎么回事?

    “我本来是要用空间诱惑它的。没想到最后却是寻宝的武力直接将它镇压了。寻宝真是个太棒了。”独孤月说。

    小寻宝听到独孤月叫它。咬着鸡腿抬头看她,待独孤月对着它笑了笑后,满意的继续埋头狂吃了。

    “不过。它的速度不是很快吗?怎么会被寻宝整的那么惨?它不会反抗吗?”独孤月有点不敢置信。

    上官流殇喝下一口汤:“它应该是一进去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寻宝偷袭了,而它身上着火,一直灭不掉。不免有些心慌。而此时寻宝又出乎意料的偷袭,也就被它得逞了,最后一次雷击。只能说它被一连串的弄懵了。所以寻宝再次得手。”

    “天呀。原来寻宝如此足智多谋呀,太了不起了。”独孤月兴奋的说。

    上官流殇悠悠的打击:“寻宝应该只是觉得好玩。只是这一切从焰狐的角度看,就是这个样子。你看它那吃相。能是如此会算计的吗?”

    独孤月才不管这些。原因不重要,过程不重要,结局最重要。她家小寻宝长的可爱怎么了?不许人家扮猪吃老虎呀,这样的胜算才出人意料,波澜起伏

    呢。

    “那又如何?总之我们寻宝打败它了。”独孤月决心要先搓搓它的锐气,不然这样高傲自大的焰狐,她要如何驯服?

    以强服人是自古不变的道理,更何况是在这个以武为尊的世界。

    至于一视同仁什么的,别说,我不认识,对一个看不起你的魔宠和一个从出生就跟着你的魔宠,一视同仁?开什么玩笑!

    “你呀,别到时候让它心生怨恨了。”上官流觞说。

    “怎么可能!你又不是不知道仙灵水的诱惑,而且,只要它态度好了,那么我就算是不能待它同寻宝一样好,那也肯定比寻常人待魔宠要好上许多倍的。”独孤月不以为然的说,她自认是个护短的,开始这不是要挫挫它的锐气嘛,往后总会更好的。

    上官流觞见她自得的样子,觉得甚是好笑,可爱的紧:“你心里有数就好。”

    “你还说我,那你自己呢?对寻宝总是那么凶。”独孤月抱怨道,寻宝都不知道被他丢几回了。

    上官流觞挑眉,他能说是吃醋了吗?

    独孤月见他不回答也不再追问,也就是那些飞醋惹的祸:“我都没有见你养过魔宠,你怎么不要?”

    认识他到现在,都没有见他养过魔宠,契约一只魔宠真的这么无趣吗?竟然没有,唯一算的也就是那几只飞龙马了,但是,那他也只是当做了代步工具好吗?

    “你觉得我应该养几只像寻宝这样的?”上官流觞抿着唇说。

    不是他不想养好吗?只是那些个魔宠天赋太低,进步的速度都太慢了,不适合他,有天赋的,目前他也就见过寻宝跟那只焰狐,但是难道让他一个大男人养一只看起来像观赏用的魔宠,配合起来不会很滑稽吗?

    “呃……”独孤月想到他几乎十次见到寻宝就有六次会将它扔了,还真是,不敢想象,呵呵。

    “那我以后帮你找一只巨型魔兽,如何?”独孤月觉得一只巨型的魔兽才配的上上官流觞,外表凶猛,看起来就胆战心惊的那种。

    “好呀,我可就等着了。”上官流觞笑眯眯的说。

    “好。”

    小寻宝完全吃自己的,他们说完了,小寻宝也就吃饱了,它惦记着空间里被它烧伤的小红红,也就偷偷藏了一只小鸡腿、一只兔腿,缠着独孤月要近空间里去。

    独孤月看到了它的小动作也不说破,由着它进去了,对这种魔宠们友好相处的模式,独孤月表示很好,不用她担心它们会闹矛盾了。

    独孤月怎么也想不到乖巧的小寻宝心里是怎么想的,它是拿这些东西贿赂小红红,然后等待着独孤月心情不好的时候就烧着小红红玩,逗独孤月开心,所以它现在这样做,纯粹是为了良心好受。

    吃饱喝足,独孤月他们还没来得及收拾,就听到前面传来了人的声音。

    独孤月与上官流觞对视一眼,都在彼此眼中看到了喜悦,这样盲目的在里面乱走,虽然说是向着南走,但谁知道是不是越走越往里了呢?现在有人来了是最好不过的了。

    独孤月很快的毁尸灭迹,然后跟上官流觞掩藏起来。

    独孤月很快就发现了不对,这是一个人受了重伤?

    “什么人?”来人很是机警,即便受了伤,也时刻注意着四周的动静,那细微的呼吸她不会听错的。

    既然要接近他,那么就只能出现在他的前面,所以,独孤月不动声色的泄露出自己的呼吸,不会很重,却足以让他察觉。

    独孤月跟上官流觞牵着手走出来,看到的就是他虚弱的躺在地上,还警惕的看着他们。

    “来者何人?”赵智远虚弱的扶着树站起来,气短的问。

    “你这人好生无礼,不先自报家门,却要问别人是何人了。”独孤月冷哼一声说道。

    “在下袁之照,不知二位是何人?”赵智远拱手问道。

    “在下上官南,这是内人独孤圆,我们夫妻二人刚从其他大陆降落至此。”上官流觞说。

    “哦?那么你们二人现在是要出去吗?”

    “废话,”独孤月翻了个白眼,“不出去还在这里当野人呀。”

    “在下失礼。”赵智远说。

    “袁兄台客气,是内人被我宠坏了,还望见谅。”上官流觞客气道。

    “上官流觞好福气,弟妹倒是个真性情。”看她的样子倒真的像是被宠坏的姑娘,不过,看起来骄傲却不坏,有着自己的真性情。

    “袁兄台好像受伤了,可是遇到了什么魔兽?”

    “魔兽倒是不能将我怎样了,可恨人比魔兽更凶残。”赵智远咬牙切齿地说。

    “哦?”上官流觞猜的果然不错,这人定是被人追杀,若是能借由保护他出去而让他将他们带出去倒也未尝不可。

    “赵智远看你往哪跑!”

    //最后赶上来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