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06章 逼婚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只见,来人有七八个,其中领头的那个是一身穿红衣的女子。此女子名唤许红衣,是连城城主的爱女,为人狡诈蛮横。每个月换一批丫鬟,乃母夜叉是也。

    赵智远是连城四大家族之首的赵家嫡次子。一次在大街上许红衣遇见了风度翩翩的赵智远。一见倾心,誓要嫁其位妻。

    许红衣回到城主府,就缠着许城主要嫁给赵智远。许城主向来对其溺爱,要什么给什么,也就答应了。次日一早就约了赵家主明里暗里叫他们来提亲。

    平日里许红衣的所作所为。四大家族的人虽然不至于说了如指掌,但是其品性却是知道的,赵家主装傻充愣的糊弄过去。

    回答赵府。赵家主气愤的拍桌子:“欺人太甚!”

    “爹。这是如何?”赵家嫡长子赵明远问道。不是前往城主府了吗?难道姓氏许的那个老泼驴又出什么幺蛾子了?

    “姓许的那个老匹夫竟然暗示为父提小智前去提亲,他也不想想就他那女儿谁人家愿意要!一个母夜叉。手上不知沾了多少无辜之人的血,还想染指小智。痴心妄想!”赵家主愤愤的骂道。

    “什么!”赵明远也失态的站了起来,咬牙切齿,那许家当真不要脸。竟敢妄想他优秀的弟弟!

    “他以为我赵家怕了他不成!”赵明远若是没有赵家嫡长子这个身份,要不是顾虑着赵家的名声,赵明远非要去将这些个不要脸的宰了不可。

    无论是祖辈的,还是其父兄,对赵智远都很喜爱,因此这么亲事也就不了了之了。

    不过,许红衣却是不那么容易放弃,一个月前,她打听到赵智远要来武夷山脉历练,于是乎,她早早的就带人埋伏在武夷山脉他的必经之路,想要将他抓住直接带回城主府拜堂成亲,拜了堂就算他不认也得认。

    赵智远势单力薄,且许红衣带来的人都厉害的很,所以,赵智远才受伤逃到这边遇到独孤月夫妻俩。

    “许七,将他押回去,本小姐今晚就要跟他拜堂成亲。”

    天,这是强抢民女,不,强抢民男当压寨夫人吗?

    独孤月听了这话,立马惊呆了,不过行动却是比脑子动的快些,拿出一瓶药分就散上官流觞脸上了,嗯,很好,痘痘长出来了,但是怎么还是这么帅?怎么就长的这么帅呢?不行,可不能让人看到了,于是独孤月拿出一个自制的口罩,戴在上官流觞口上,她的可不许别人窥视。

    袁之照这样的都能被逼婚,那么上官流觞呢?要是让这个强抢民男的红衣女子看上了,那岂不是又是一个大麻烦?

    “士可杀不可辱,我赵智远就是死也不会娶你这个心狠手辣的女子。”赵智远狠狠地瞪着眼前的一排人,恨不得将他们都碎尸万段然后丢在这野兽出没的地方,让他们尸骨无存。

    “你凭什么不娶我,我长的貌美如花,胜貂蝉,赛西施,郎才女貌,你怎可以不愿娶我?”许红衣质问道,他们门当户对,一个城主府嫡女,一个四大家族之首的嫡次子,他们的联姻不是最完美不过的吗?

    “美又如何?不过镜中花水中月,终究还是要老去,且你美与否与我何干?”即便知道打不过他们,但赵智远依旧镇定自若。

    独孤月都忍不住佩服他的修养与气场、

    “你……”许红衣指着赵智远半天,也找不到反驳的借口。

    最后,许红衣将视线转移到独孤月他们身上:“你,是不是你?智远,是不是就是为了你这个狐狸精而不愿娶我的?告诉你早点死心吧,否则,哼哼……”

    不管赵智远是不是因为独孤月而不愿娶她的,她都做下决定要将独孤月杀了以防万一。

    别问为何不现在就动手杀,不管许红衣怎么样,她都会想要在心上人面前做出温柔善良的一面。当然这种温柔一旦被击破,则心狠手辣。所以就算她喜欢赵智远也将他打了,但不妨碍她想要在心上人面前表现的稍微好一点。

    “你这蛇蝎毒妇,我与他们素未谋面,不过才遇到在林中的他们,你又想做什么吗?咳咳……”赵智远怒火攻心,就怕自己连累了刚刚才认识的小友。

    “你放心,我可没空理他们,只要你乖乖跟我回去,我就放了他们如何?”许红衣说。

    “你休想……”赵智远有气无力的说。

    “你…!冥顽不灵,既然这样,就休怪我不怜香惜玉了,来人动手!”许红衣见赵智远还是不肯低头答应,于是也不跟他废话,直接就叫人上去抓人。

    “我说这位袁兄还是赵兄,你此时不答应她无异于以卵击石,这可是毫无胜算的。”看了这么久的戏,明白了大概的来龙去脉的独孤月,悠悠地开口。

    这可是逼婚呀!还是女逼男!

    独孤月是不会告诉赵智远其实她对此很兴奋的。

    “不可能!就算死也绝不屈服于她。”赵智远硬撑着说。

    上官流觞淡淡地点头,算是答应管了,这个赵智远倒是算得上一个真男人,帮上一把也无所谓,更何况是这种互惠互利的事。

    “智远,你看这位姑娘都说了要你从了我,你还是不要负隅顽抗的好。”许红衣见独孤月帮她相劝赵智远,很是满意,不介意让他们多活几刻。

    “这位姑娘可别乱说,我何时劝他从了你的?我怎么不知道?”独孤月无辜的问。

    “你这是什么意思!”听了独孤月的话,许红衣恨不得独孤月立马去死,手里的鞭子也早已向独孤月甩去。

    上官流觞轻轻一抓,就将鞭子牢牢的抓在手里,继而注入灵力一甩,许红衣从握着鞭子的手心开始麻麻的疼,惨叫一声。

    独孤月笑的得体,解释说:“我可不是说让他从了你哦,他虽然没有我相公长得好看,但好歹也一表人才吧,我怎会将人往火坑里推呢?我是如此善良,是不会做这种丧尽天良的事情的。”

    “你……”劝就算丧尽天良那她做的人呢?岂不是要下十八层阿鼻地狱?可恶,可恶!

    赵智远听了,双眼发亮,希冀地望着独孤月,希望从她这里得到什么好的建议。

    独孤月对着赵智远微微一笑,说:“这世上有一种人以雇佣完成任务来赚取生活费,可知?”

    赵智远自是知道的,他还曾经去领过任务,且,连城最大的雇佣兵团就是他好友的,他又如何让不知?

    “夫人提议是好的,只是,现在这里……”赵智远为难的说,希冀地眼神渐渐淡去,这种时候能有什么方法呢?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