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22章 思念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空间手印,独孤月已经练到了的境第三重境界……幻,现如今已经能凝聚出四个掌印。每个掌印都是威力无穷的,四个掌印同时出击,防御被四连击。同阶之内无不能破者。

    今天独孤练了一边空间手印后,就开始练娘亲留下来的月光剑法。剑法早有成效。在神幻域里,与独孤月对练得魔兽越来越强大,独孤月一次又一次的被击败。然后又一次又一起的迎刃而上,被独孤月打败的魔兽越来越多,剑法也终于练到了八成。

    独孤月唯一遗憾的就是没有一把好剑。月光剑法的威力她根本不能完全发挥。

    “噗。”独孤月被摔在地上。吐出一口鲜血,每进一次,都能感觉到魔兽更加的强悍。这次也一样。独孤月明显的感受到眼前这只魔兽的不同。它不在有死穴,只能完完全全的以实力打败它。

    独孤月擦擦嘴角的血。支撑在剑上,站了起来。神色严峻,目光坚定地警惕着眼前的魔兽。独孤月深吸一口气,既然不能像以前那样用智慧取胜。那么,就直截了当的上吧,经过千锤百炼总会打败它的。不是说,被打的到最后都成了高手嘛,打多了,对危险的预知也能更准确、敏感。

    每一只魔兽都存在死穴,之前独孤月对抗魔兽,不能说没有用到自己的实力,只是在这个过程当中独孤月用了巧劲,寻找着魔兽的死穴,一击而中。

    而到了现在,这只魔兽的死穴是水,而独孤月在神幻域是不能打开空间的,她是在空间的空间,因此,独孤月现在除了真正的打败它,完全没有投机取巧的办法。

    若是独孤月从一开始就不是冲着死穴而来,那么现在她对付眼前的这第一千零一只魔兽就不会如此的束手无策,她已经不知道被打败了多少次,但还是被打趴在地。

    好吧,无论是怎样都是具有两面性的,独孤月灵活迅速,对魔兽的死穴一击而中,让她的准确度和灵活性大大提升,但是她的绝对实力却是被禁锢了。

    独孤月急促的喘息着,戒备的看着1001。

    但是1001明显不想给她喘息的机会,直接怒吼一声,一个拳头就砸了过去。

    独孤月被直接击出了神幻域,也就是说,如果这是在现实独孤月就再一次挂了。

    独孤月疲惫地躺在小屋里,已经试了一下百次,还是不能打过。有点泄气的闭上了眼睛。

    还有一点她不明白的是,那个身影一如既往的舞着月光剑法,而月光剑法虽然复杂,但也不是一连一百多年都舞着不同的动作,其实,月光剑法整套下来,一天不到就可以全部演练完。

    那么问题来了,为什么还要每次她一进去就开始舞呢?怕她忘了?不可能吧!

    用同一套剑法对付越来越强大的魔兽,真的可行吗?为什么她被一次次的击败呢?

    天下功法唯快不破,是她的速度还不够快吗?

    独孤月握握拳头,速度,她要速度。找焰狐,让它演练给自己看看,说不定能够得到什么启发。

    独孤月走到外面,就看到焰狐跟小寻宝正在切磋。

    小寻宝一个又一个的火球连续不断的砸过去,焰狐,向着小寻宝的方向飞去,往左两步,跳起来,往前冲三步,向后退一步,往左一步,往右三步,在往前走的时候就被火球砸中了。

    小寻宝骄傲的转过身,对着它扭了扭屁屁,焰狐冷哼一声,回到原地:“重来!”

    往前冲四步,往右三步,往左两步,跳起来,往前三步,往后退一步,往右三步……

    不对!怎么没往左走?独孤月震惊了,虽然这次焰狐仍然输了,但是比上次已经进步了一大截,灵光闪现,对呀,为何要拘泥于每一步都老实的顺着下来呢?

