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18章 络绎不绝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看到赵家兄弟出来,有人再也坐不住了:“明远兄请留步。”

    赵智远看过去,原来是张家老二张睿哲。赵智远跟他不熟,站在赵明远的后面,不语。

    “张二少有事?”明知故问就是在这种时候。赵明远想着,一个两个的知道他们家占便宜了就都来搅和。理你都已经是看的起你了。

    “明远你事物繁忙。平日里也不见你出来,今日在这却是待了挺长的时间,可是有什么事?”知道赵明远为人奸诈。圆滑,拐弯抹角的套他的话是行不通的,张睿哲只能开门见山的说。

    “嗯。有事。前段时间我家小远在武夷山脉遇到这危险,幸得贵人相助才能平安归来,所以今日奉家父之命来谢谢贵人。”赵明远拍拍赵智远的肩膀。欣慰的说。

    “对呀。要不是遇到上官兄夫妻二人。我可就死无全尸了。”赵智远感叹的说。

    “呸呸呸!胡说八道,你命不该绝。自会逢凶化吉。”

    独孤剑有一下没一下的点着桌子,“我们要不要参加排位赛?”

    “想?”

    “嗯。说实话,我的是实战经验总欠缺了些,而且去试试看自己在这边处在一个什么位置。是否真的掉尾巴。”她一直知道上官流觞厉害,但没想到他厉害到能把这里的人轻而易举的就打趴下了,差距好像越来越远了。

    不行,她也要加油才行。

    “你进步很快,多多实战也行。”上官流觞承认自己有点得意过了,不管怎样,独孤月都有她自己的使命要去完成,强大起来才是她最好的选择,局势多变,意外横生,他也许不会时时刻刻都陪在他身边。那么,需要自保的独孤月有着丰富的实战经验就显得尤为重要了。

    “那么你参加否?”一想到能痛痛快快的打一场,独孤月就觉得血脉喷张,一路走来,实力?非凡的上官流觞把她面前的威胁几乎都清除干净了,她都好久没有动手。

    “你觉得呢?”上官流觞反问。

    “我自是希望你也一起参加,到时候第一、第二名就被我们囊括了。”光想想那个情景,独孤月就激动不已。“可惜我们不能参加团体赛面,要不然我们并肩作战,羡煞旁人。”

    上官流觞给正在做白日梦的独孤月一个响亮的脑瓜蹦:“你打的过赵袁?”

    “啊?呃……”开始独孤月还纳闷她打赵袁作何,后来才反应过来,上官流觞的言外之意是她连赵智远都打不过何来的第二?

    好吧,该死的,她一定要打败所有人,拿到第二。嗯,独孤月握了握拳头。

    “放心,船到桥头自然直,你想得第二,也不是不可能的,谁说你这几天不可以连续晋级的”面对独孤月,上官流觞整就一无底线、无节操的衣冠禽兽。

    “那哪么容易。”你以为是这是在电脑里的虚拟世界吗?

    独孤月别嘴:“我就那么一说,也不是非得得个第一第二回来。”

    “我也就是那么一说。”上官流觞悠悠地来了一句。

    “上官流觞!”

    这天,离夜晚来临已然不远。

    “咚咚咚!”门外传来敲门声。

    独孤月对着上官流觞比了个口型,指了指门口:“又来了。”

    原来,自从赵明远他们走了之后,就一直有人上来敲门,有时是故意上来结交的,有时是店小二总之就是络绎不绝,川流不息。

    “客官,可要准备热汤?”店小二殷勤的问。

    “去准备吧。”泡泡热水澡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他们这陆陆续续的,是想要到什么时候才不来打扰我们呢?”店小二走后,独孤月郁闷的问上官流觞。

    “不喜欢?”上官流觞看着她问。

    “烦。”

    “活该!叫你瞎大方。”上官流觞幸灾乐祸的说。

    独孤月傻眼了,这是什么情况?她听错了什么?上官流觞幸灾乐祸?

    “你那么大方的就给了之前那个小二一个上品初级丹药,这些谁不想要呢?上来碰碰运气有不会少肉,干嘛不来。”上官流觞酸酸的说。

    独孤月眨巴眨巴双眼,望着上官流觞:“你不会是吃醋了吧……”

    独孤月小心的观察着上官流觞的表情,果然,她一说,上官流觞就黑了脸。

    上官流觞瞪了眼坏笑着的独孤月,一步一步慢而稳的走过去。

    独孤月心里咯噔一声,本能的往后退。

    上官流觞强而有力的臂膀一捞,独孤月就滚到了他的怀里,“很好笑?”

    独孤月摇头,郁闷的想要掐上官流觞,怎么这么多年过去了,她还是挣脱不了上官流觞呢?

    “别白费力气了,你何时能反抗的了我的禁锢呢?乖一点。”上官流觞挑着她的小巴,高兴于独孤月郁闷的几乎炸毛。

    独孤月乖乖的不动了,似笑非笑地看着上官流觞。

    上官流觞眼睛微眯,当真如此乖?

    “咚咚咚!”

    敲门声再次响起。

    “噗……”独孤月乐的直接瘫在他的怀里,“看,我不挣扎你也要放开我了。”

    上官流觞精致俊美的脸上,扬起一抹极淡的笑:“你当真如此以为?”

    “难……”道不是吗?

    上官流觞一把将她抱起,一个旋转,就抱着她坐在了椅子上:“进来!”

    声音清朗洪亮,带着一股得意,隐隐透着一股潇洒,扬着眉,显然心情极好。

    于此对比的,独孤月傻眼了,这也太随意了吧。

    上官流觞才无所谓,他抱着的是自家的妻子,有什么不能在大庭广众之下抱的,而且其实他一直很乐意在众人面前宣誓主权的。

    抬着水进来的小二差点把水扔了,他怀疑自己是不是眼花了,他进来不是十次八次的,三次总有的,但每一次都只看到这个男的冷冷地坐在一边,现在抱着美的如仙儿般的人,真的跟之前那个是同一个吗?

    之前他在心里面不止一次嘀咕,这样一个美人怎么就嫁给了一座冰山呢?这男的也呸没风度了,也不怕把这仙子般的美人吓跑了。

    “出去!”上官流觞再次开口。

    店小二放下东西就逃离了,对逃离,现在他可以肯定是同一个人了,说出来的话,太冷了,简直比寒冬腊雪还要冷上几分。

    “你……受刺激了?”独孤月疑惑地问他,不会真的吃醋了吧,这种飞醋都吃,那他还不得酸死?

    “喂,你得了,那些女的黏在你身上的视线我都没吃醋呢,你吃哪门子的醋。”

    “你觉得呢?”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