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12章 赵家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来到连城,已是傍晚时分,两辆马车停在明月客栈前面。赵智远从前面的马车下来,同时,上官流觞跟独孤月也从后面的马车下来。赵智远走过去,希望你能够改变他们的主意。跟他到赵府。

    独孤月望了往明月客栈:“我觉得这里甚好。”

    上官流觞也明显不愿对这个问题多说。他只是一如既往的对这些小事不放在心上。

    赵智远无奈一笑,可惜的说:“那小弟只能失礼了。”

    独孤月回头看着他,似乎不明白他为何如是说:“无需客气。一切都是我们自愿的。不过,你要真觉得不好意思那就尽快将余款结清才是。我们现在可是一穷二白。”

    赵智远失笑,心里感叹他们夫妻二人真是有情有义。解人之危。救人于难,善解人意真是至情至性之人。

    人就是这样,独孤月一再强调他们此时一穷二白。赵智远反而不信了。主要还是他们二人的气质一看就像是大家族里出来的。至于他们说的什么从其他位面过来的,赵智远同意不信。除非是从上界,肯定不会是从下界上来的就是了。不过。赵智远更加倾向于他们时大家族里出来历练的,真好遇到他遭人迫害并出手相救。从下界上来实力就比他还彪悍,赵智远觉得除非自己秀逗了。否则绝对不会相信的。

    赵智远走后,独孤月跟上官流觞就进入客栈,要了一间上房,点了几个招牌菜就上去休息了。

    掌柜的早就看到了赵家二少爷是跟他们一块的,所以,不敢怠慢,吩咐让厨房先紧着将他们点的菜送上去。

    不久之后,独孤月坐在一边,看着桌子上摆齐的东西,跟上官流觞感叹道:“中界不愧是中界,这速度就不是能相比的。”

    上官流觞笑眯眯的看着她:“果真如此?”

    独孤月拿着筷子的手停了一下,疑惑地看着上官流觞,询问意味十足:“难道另有隐情?哦……莫非是看在赵袁的份上……”

    上官流觞一本正经地点头,说:“还不算笨的无药可救。”

    “说笨呢?谁笨了!”独孤月夹着糖醋里脊指着上官流觞。

    上官流觞无视独孤月的威胁,张口就将她筷子里的东西都一口咬住,优雅的咀嚼,吞下后,不紧不慢的说:“没谁。”

    独孤月瞪了他一眼,然后狠狠地插了一个红烧狮子头,一口咬掉三分之二。

    上官流觞再次失笑:“好吃吗?”

    独孤月欲哭无泪,咬得太大嚼不动。

    再说赵智远这边,他一出武夷山脉,就有人回来报信,早已等在了门口。听到下面的人说他进城了,赵夫人更是吩咐快将早早就做好的满满一桌子菜摆上,这可都是赵智远爱吃的,也不知道这次出门他遭了多少罪,一定瘦的不像样了,想到这里,赵夫人对城主府,对许红衣的恨就又深了几分,他的乖儿子,何时遭过这样的罪呀!

    突然小厮慌乱的跑过来:“夫人!夫人!不好了……”

    “什么!远儿,我的远儿……”赵夫人一听不好了,整个人都虚脱了。

    小厮傻眼了,他好像办错事了:“夫人,二少爷好着呢,只是他去明月客栈了。”

    “什么!”听闻消息以为赵智远已经回来的赵老爷和赵家大少爷也从书房里出来,迎接他们多日未见得儿子(弟弟),不成想一出来就听到赵智远去了明月客栈的消息,赵老爷生气的怒喊。

    赵夫人听到赵智远平安无事,心也就放下了,但是听到自家老爷生气了,这是要惩罚他的前奏呀,赵夫人不依了:“喊什么,他饿了去明月客栈有什么不对的。”

    赵老爷跟赵夫人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两情相悦,两人的感情甚好,所以,赵夫人在一些有关儿女的问题上,她不满也敢跟赵老爷喊出来。

    “难道不对吗?回来了不知道回家,他不知道我们大家会担心他吗?”赵老爷也是生气了,刚刚看到赵夫人几乎晕过去的样子,就更是坚定了要好好惩罚他一场的决心。

    “他回来跟小厮回来有区别吗?你还不是同样知道他平安了。”赵夫人继续狡辩。

    “你……慈母多败儿。”赵老爷背过手去,哼哼一声。

    赵夫人见他这样就知道赵老爷就算生气也不会罚人了,也不在乎他的语气,哄他道:“严父慈母不是真好吗?”

    赵老爷一听,面色有了松动,可不就是嘛。“下不为例!”

    “什么下不为例呀?”赵智远一回来就听到他爹说,“谁又做错事了吗?”

    “远儿!”赵夫人跟赵大少爷惊喜的喊。

    他不说还好,一说就把赵老爷刚刚压下去的怒火又激发出来:“你这逆子还好意思问!”

    作势就要打他,不过被赵大哥挡住了:“回来就好。”

    赵老爷打了个空,面部抽动了一下,还好没打中,不然就要鸡犬不宁了,还要睡书房。想想都庆幸。

    赵智远不依了,他才回来呢,他爹怎么就要打他?赵智远对他大哥笑了笑,然后回头对赵老爷委屈的说:“我怎么了我,一回来你就要打我。”

    “你还好意思问,也不看看你做了什么?”赵老爷继续死硬。

    “我做什么了我?”赵智远都要以为自己做了什么罪恶深重的事了。

    一边的赵大哥提醒道:“你去明月客栈做什么?”赵明远可不信他家乖巧的弟弟会在明知家人担心的情况下,无缘无故的去明月客栈。

    “送上官大哥夫妻过去呀。哎呀,这么一耽搁,真是的,嫂子该以为我失信了,都是你们在这里都想问什么呀。大哥我要七万五千克青色晶石,快些,我现在就要。”赵智远被这么一问才想起自己的正事还没做呢。

    “你先别急。”赵明远看着自家弟弟那急切的样子,安抚道:“你先跟我说说怎么回事。”

    “可是……”赵智远犹豫了,他想现在就去,但他从未反驳过大哥,所以犹豫着。

    “也不差这一时半刻不是吗?”赵明远说。

    赵智远一想,也对。于是就把上官流觞跟独孤月的英雄事迹如实的描绘了一遍。

    看着自家小弟对上官流觞的崇拜,了解弟弟颇深的赵明远知道他一定是夸大其词了。

    但人赵智远心里就是这么想的,完全不觉得有一丝一毫的夸大,反而觉得自己说的不够全面,不够精彩,补充道:“反正你见到他们就会知道了。”

    赵老爷一听,先不管赵智远是否夸大其词,单单从他们明码标价这里看人就应该不错,只是没有见到真人,心里还有所保留。

    “既然这样,那么这些晶石也不用你出了,直接走公帐吧。”

    “其实,我还想问嫂子要一定丹药的,只是碍于颜面不好意思开口,毕竟已经占他们诸多便宜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