    若是在1001出第三招的时候,她跳过第二式,直接用第三式迎接那么,是不是就可以躲过这一招,接下来的第四招也就不会被击退,第五招也就不会慌乱……

    独孤月笑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对于有着绝对权威的她竟然不敢去挑战了,白师老人留下的古方一直相信,所以一直炼不出骨丹,对父母留下的月光剑法一直觉得应该练熟,现在总算知道自己不能进步的原因了。

    独孤月没有前去打扰焰狐跟小寻宝之间的切磋,直接回到小屋,进入神幻域。

    她真应该庆幸这里虽然疼痛的真实性有百分之九十,但是好歹不是真的受伤,不然,就算她能自己炼丹,那么也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唯一遗憾的是真的太痛了!

    就是现在,在魔兽1001出第三招的时候,独孤月果断的抛弃了第二式,直接出了第三式。很好,躲过了。

    没有第三招被击中,反应时间也多了一秒,独孤月成功的躲过了第四招……

    在第一百招的时候,独孤月实在是体力不支,灵活度下降,没魔兽1001击中出了神幻域。

    虽然没能打败魔兽1001,但是独孤月还是很开心,这一次的进步已经是一种飞跃了,从只能勉强接下二十招,到力敌一百招,那么很快,就能够将魔兽1001打败了。

    独孤月出去的时候,上官流觞已经等了她一天一夜,看到她出来,上官流觞明显的松了口气,虽然知道她在空间里不会出事,但是还是忍不住担忧。

    “心情很好?”几乎不用问,上官流觞就可以肯定独孤月的心情确实不错。

    “嗯,”独孤月坐起来,抱住上官流觞的腰,“我都不知道原来自己也有偏信的一天,尽信书不如无书,我却忘了这个道理。”

    上官流觞将人整个抱起来,为什么这样说?疑惑地看着她:“怎了?”

    “原来我的月光剑法的每一招都是独立存在的,每一招每一式重新排里就又是一套完美的剑法,我想月光剑法的真正厉害之处就在于此吧。”独孤月感叹道。

    突然,独孤月微微皱起了眉头。

    上官流觞轻轻地抚摸着她皱在一起的眉头,“怎么了?”

    “不知道仙儿能不能发现这个秘密,我们离开的时候,仙儿也炼到了五成,若是不知道,那么不就像我一样白白的守着金山却饿着肚子。”独孤月将心中的担忧说了出来。

    上官流觞一愣,在她的额头上弹了一下,“你还想着把她栓在身边不成?她又不是愚蠢之人,总有一天,她能破解其中奥妙,你又何必在这里庸人自扰之?”

    独孤月想想也是,木仙儿最后也会知道这个好处的,她从来就不是拘泥于形势的人,说不定哪天她就自己使出来了,不过,转头独孤月又想到上官流觞竟然说她是庸人,危险的眯着双眼,瞪着他,不可饶恕:“你刚刚说什么?竟然说我庸人自扰之?见过我如此聪明的庸人吗?本夫人聪明绝顶,机智过人,你竟让说我是庸人!”

    “……”不是说着月光剑法吗?怎么就到这了?

    “怎会呢?为夫只是想说,无需担忧仙儿,她只有她的机缘。”上官流觞觉得孩子不在身边,他的把孩子他娘当孩子哄。

    “最好是这样,不然娶了庸人的你岂不是也够笨的。”独孤月早就忘了其实上官流觞既喜欢她的精明也喜欢她的偶尔犯傻,这跟他是否笨并无关联。

    “不过,说道机缘,也不知道宝宝现在怎么样了。他才刚周岁我们就离开了他,也不知道他会不会想我们。”独孤月将头深深地埋在上官流觞的怀里。

    上官流觞也想到了他那个白白嫩嫩的儿子,说不想那是骗人的,怎么说都是自己的骨肉,但是独孤月已经感伤了,他不能在这个时候也感伤:“上官佑安那个小子呀,他没心没肺的就知道赖着仙儿,你觉得他会想我们吗?”

    “怎么不想了,他怎么说也是我儿子,能不想我吗?”

