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11章 出来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从武夷山脉出来,果然看到了赵府的马车停在一边,而一位上了年纪的大叔。焦急的围着马车走来走去:“二少爷还不出来,莫非已经遇害?那杀千刀的许红衣,没人要的母夜叉竟然敢欺负我家二少爷。不行,我一定要进去找二……”

    “二少爷出来了。莫叔快看。是二少爷!”坐在车辕上的一个小厮从马车上跳下来,跑过去。

    莫叔回头,果然看到了赵智远活生生的站在不远的地方向他这边走来。而小柳早就跑过去了。

    “二少爷。”莫叔声音颤抖地叫着。

    “莫叔,近来可好?”赵智远问道。

    “好,很好。只要公子平安归来。老奴就都好。”莫叔激动的眼泪糊了一脸,吊着的心终于可以放回去了。

    “莫叔,我跟你介绍一下。这位是上官南上官兄。这位是上官兄的夫人独孤圆。”

    独孤月对他介绍的名字还有点反应不过来。偷偷地看了看上官流觞,见他面无表情的样子。才想起这是上官流觞胡编的名字,上官南。这个南真不知道他是如何想出来的,要说她独孤月改为圆,是因为月亮给人的第一印象是圆的。那么他的呢?南?男?

    独孤月赶紧收回自己的发散性思维,这实在是太恶搞了。

    辛亏此时莫叔的注意力都在赵智远身上,否则非要怀疑他们心怀不轨不可。

    莫叔在赵智远给他介绍独孤月他们的时候,还是激动的一直将赵智远从上到下的看了一遍,发现他没有大碍才放心下来:“二少爷刚刚说什么?”

    赵智远尴尬的看了看上官流觞和独孤月,莫叔怎么如此失礼呀,不过,也知道他是关心自己,也就给了上官流觞跟独孤月一个抱歉的眼神。

    独孤月好笑的看着这个关心则乱的老人,对着赵智远笑了笑,示意自己不在意。

    这时,赵智远才又给莫叔介绍了一遍:“在里面,多亏了他们二位,我才能逢凶化吉,大难不死。”

    “上官公子,上官夫人,老奴谢谢你们救了我家二少爷。”

    “莫叔请起,不过是举手之劳,而且,公平交易,各取所需,莫叔无需放在心上。”独孤月微扶了一下莫叔,笑着跟他解释。

    莫叔听了,看向赵智远,赵智远点头说:“我和上官兄与嫂子签有契约书,回到府中的时候还需要拿晶石来付款。不过,最后那颗解毒丹我们还没有谈好价钱,不如……”

    “跟之前的一样的价格就好。”独孤月在赵智远说出邀请之前就开口说道,一个儿子被绑架追杀了那么些天都只是派了一个老奴和也敢小厮过来的大家族,里面的龌蹉还不知道有多少呢,她可不想让这些缠上他们。

    其实独孤月错怪了赵父等人,他们没来,一是莫叔是他们足够信任的家奴,且他跟赵智远的关系很好,二则是他们现在在连城里真跟城主府的人进行一场你死我活的较量。

    莫叔听了,对独孤月跟上官流觞更是感激,多好的孩子呀,为了让他们安心直接就明码标价的要晶石了,也不挟恩以报,多好的孩子呀,多么知道为他们找想的好孩子呀!

    莫叔接连感叹三声好孩子。

    不得不说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莫叔在赵智远很小的时候就开始带他,所以现在赵智远的思维跟莫叔还是有着大体上的相似的。

    独孤月看着更加激动的莫叔,略汗颜,她都不好意思说自己心中的小久久了。

    上官流觞见独孤月那心虚的样子,将她攘入怀里,闷声笑了起来,他的月丫头怎么就如此可爱呢?看看这股别扭的小劲,当真稀罕的紧。

    “这是怎么了?可是受伤了?”莫叔见独孤月窝在上官流觞的怀里就急切的问道,因为他怎么也想不到他们会在大庭广众的如此亲密。

    上官流觞对着莫叔点头轻声说:“她许是累了。”

    莫叔了然的点头,多么娇滴滴的女娃子呀,在武夷山脉这么多天,可不就累到了吗?

    “那块请上马车吧,这马车很稳,不会晃动的,她在里面也能睡得好点。”莫叔也刻意压低声音说。

    上官流觞面无表情的点头,小心的抱着独孤月就进去了。

    独孤月原本就觉得尴尬,被莫叔那么一说,就更加不敢见人了,于是在他提议进马车的时候,独孤月就干脆鸵鸟的不出声。

    莫叔见上官流觞进去以后,就对着赵智远小声的说:“多好的孩子,看起来冷冰冰的,倒是个会疼妻子的,也是好孩子。”

    赵智远看着马车,心想,可不就是个疼妻子的嘛,这一路他早就见识到了,就没见过像上官流觞这么疼妻子的。独孤月采药的走远一点,他都要偏离方向走过去;独孤月被蚊子咬了,他就心疼的一直揉着;独孤月说饿了,要做饭,他就在一边打下手,完全不知道君子远庖厨……还有太多太多,多到让赵智远都想要找一个妻子来疼了。

    “不装了?”上官流觞大爷似的躺在一边,微笑的看着睁开双眼的独孤月。

    独孤月猛地坐起来,要不是他有事没事就将她攘入怀里,让她养成了依偎在他怀里的习惯,今天她能如此出糗吗?独孤月咬牙切齿地说“你说呢?”

    “真是不知道你在想些什么,你又没骗他,他们自己如何想关你何事?你心虚什么?”上官流觞好像没有看到她张牙舞爪的样子,大手一挥,将独孤月抱在怀里,捏捏她的鼻子好笑的说。“无论是他雇佣我们替他退敌,还是他购买你的丹药,都说他自愿的,而且,你怎么知道他心里不是在偷着乐呢?要不然她会觉得我们是好人?”

    独孤月眨眨眼睛,好像是这样没错。

    “看他对我们殷勤的样子,说不定就算占了我们的便宜在偷乐呢。”上官流觞见独孤月醒悟了,再接再厉的给她灌输一种别人对自己殷勤是因为他们从自己的身上占到了便宜的思想。

    天知道,赵智远除了捡回一条命,并且在回来的路上免受了许多的伤痛的折磨外什么便宜也没占到。

    独孤月耸耸鼻子,扑上去,也捏着他的鼻子,撒娇的说:“不许笑!”

    上官流觞也不开口,但是捏着他鼻子的独孤月的手都感受到了他笑的力度,连着她的手都被震动了。

    “都说不许笑了。”独孤月恼羞的用手捂着他的嘴,眼不见心不烦。

    而独孤月就没想过,闭起眼睛才是真正的眼不见!还真是应了那句老话一孕傻三年。

    上官流觞舔了下她的手心,说:“其实还有另一种能更好捂住我的嘴的……”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