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19章 相知相依相偎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很快,第二天就到了,凤凰斋这里最大的酒楼。后台硬,好像是从中央那边过来的,里面的东西也是物有所值。性价比高。在这里吃饭的,都是达官贵人。富豪乡绅。而这里的包间更是难以预订,像赵家这样昨天说要今天就有的情况机会没有出现过。

    不是赵家四大家族之首的名号而给的优惠,而是凤凰斋的消息也异常灵通。赵家跟城主府的事情凤凰斋的幕后之人一清二楚,救了赵二少的人,也让他好奇。而决定通融的原因还在于他听说这两人卖给了赵家大量的丹药而且都是不凡之品。

    炼药师。谁会想要得罪呢?有机会与一个高等级的炼药师结交,说不准在什么时候就能救自己一命。

    独孤月来到凤凰斋门口,往里面望去。看来这里真的是贵宾级的服务。大厅里就没有几个人。这应该就是一种贵族效应吧。

    而赵智远一大早就等在了这里,不过因为约定的时间是中午。自然他是白等了一大早上。还是凤凰斋的人对他说等人来了一定去通知他,或者给他一个靠窗的包间。让他坐着等,否则,堂堂赵家二少就要在大厅里苦等一上午了。

    独孤月跟上官流觞才刚刚踏入凤凰斋。赵智远就冲了过来,“上官兄,嫂子,你们可来了。”

    独孤月一脸迷惑的看着赵智远,为什么叫上官兄的时候那么恭敬又充满崇拜,叫嫂子的时候就明显的随意了呢?

    上官流觞整个人透露出来的王者霸气,强者风范,让赵智远又敬又惧,崇拜有之,敬仰有之,男人之间的友谊有时候也是令人不懂,崇拜就能尊敬。

    “就你一个?”独孤月微微有些诧异,她还以为今天赵明远还会跟他们寒暄呢。

    “他等下再来,现在有事呢。”赵智远回答。

    “赵袁,你就整日无所事事?”

    张巧巧昨日听了二哥的话,对他说的二人嗤之以鼻,能有多大本事呢?不过是赵家故弄玄虚罢了。

    然而,今日看到冷冷站立却掩盖不住的贵族气质,让她的心为之一跳: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能配得上她张巧巧的男人,就应该像他一样,什么都不用说,只是那么静静地站着,便让人望而却步,俊美而优雅,优雅而高贵,高贵而不可一世,不可侵犯,仿佛世间万物在他眼前都渺小如尘埃。

    这个男人,她嫁定了。

    似乎感受到了她的视线,上官流觞皱起眉头,这样的视线他不是第一次感受到了,真是不知羞耻。

    其他女人盯着他看,他觉得是不知道羞耻,独孤月要是看他久一点,他却会窃喜,这就是爱与不爱的区别吧。

    可能是对于情敌的敏感,独孤月也感受到这股炽热的视线,她皱起眉头,问赵智远:“你们连城的姑娘都如此大胆开发吗?”

    自从独孤影跟上官流觞这一对璧人进来之后,整个大厅都静悄悄的,所以,就算独孤月的声音不大,也让在座的几乎所有人都听清了。

    赵智远顺着她的视线望过去,看到张巧巧看着上官流觞发愣,他微微诧异,不知羞耻四个字出现在他的脑海,他一直以为张巧巧是个大家闺秀,知礼仪懂规矩,不成想竟然也是个不知羞的。

    赵智远歉意的看了独孤月一眼,他没想到在凤凰斋这样的地方也会遇到这样的情况。

    上官流觞拉起独孤月的手,在她的额头落下轻柔的一吻:“乖,无关紧要的人无需在意。”

    独孤月点头,她只是有点不舒服,没有怀疑上官流觞会有出轨的可能。

    上官流觞扫了张巧巧一眼,只一眼,就让张巧巧宛如置身雪山,从脚底透出一股寒气,她打了个哆嗦。

    上官流觞没空理会她的虚情假意外加矫揉造作,冷冷地对赵智远是:“还不走?”

    “走,走,这就走。”赵智远反应过来说,“在三楼,我保证那里不会有不相干的人上去打扰。”

    “最好如此。”

    独孤月静静地站着,没有说话,上官流觞拉着她,她就对着他微微一笑,乖巧的跟着他走。

    望着他们的背影,张巧巧几乎捏碎了她手中的那条锦帕,这样一个风华绝代的男子,何等风采?能与他并肩的人只有她张巧巧。

    张巧巧眯着眼睛想了想,半响之后,她恍然大悟,妻子又如何?只要她在,那么妻子之位就只能是她的。

    张巧巧眼中闪烁着势在必得的决心,为之疯狂,为之着魔。

    赵智远招来小厮在他耳边嘀咕了几句:“去吧,势必一字不漏的告诉张睿哲。”

    “是。”

    “有匪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果真名不虚传呀;一朵梨花压海棠,玉树临风胜潘安。滋滋,亲亲夫君,魅力真无穷,果真风流不减。”独孤月坐下来,喝了一杯茶之后,撑着下巴,将上官流觞上上下下打量一翻,语气平淡的说。

    上官流觞面色迟疑,然后冷声道:“出去。”

    赵智远刚刚坐下,冷不丁的听到这样一句话,不自觉的站了起来,看看上官流觞,看看独孤月,认命的往外面走去,那一句话明显不是对着独孤月说的,那么就只能是叫他出去了,难道是上官流觞咬红独孤月,所以不方便他在场?

    赵智远真相了!

    他出去后,上官流觞无奈叹息一声,看了看独孤月,心里经过一番苦苦挣扎,轻咳一声:“世间繁花似锦,妾身自爱君一个,只愿与君相知、相依、相偎,相爱到地老天荒,望君对妾身不离不弃。”

    独孤月听到上官流觞说话的时候,双目瞪得大大的,难以置信,随后听到后面,她就笑喷了,这实在太违和了,妾身?这也是上官流觞能说出口的?

    “你……”独孤月捧着肚子,说不出话来。

    上官流觞无奈的走过去,让她坐在自己的大腿上,替她揉揉笑的抽痛的肚子:“满意吗?”

    独孤月此时的笑颜根本收不回来,但是不妨碍她点头,她怎么不满意呢?

    “那个女的交给你对付,还是我直接废了她?”上官流觞好像在说:今天吃鸡肉可好?那么今天你要学着杀鸡玩吗?还是我直接杀好洗干净煮了给你喝汤?

    “她应该是四大家族中的贵族女,这样的女人,我玩玩会不会很过分?”觉得过分可以说的诚意一点的,你那决定了的语气是想怎样?

    “不会,她自找的,她的家人交给我。”上官流觞想虐虐人的事情其实独孤月挺喜欢的,他是不是要考虑是不是找几个渣渣让独孤月整整呢?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