    “想你?我觉得他应该是嘟着嘴巴哭着喊着要仙儿抱他来的可能性更大些。嘟嘟,这个小名取得真不是虚假的。”上官流觞想到他们离开之前他想要抱一下那个臭小子,他竟然紧紧地抓着木仙儿的衣袖不放,好像他是一个人贩子一般,想到这里上官流觞的表情就囧囧的。

    独孤月也想着这个的可能性好像真的更大,但是不愿承认自己的儿子不想自己,独孤月抬起头,“瞎说,我告诉你,嘟嘟就是在想我,他现在肯定在想我呢。”

    独孤月死死的盯着上官流觞,好像他要是说出一句反驳的话就要咬死他一般,上官流觞叹气,说不定那小子现在真忙着赶走木仙儿身边的打着主意的男子呢。

    上官流觞不会知道他只是随意的吐槽一下,而他的儿子却真真实实的这么做着的。

    “对,嘟嘟呀,现在肯定很想你,说不定他现在真梦着我们呢。”上官流觞看出了独孤月眼中的威胁,吐槽之后就附和着说。

    “对呀,嘟嘟,我们的宝宝,也不知道他是更像谁,是像你多一点还是像我多一点。”独孤月满意的说。

    “你希望他更像谁?”上官流觞问道。

    “当然是更像你多一点比较好,不过,我觉得他不能像你一样的冷冰冰的,这样会把女孩都吓跑的,这样的话,我们的儿媳妇可就难找了。”独孤月的想着。

    “像我这样不好吗?”

    “像你这样……”独孤月本来想说怎么好了,但是想到他这样其实很好呀,对别人没有好脸色,却独独对自己温柔,这样一个把唯一的一份温柔给出来的男子不是更有魅力?

    “可是会不会把儿媳妇吓的不敢靠近呢?”事实证明独孤月的担忧是完全不必要的,上官佑安这个脾气像极了他爹,甚至比他爹还要倔的人,对于其他的女人完全就不看在眼里。

    “这样就被吓住的人也不配做我们的儿媳。”上官流觞骄傲的说,他上官流觞的儿子只有他嫌弃人的份,哪有人敢嫌弃他?就算是怕死了他,也会为他的风采迷住的。

    上官流觞深以为然。

    “你好像一点都不担心我们宝宝,嘟嘟知道了会不喜欢你的。”独孤月说。

    “他不会。”才怪,现在上官流觞就感觉不到上官佑安对他有一丝丝的爱,好吧,他是不会承认自己不受儿子欢迎的。

    “……”独孤月眨着眼睛看着上官流觞,就好像在说,你确定?

    满满的怀疑让独孤月觉得忧伤,“好了那小子你就别担心他了,他有仙儿照顾着呢,别人你不相信,仙儿你还不信吗?”

    独孤月深以为然,不过,他好不代表她就不想他吧。

    “好了,你饿没?我准备了吃的,先起来吃一点吧。”上官流觞早就叫人准备了吃的在厨房里热着,就等着独孤月起来吃。

    “那就吃点吧。”独孤月起床,说道。

    “好,你等一下。”

    上官流觞出去叫人送菜上来,独孤月也就漱口。

    上官佑安不想是不可能的,母忧儿,这是更古不变的,但是日子还是要过,只有把该做的都做好了,才能回去见到儿子。

    不过,独孤月更希望木仙儿能够在有一天,突然带着上官佑安出现在她面前,也许他们两边一起努力,相见之人不会很远。

    她跟上官流觞的天赋都如此之好,没有道理他们爱的结晶会很差才对,所以,对于这种可能也不是没有,上官流觞的天赋,加上木仙儿的教导,她相信她的儿子一定不会很出众的。

    上官流觞进来,就看到独孤月沉浸在憧憬当中,面带微笑,整个人都散发着幸福的光芒,上官流觞都不忍叫醒她,也许上官佑安那小子出现在这里的话,独孤月一定会很高兴的,但是知道这是不可能的,而且他也不容许他的女人因为其他男人而高兴,就算是儿子也不行,上官流觞轻轻地推了独孤月一下:“发呆了。”

    “哪有!”独孤月才不会承认自己发呆,想到自己当奶奶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