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10章 九阴紫域花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当然了,对于这种情况,赵智远对独孤月跟上官流觞的感谢已经不是停留在表面了。而是从心里感激对方的相助,而他认为独孤月跟上官流觞执意要佣金只是为了让他心安理得的接受他们的照顾,因此赵智远对他们可说是感激涕零。这种钱货两讫的方式更是让他知道他们不会挟恩以报。

    对于这种意外的巧合,独孤月他们所料未及。不过就算知道了也无所谓。连城四大家族之首就算真的有点底蕴但也还不到他们可以利用的地步,他们有预感,他们的敌人比之强上数倍不止。

    对独孤月来说这次交易之后跟赵智远就很有可能分道扬镳。所以赵智远是否对他们感恩,其实独孤月并不在意,不过有人要把自己当恩人。独孤月也没有一定要别人当自己是仇人的癖好。也就当做无视好了。

    独孤月对此次交易很是满意,满意这又有一笔不菲收入,看来不管在哪里炼药师都是一个吃香的行业。

    来到瘴气林。独孤月跟上官流觞各自服用了一颗解毒丹。独孤月看向赵智远:“赵袁。这解毒丹你可要?”

    赵智远看着独孤月手中的丹药万分激动,其实不是他没见过解毒丹。而是他的解毒丹早就在被许红衣追杀的时候就耗尽了,而瘴气憋在胸口的感觉又实在难受。没有解毒丹就妄自进入瘴气林中的人,十有七八都是死掉,剩下的两三个生不如死。所以现在看到解毒丹。赵智远有一种柳暗花明的豁然开朗之感。

    “有……有我的吗?”赵智远有点不敢相信,要知道在外面或许还好,但是在山里,任何一颗丹药都有可能是最后的救命稻草,没有人会愿意在这里出让任何一种丹药,哪怕出价再高也没用。

    “当然,只要你用晶石来换。”独孤月不明白他为什么如此激动,难道这里都没有解毒丹的吗?不能吧!

    “好。”赵智远非常爽快地答应,并且承诺出去了一定立马结清账单,之后还要请他们去他家里小住几日。

    不过,对于这个提议独孤月拒绝了,现在她对外面的事情毫无所知,赵智远这人不错,但是不代表赵府的人也是好的,万一他们有什么歹念可就不美了。

    被拒绝了赵智远也不恼,不过却执意要请他们到连城最大的酒楼吃顿好的,以答谢他们对他的照顾。

    独孤月笑着接受了。

    上官流觞见差不多了,也就拉着独孤月准备起身。

    赵智远一看,也赶紧跟着站起来。

    一路上,上官流觞领着独孤月在瘴气林中走,瘴气林中珍贵的草药有,但是,同样的危险也翻倍。所以上官流觞不可能放任独孤月自己在瘴气林里走动。

    赵智远跟在他们身后,不明白他们这是为什么如此腻歪,空气中都弥漫着粉红色的泡泡。

    突然,独孤月挣脱上官流觞的手,往前小跑:“天呀!流觞,你快来看,这是什么!”

    上官流觞走过去,就看到独孤月小心翼翼的将那紫色的九阴紫域花连根带土挖了出来,一脸灿烂笑容的对着上官流觞说:“看,九阴紫域花,这可是晋升宗师级炼药师的必备草药之一哦,跟九阳紫域花遥遥相望,一个位于南方,一个位于北方,只是不知道它们之间的具体距离是多少,因此很多情况下都只能找到其中的一株,这可是可遇不可求的。仙儿就是缺了这两种草药,要不然她现在肯定已经是宗师级炼药师了。”

    在碧月大陆的时候,他们曾经试图去寻找阴阳九紫域花,只是无功而还,没想到他们现在阴差阳错的,倒是找到了一株。

    可是……就算找到了也不能给仙儿送去。

    想到这里独孤月的眉头就轻轻地蹙起。

    上官流觞知她所想,轻轻地抚着她微微蹙起的眉头,说:“你无需担心,仙儿自有她自己的机缘,找到这两种草药也是早晚得事。所以现在这株九阴紫域花就留着给你自己用吧,相信不久之后你也可以用到。”

    独孤月想想也是,各人自有各人的机遇,仙儿也会遇到属于她的那对阴阳九紫域花。

    赵智远听了他们的话,整个人都不好了,他听到了什么?看上去比他还小的嫂子竟然是大师级炼药师!莫非刚刚他所服用的丹药都是出自独孤月之手?震惊!实在是太出乎意料了,如此年轻的炼药师除了中央的人应该没有几个吧!

    独孤月将九阴紫域花栽种在空间里,并且细心地给它浇上仙灵水,看着它生机勃勃的样子,独孤月才满意的拍拍手出去了。

    “不知道九阳紫域花离这里有多远。”出去以后,独孤月就嘀咕着。

    上官流觞停下来,问她:“你想过去找找看吗?”

    意思很明显,想去我们就去,现在就去。

    “不了。”独孤月摇头,“这个应该是可遇不可求的,就算去找也不一定能够找到,而且我现在还用不上,以后需要了再说吧,说不定到时候它就自己送上门了。”

    上官流觞看她不想作假,也就同意的点头,牵着她的手继续往前,不过,心里却是在想着怎样才能帮她把九阳紫域花拿到手,九阳紫域花对她而言应该是个既浪漫又有意义的礼物。

    赵智远听到上官流觞的提议,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就怕独孤月答应了,要知道,他被追杀的事情肯定传回家里了,若是他不早点回去,还不知父亲和兄长会做什么呢。还好最后独孤月拒绝了,赵智远此时才觉得自己之前那份契约真的是签的废死了,除了可以不是被人杀死的之外,连什么时候出去都不能保障,唉,自己身时候如此没脑子了呢?如此明显的陷阱都没有看到。

    不过他对上官流觞的妻奴性又有了一个新的认识,这个人真的是只要妻子开心就什么都可以不管不顾了,而他本身却还有这这个让妻子任性和自己任性的资本。

    赵智远不得不承认自己嫉妒了,也许他也应该找一个人成亲了。

    于是独孤月跟上官流觞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腻歪让一个少年都开始思春了。不过,就算知道了以上官流觞的霸道任性来看,他也不会在意。

    “我们大概还需要多久才能出去?”独孤月问。

    “应该不用三个时辰就可以出去了,出去之后就会有我家的家丁在外面等候,到那时我们就可以有坐骑了。”赵智远说。

    独孤月看了看身后一眼望不到边的森林,想着这一路来,是真的离碧月大陆越来越远了,而她真的远离了他刚满周岁的儿子,不知道以后孩子会不会跟她亲,独孤月吸吸鼻子,看了上官流觞一眼,深吸一口气。就这样的,真的要进入中界了,儿子,你要跟着仙儿小姨乖乖听话,乖乖吃饭,赶快来找爹爹跟娘亲。

    上官流觞看着独孤月,握着她的手微微用力,往后看了一眼,他也是有点想儿子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