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17章 肥羊,看心情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上官流觞咬下那口糖葫芦,其实完全没有感受到糖葫芦的味道,他整个人都还沉浸在独孤月的那句话里。走遍天涯海角,直到地老天荒,吃遍全天下。最主要的是,“我们一起”还有“我想跟你”这几个字。这几个字。让上官流觞甘之如饴,别说只是酸和甜,就是生与死。有了独孤月的这句话,他又何惧?

    在看到独孤月闷闷地咬下一口糖葫芦,而把牙齿粘主了的结果。让上官流觞“噗”的一声。笑了出来。

    “月丫头,这个味道可好?”上官流觞将口中的糖葫芦全部吞下去,颇有幸灾乐祸的成分存在。

    “很好!”独孤月咬牙切齿地说。她就郁闷了。她不过小小的跟上官流觞开个玩笑。抓弄抓弄他。怎么就不成功呢?还把自己给坑了,这算不算偷鸡不成蚀把米?

    上官流觞拿过她手里的糖葫芦:“我将它全都吃了。”好不好?

    独孤月抬头看着他。他眼里的宠溺,让独孤月自形惭愧。上官流觞对她如此之好,她却总想着抓弄他,什么时候如此孩子气了呢?

    “不要。都扔了,不要吃了。”独孤月埋在他的怀里,摇头闷闷地说。

    “可是,很好吃呀。”这可是我们一起走买的第一份吃食,怎么能扔了呢?

    独孤月抬头看着他,然后闷闷地说:“我们一起吃。”

    上官流觞看了看她,知道她此时在闹别扭,也就顺着她说:“好。”

    两人腻歪的吃完一串糖葫芦,又在一些摊子上买了其他的吃食,才心满意足的回到客栈。

    他们一进入客栈就发现不对劲,几乎所有人的视线都看了过来,独孤月有一种自己被别人当肥羊看的错觉。

    “你有没有觉得不对劲?”独孤月问。

    上官流觞看了她一眼:“丹药,无需管。”

    独孤月恍然大悟,原来真的将她看成了肥羊了呀。独孤月横扫在座的所有人一眼,然后若无其事的跟着上官流觞往房间走去。

    不过意外的,他们进去了,却发现赵智远和赵明远竟然还在里面。

    “你们还有事?”独孤月疑惑地问他们。不是该买的都买好了吗?怎么还在这里?

    “咳,就是,嫂子,你这里是不是还有丹药……”赵智远不好意思的说,实在是他们已经买了很多了 ,再多就承受不起了,但是吧,如果独孤月还有其他的丹药,而且卖给了其他家族的人,那么他们的优势可就没有了。

    “有呀,你还要?”独孤月疑惑地看着他们,他们这是准备囤积多少的丹药呀,这些可都不便宜。

    “那么上官夫人还卖吗?”赵明远听到她说还有就开始不淡定了,这是得有多少的丹药呀!他是应该兴奋呢?还是该担忧呢?

    “你们还要买吗?我以为你们已经买的够多了。”独孤月睁大了双眼,看着他们,难道他们想倒卖赚取差价?“你们这可就不厚道了,我便宜卖给你们,你们还想着从我这里赚取差价,是不是有点厚颜无耻?”

    “不……不是这样的。”赵智远憋红了脸,他实在是觉得卖与不卖,都是她的自由,她已经给了他们很多便利了,不应该得寸进尺,“是我们想左了,嫂子你要卖就卖吧,反正我们也够丹药了。”

    听到这里独孤月还有什么不明白的,这是怕他把丹药卖给其他人。这里可跟在碧月大陆的时候不一样,当时药云谷垄断丹药,但是这里,除了她的丹药,他们还可以从别的地方买丹药,所以独孤月完全没有独卖一家的愧疚感,挥挥手说:“安啦,安啦,我卖东西都是看心情的,看不顺眼的都不卖,懂了吗?当然了,在这里买给了你们那么不出意外我是不会大量卖给其他人的。”

    赵智远听了抬起头,问道:“你不卖了?”

    独孤月说:“我现在晶石够了。”

    赵明远想着,原来卖丹药的前提是没有晶石了,那么他可要尽快将剩下的晶石结算完才好。

    “多谢二位,只是外面的人可能会对你们有所纠缠,不如就住到赵府吧,也免得有不干人等前来打扰了你们的休息。”赵明远发出邀请,这既是对他们的感激,而为了他们着想,也是为了避免那些人对他们死缠烂打,最后他们为了避免麻烦而将晶石卖给他们。

    其实,赵明远的担心完全是多虑的,上官流觞跟独孤月像是能被人威胁的人吗?

    “不了,这里很好。”对于赵府一无所知,她可不想招惹麻烦,去了赵府不久意味着他们时站在赵府这边的吗?这可就成了和他们一条绳上的蚂蚱,独孤月可不想这样。

    上官流觞见他们还不知趣的想要废话:“知道弄巧成拙为何意吗?”

    刚张开嘴的赵明远听了,立马闭嘴,也是,看着他们就知道非池中之物谁会不长眼的得罪他们呢?他们就不是接受威胁的主。

    赵明远苦笑了一下,差点就事与愿违了:“是我想左了,还望上官兄见谅。不如明日我请二位到凤凰斋品尝一下这里的美味,就当是我赔罪了。”

    上官流觞想到独孤月之前说的话,点头答应了:“那就却之不恭了。”

    赵明远意外的看着他就这样的答应了,还有一点反应不过来,赵智远说:“太好了,那么,我们就说定了。”

    独孤月点头,凤凰斋,去看看夜无妨,反正是决定排位赛结束了才走。

    “还有事吗?”上官流觞冷冷地抛出一句。

    赵明远一句话憋在胸口,差点咽气,还想好好交流交流呢,这是下逐客令了?

    “没有, 在下就先告辞了。”

    “可……”

    赵明远拉了拉赵智远,他只能哭着脸说:“上官兄,嫂子,明日凤凰斋恭候大驾。”

    “流觞,你说赵家是不是想把城主府灭了?取而代之。”独孤月在他们走后就问上官流觞。

    “聪明。”上官流觞毫不吝啬地夸奖。

    “真的呀!”独孤月被夸了有点飘飘然。

    “也许开始只有一点想法,但是赵智远被抓伤害之后,一切就变了,看赵明远对赵智远的态度,应该是很宝贝这个弟弟的,所以,必定会为他报仇的,那么取代城主府就势在必行了。”

    “那么我们是袖手旁观的坐等看戏还是插手呢?”

    “这就要看他们是否聪明了。”聪明的不来招惹他们,那么皆大欢喜,否则……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