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20章 教训,相逢不如偶遇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没过多久,赵智远救带着赵明远进来,一踏入。就看到独孤月跟上官流觞和好如初的坐在一起,赵智远安安咋舌,上官流觞这哄人的功夫真是跟他的实力一样的不容小觑呀。

    面对赵智远的打量。独孤月一看就知道他在想什么,独孤月也好奇的很。这个赵明远到底是怎么宠弟弟的。喜怒在脸上都一目了然,真怀疑以他的身份他是怎么活到大的。

    赵智远的目光越来越放肆,上官流觞脸色一沉。杀气骤然升起。

    “谁给你的胆子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

    赵智远下意识的白了脸,往后退了一步,赵明远心里一惊。挡在赵智远的前面:“上官兄。小弟无礼,还请见谅,小远。还不道歉。”

    面对上官流觞的呵斥和杀气。说不害怕是骗人的。可赵明远就这么的挡在了赵智远的前面,他明白。像上官流觞这样冷漠的人,他的杀气不是开玩笑的。在他眼里只有独孤月是活生生的生命,其他人连蝼蚁都不是,若不是独孤月与他们较好。那么这个无情的男人应该连个眼神都不愿给他们吧。

    赵智远此时才反应过来,赶紧道歉。

    独孤月无所谓的环着手臂在胸前,看着墙壁上的字画,欣赏起来,好像没有看到他们之间的风起云涌。

    独孤月觉得赵智远这时时刻刻不分场合的发呆到后面肯定会吃苦头的,不如现在给他一个教训更好。

    上官流觞对独孤月置身事外感到很高兴,如是现在独孤月就他,那么他就算在不满也会饶了他们这次,但是独孤月现在的态度明显是同意给他们一个教训,上官流觞扬起下巴,斜视着赵智远:今日之后,可要长记性。”说完,上官流觞释放威压,说有的威力都压在赵智远身上。

    赵智远感觉呼吸困难,好像有座巨山压了上来,额头不断冒出汗水,双腿沉重,几乎要受不住弯下,他咬紧牙关死撑着。

    赵明远虽然心疼弟弟,但也知道自家弟弟大惊小怪又爱发呆的性子需要改改了,要不然往后必定出事,与其到时候不可挽回,不如现在给他一次教训,自己舍不得出手,现在有人代劳正好,紧紧握住的双拳,青筋必现。

    上官流觞见差不多了,就收回威压,问独孤月:“可是喜欢这得字画?”

    “一般。”独孤月摇头,她对于字画没有特别的喜爱,只是随意看看。

    赵明远暗骂一声,上前扶住快要倒下的赵智远,不想,被赵智远轻轻却坚决的推开:“谢上官兄赐教。”从今以后,他再不会犯这样的错了。

    气氛有点尴尬,独孤月挥挥手:“好了,好了,我早就饿了,什么时候上菜!”

    赵明远这才想起他们这是请客吃饭的,告罪道:“马上。”

    然后转过头喊道:“上菜。”

    很快,就有人将菜一一拿了进来,摆满了一大桌子。

    “哇,看起来很好吃的样子。”

    一顿饭下来,赵智远兄弟俩的认知再次刷新。

    独孤月,一个女人,怎么就能吃那么多?还有上官流觞,一个大丈夫,他竟然给独孤月布菜荤素搭配,看独孤月吃的那么满足,那么自然,上官流觞布的菜肯定都是她爱吃的,而且看那熟练地动作,肯定不止一次了。

    一顿饭下来,独孤月跟上官流觞都很满意,而赵智远他们则越吃越纠结,他们见过不少新婚夫妇的恩爱,也早习惯了他们爹娘之间的恩爱,但是从未见过如他们一般,就好像他们之间再也插不进任何人。

    “咚咚咚!”敲门声响起,进来一个穿着青色襟抱的男子。

    “赵兄。”

    “袁兄。”

    “不知这二位……”

    “正是小远的救命恩人。”赵明远在开始看到人来就知道这肯定是冲着上官流觞和独孤月来的,不,确切的说是为了丹药而来。

    赵明远早该想到,不然凤凰斋何以破例让他们进来呢?

    赵明远微眯着双眼,很好,这是算计到他的头上来了。

    赵明远不乐意介绍不要紧,他行走天南地北,这点脸皮还是有的。

    “原来是小远的恩人呢,小远的恩人,那么这顿在下请了。”袁之卿对着上官流觞说。

    “不必,就不劳烦袁兄了,请客自是自己来比较有诚意。”

    “哦?这些都无所谓。在下袁之卿,不知这位兄台如何称呼?小远的恩人就是我的恩人,岂有不知恩人姓甚名谁的。”

    这回独孤月呆愣了,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如此不要脸的,赵明远明显的摆着跟他不熟的表情,怎么他跟赵智远的关系就如此好了?有人把理由说的如此瞎吗?如此理直气壮的瞎吗?如此理所应当、光明正大的瞎吗?

    刷新下限呀!

    这个人,不简单!

    随即独孤月了然一笑,这是打着主意要接近他们呢,什么时候他们称香饽饽了?

    “久闻袁公子大名,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独孤月露出一个兴味的笑。

    “不知这位姑娘……”如何称呼?

    “夫人。”上官流觞难得的赏他一句话。

    “什么?”袁之卿以为自己听错了什么。

    上官流觞似笑非笑地看着他,敢在他面前耍心机,很好,勇气可嘉。

    别说丹药独孤月已经承诺不会卖给他人,就是没有承诺过,他也不会卖给这样一个人。

    装傻充愣?这是看他家月丫头长得好看来搭讪呢!真当他是摆设吗?

    袁之卿怎么也想不到他一个没听清楚就被挂上了流氓的称号,他冤死了有没有!哪有人一上来就说夫人的,介绍你就介绍齐全嘛,突然蹦出两字,打的人措手不及。

    “不是姑娘,是夫人,这是我夫君。至于名称什么的,就不必了,也不是什么大事,该给的赵家都给了,就不劳烦袁公子了,而且不日我们夫妻二人将离开这里。”独孤月理直气壮的说,又不久留,你知道了也没用,不如不知的好。

    “这样呀,所谓相逢不如偶遇,今日我们相聚也是缘分,不如在二位离开之前在下做东在这里为你们践行如何?”不愧是大家族里出来的人,说话都不留余地。

    “践行呀,不行的,我们流浪四方,什么时候走,都是随意的,什么时候高兴了,就什么时候走,说不定明天子时就走,也说不定什么时候才走,所以这践行呀,就免了。”

    践行什么的是假,套近乎买丹药才真吧。

    独孤月笑眯眯地看着袁之卿,这个人还挺难缠的。

    “……”他说什么都会有理由拒绝吧,他疑惑地看向赵智远,这家伙是怎么入了他们的眼的?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