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14章 肆无忌惮的傻下去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独孤月回去,撑着下巴,看着上官流觞。

    “怎么了?”上官流觞挑眉。她的视线实在太过直白,他想装作不知都不行。他知道他要是不问一声,那么独孤月绝对会一直看着。直到他开口为止,所以上官流觞从善如流的问。

    “没想到你也有看走眼的时候。”独孤月渍渍称奇。

    上官流觞根本不想理会独孤月。这是多想看他出糗?直接倒了杯水。递给她:“你怎么知道人家不是故意的?”

    独孤月一头雾水,“怎么说?”

    “你觉得赵智远是个怎样的人?”上官流觞见她不喝,就自己将那杯水拿起喝了个底朝天。

    “他?人还算不错吧。应该不是那种会仗势欺人的主。”独孤月不明所以,难道这就能是他直接问的原因?

    上官流觞给了独孤月一个,怎么这么笨的眼神:“他能独自一人出去历练。说明他应该是个独立的人。或者该说他不喜欢有太多的人围着他,那么在客栈里,小二能不能进去都是一回事。”

    独孤月给他一个恍然大悟的表情。

    “可是。他就不能小声的问吗?那么大声。几乎在场的所有人都听到了。”独孤月对此还是不解。

    上官流觞看着独孤月。怎么看怎么觉得他在说真是没救了。

    “经过赵家二少爷的认证,有几个人敢不要命的去抢?”

    “那你之前在废什么话!”独孤月一拍桌子。就站了起来。

    简直丢脸死了,她还那么盛气凌人的跑下去把他们个骂了一顿。唔,原来傻逼的是她自己,没脸见人了。

    上官流觞悠悠然看着独孤月羞愧难当的样子。笑了,他绝对不会说这一切都是误打误撞巧合了的,那个小二根本就没想过这么多,别问他为什么知道,那个小二若是真的如此有心机,那么都这么些年了,怎么还是一个小小的小二呢?

    “乖,你这么一闹,就更加没有人敢去抢他的丹药了。”上官流觞对着独孤月点头。

    独孤月更加郁闷了,她什么时候连这么简单的道理都想不明白了?

    “不高兴了?”上官流觞见好就收,微微扬头。

    “我好像变笨了。”独孤月闷闷地说。

    “噗……”上官流觞失态的笑出声,骄傲如独孤月竟然也有承认自己变笨的一天,简直是不可思议。

    “上官流觞!”独孤月嗖的一下站了起来。

    上官流觞默默地收回笑容,不自在地轻咳了一下,这样偶尔呆呆的独孤月多好呀,不论是以前骄傲到目中无人的独孤月,还是现在偶尔迷糊的独孤月,都让上官流觞欲罢不能。

    在独孤月的怒视中,上官流觞狡辩道:“我们天资聪敏的月丫头怎么会是笨的人呢?我是在笑你庸人自扰之。”

    “上官流觞你……”就不要狡辩了。后面的话,独孤月吞了回去,因为他看到了上官流觞眼中的认真,不是说他说的多认真,多有诚意,而是,他眼中那对独孤月的宠爱,无比认真,独孤月相信,就算那天,她笨到被人一颗糖果就能骗走,那么,上官流觞也会保她安康,待她一如既往。

    独孤月从来不知道自己能如此清楚地解读上官流觞的眼神。

    两人四目相对,上官流觞抱住独孤月:“有我在,你可以肆无忌惮的傻下去。”

    肆无忌惮的傻下去,这不算什么浪漫的告白,却让独孤月异常的甜蜜。独孤月想这算不算他最动人的告白呢?

    独孤月不知道,她正想仔细品味这句话时,传来了敲门声。

    “谁呀?”独孤月不耐烦地说了一句。

    “赵智远。”上官流觞极其自然的接下说。

    独孤月看了他一眼,敢不敢不接的如此顺溜,真的显得她很傻,知道吗?

    独孤月撇撇嘴,挣脱他的怀抱,走到一边的椅子上坐下,抬头看着他,意思很明显:你,去开门!

    上官流觞微微一下,这骄傲的小性子怎么就如此稀罕呢?

    “进来。”上官流觞也坐下,冲着门口喊了声。

    “……”独孤月睁大了双眼,她这是蠢到什么地步了!

    上官流觞默默地背过身子,现在看了她郁闷的表情,那么到时候,吃苦的肯定是自己。

    赵智远推开门走进来,而此时独孤月早已调整好自己的仪态,冲着他笑了笑。

    赵智远愣了一下,实在有点接受无能,刚刚彪悍的人真的是现在这个温柔地嫂子?

    随后赵明远也跟着进来,看到赵明远愣愣的看着独孤月,而坐在独孤月身边的男子恶狠狠地扫了他一眼,赵明远推了他一下,自己先前提醒他不要盯着那个女的看,自己怎么就没记住?

    赵智远尴尬的笑了一下,站在他哥的后面。

    “想必这位就是赵袁口中的大哥了吧。”独孤月完全没有站起来迎客的意思,直接伸手比划了一下,示意他们坐下。

    赵明远拱手道:“正是,在下赵明远,多亏二位对智远的照顾。”虽然他奇怪与为何她叫赵智远赵袁,但是良好的家教告诉他不可失礼。

    “好说,公平交易罢了。”独孤月倒了杯茶,唔,她早就口渴了,该死的上官流觞竟然把给她的那杯茶喝掉了。

    “……”

    赵明远能说以为那是给他们的吗?

    “两位随意。”上官流觞也不觉得有何不妥,他的妻子怎么能给人倒茶呢?

    看到上官流觞拿起茶壶,赵明远想总算有人给他们倒茶了。但是,他看到了什么?

    上官流觞将茶杯放在独孤月的前面,并且接过他喝完了的杯子。

    “……”果然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吗?

    “二位前来,是晶石准备好了吗?”独孤月将上官流觞倒得茶叶喝了个干净才问他们。

    赵智远说:“是的,我们都准备好了,还多出了一些。”

    “这怎么好意思?”独孤月客气的说。

    “……”能说不是客气用的吗?那是他们准备买晶石的吗?好吧,都到了这个地步了这话是不能说的。

    “哎,这么严肃做什么?开玩笑嘛。多出来的是准备做什么?”独孤月立马笑着问。

    赵明远怜惜的看了眼赵智远,他的弟弟这段时间就是这么被捉弄着回到家的吗?

    赵智远看着赵明远莫名其妙的同情,不明所以,见他不答话就只能自己硬着头皮上了:“我们来买丹药,你不用为难,我们商量着来,不行也没关系的。只想想要买而已,我们可以高价收购,高出……高出市价三成,对三成。”

    赵明远同情完弟弟就同情自己了,他怎么就一不留神让他开口了呢?这样,他还怎么讨价还价?你是他们派来的奸细吧!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