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07章 契约书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白痴,这里哪有雇佣兵?原来是花瓶一个,连这点常识都没有。难怪只能嫁一个满脸是包,见不得人的男人。”许红衣说。

    独孤月再次抖动着肩膀,实在是太好笑了。没想到现在上官流觞的样子却是让人觉得他丑陋无比,见不得人。没想到在碧月大陆万千女性的白马王子。梦中情人会有被人嫌弃地一天。

    上官流觞见独孤月笑的几乎整个肩膀都在抖动,无奈又宠溺地上前将她拥入怀里,好让她在自己的怀里笑个够。拍着她的背,万分无奈,他的月丫头怎么就这么喜欢看他出丑呢?难道她就没听到那个女的说她是白痴吗?竟然还笑的如此开心。

    独孤月将头埋在上官流觞的怀里裂开了嘴笑。

    而她抖动的肩膀却是让许红衣以为独孤月被她说中了心事。在那么丑八怪的怀里哭。于是更加嚣张的说:“现在才知道哭不觉得太晚了吗?啊,本小姐当真好奇会不会有一天半夜醒来,见到你相公的脸而把自己活活的吓死呢?”

    赵智远张着大大的嘴巴。惊讶的看着原本俊俏到精致绝美的脸此时却盖着一张黑布。没有盖住的额头却是长满了红色的点。这是怎么做到的?

    “对于我会不会吓死这个呢,我可以肯定的告诉你。不会!”独孤月笑够了,收敛住脸上的笑容。靠在上官流觞身上,转头对许红衣说,“不过。对于你等下是否会死,却是真正的未知数,只能说看我心情。”

    “你说什么?”许红衣以为自己听错了,这个才幻化三星的人是如何有勇气对着她说出这样狂妄的话的,她怎么敢?不要命了吗?

    “喂,老兄,不管你是叫袁之照呢还是叫赵智远,总之一句话我们可以帮你对付他们这群人,你要不要考虑雇佣我们呢?当然,希望你能快点考虑,毕竟,你伤的可不轻,我可不想打败了他们回头却发现你一命呜呼了。”独孤月不管许红衣听到她的话后有多么的震惊,直接就开门见山的对赵智远说。

    赵智远也同样震惊得看着她,这回张大的嘴巴,绝对是他生平张得最大的。

    独孤月回眸一笑,给上官流觞抛了个媚眼:“亲爱的,露一手给他们瞧瞧。”

    上官流觞心领神会的点头,随手一挥,就听到有人惨叫一声,躺在地上抽搐吐血,而这个人是离许红衣最近的许七,俗话说又怎么样的主人就有怎么样的狗,许红衣都是仗势欺人,刁蛮任性的主,那么这个许七又能是什么好东西呢?于是上官流觞拿他杀鸡儆猴。

    “袁赵兄,赵袁兄,你的嘴巴都能塞进一个鸡蛋了哦,饿了吗?”独孤月打趣道。

    赵智远听了,拱手道:“夫人叫在下智远……赵……”

    “智远赵?你真的要把你爹给你取得名字玩坏不可吗?”独孤月说。

    赵智远无奈一笑,原本他是觉得他们确有实力能够帮助他,所以想要套点交情,让独孤月叫他智远的,但是被上官流觞一个眼神扫过来,就心虚的语无伦次了,这叫什么事呢?想想今日他把他爹给他的三个字颠过来倒过去,可不是要玩坏了吗?

    “干脆,我就叫你赵袁好了。”独孤月罢罢手,无所谓的说。

    “夫人说的是。”

    “你也别叫我夫人了,叫嫂子吧。”以前流风等人叫她王妃也就算了,现在这个叫嫂子真好何时吧,独孤月想着,其实夫人什么的,听着挺别扭的。

    “好,嫂子,雇佣之事……”

    “你们当我是空气吗?竟然无视我的存在,自己聊起来,我命令你不许接他的雇佣!”许红衣被上官流觞那一招吓住了,因为她离许七近,她几乎能够感受到那一招有多压迫,那一刻,许红衣几乎以为自己要死了,等她回过神来,却发现他们竟然聊起了雇佣,这怎么可以,他们雇佣关系确定了,那么她还有把赵智远带走的可能吗?

    “雇佣嘛,好说,好说,赵袁,你就先报报你给的佣金吧。”独孤月无视许红衣的话,继续旁若无人的跟赵袁谈论。

    “不许,不许,我不许你接他的单子。”许红衣疯狂的怒吼。

    赵袁见独孤月没有理许红衣的意思,也就高兴的选择忽视:“嫂子以为多少合适?”

    “怎么?准备我要价多少,你就拿出多少不成?”独孤月不满的问。

    “这……嫂子三万如何?”赵袁试探着说,见独孤月皱起眉头,心疼的开口加价:“四万如何?不能再多了,再多我就承受不起了,最多再加五千。”

    为了活命,这几年的零花钱都要没了。赵袁要强,六岁之后,除了固定的月例,他再不向家里另外讨要晶石,所以这四万五千晶石几乎耗尽了他所有的存货,且还要向大哥借五百。

    独孤月眨眨眼,这么……贵!想想他们一趟路一千就没了,没想到一下子就能挣回这么多,不过:“你家是干嘛的?”

    “连城四大家族之首赵家。”赵袁不明所以,但是现在性命捏在人家的手里只能乖乖说了,而且,就算他们想要挟恩图报,那么他的父兄也不是任人拿捏的。

    “哦?好,就四万五千,拿来吧,我们只负责在武夷山脉内任何人想对你不利则出手灭了他,如何?”独孤月抿着嘴,邪邪一笑。

    赵袁觉得独孤月的笑很诡异,但是却不知道她在打什么主意,而且她说的条件完全没有问题呀,于是还是点头答应了:“只是我身上没有带那么多的晶石,等我回到家必定全数奉上。”

    “这个没问题,不过,总得先拿出一千晶石当押金吧。”

    赵袁也知道规矩,且一般定金都是要一半的,现在独孤月只要了一千已经算是很照顾他了,所以赵袁很爽快地拿出一千交给独孤月。

    “很好,那么剩下的我们先签个契约吧,契约你写还是我写?”独孤月拿着一千晶石假装放进储物戒指当中,其实是放到了空间里,又想有个契约书的存在那么后面她做的一切就都是有理有据,在哪里说自己都是占理的就是了。

    赵袁虽然此时已经没有多大力气了,但是他还是坚持自己写,因为他实在觉得独孤月的笑很诡异,他不能给他的父亲和兄长惹麻烦。

    “我来写吧。”赵袁说。

    “没问题,写吧。”反正谁写都一样,结果不会改变,竟然他要自己写了才放心,那么她又何必当坏人呢?她还懒的动手呢。

    赵袁从储物戒指中拿出笔墨纸砚据开始研磨写。

    而整个期间许红衣都没有再出来捣蛋,别误会,这种人怎么可能长记性而不以身份压人呢?她被上官流觞打晕了而已。

    独孤月拿过赵袁手中的契约,笑眯眯地对着上官流觞扬了扬,晶石!晶石!,她看到源源不断的晶石向她飞来,向她招手。

    上官流觞宠溺地揉揉她的脑袋:“高兴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