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23章 排位赛报名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十年一次的排位战终于到来,独孤月跟上官流觞都报了单人战,每年不知名的小人物报名的也不是没有。几乎可以说排位战是寒门的出路之一,只要在排位战中表现的好了,就会有各大家族邀请。有了大家族的依靠,不论是资源还是其他的。只要有支持。那么他们的日子就算是熬出头了。

    像上官流觞和独孤月这样一眼看过去就尽显高贵的不是以家族的名义参加个人战得几乎没有。

    “姓名。”

    “上官南。”

    上官?在连城好像还没有出现过姓上官的吧。看着就像大家族里出来的嫡长子,不知道是哪个隐士家族出来历练的。

    上官这个姓还从未听过是大家族里出来的。

    记录的人看了上官流觞一眼,知道这些人惹不起。也就没有多加为难,要报名费什么的,他还不想得罪人。

    “下一个。”

    听到他说下一个。周围的人倒吸一口气。谁不知道他呀,人称周扒皮,几乎没有一个来报名参加单人战的人不需要从交报名费的。

    不过看到上官流觞的气质。他们就在没有多嘴。

    “独孤圆。”

    “报名费十五个青色晶石。”

    “什么?”独孤月掏掏耳朵。报名费?那是什么?刚刚她睡着了走神了?怎么没有听到上官流觞要交报名费?

    “嫌多?也不看看这里是什么地方。原本需要二十个,我都已经看在你长得漂亮的份上少了你五个了。还有什么好抱怨的。”周扒皮这是实话,放过两个。那么羊毛出在羊身上,从这里损失的,那就要在后面的人身上找回来。

    “你确定?”独孤月幽怨的瞪了上官流觞一眼。为什么他就不用交?真的是柿子拣软的捏,黄瓜拣嫩的切, 把她独孤月当肥羊了呀!

    “若是你替我端茶倒水,伺候我喔一天,这报名费也给你免了。”

    “哇!”独孤月后退一步,众目睽睽之下,扯着上官流觞的衣袖,指着周扒皮说:“夫君,你听到了吗?他要我去端茶倒水,我好怕怕哦,你要不要快点拿出晶石呀,人家可不会端茶倒水的。”

    周扒皮傻眼了,一……一起的?

    上官流觞瞥了周扒皮一眼,对上上官流觞那双深邃的眸子,周扒皮瞬间蔫了,一句话都说不出来,眼底闪过一丝害怕。

    “让她端茶倒水?”上官流觞背对着光,其他人看不到他的表情,但从他的语气中听出了他的不满,周扒皮一时没忍住,差点咚的一声跪下来。

    周扒皮感到愤怒,一个不知名的隐世家族出来的,竟然差点把他吓跪了?

    “是,怎么,啰嗦下去可就不是这么简单了,看着穿着人模人样的,不会连十五个青色晶石都拿不出来吧。”他到要看看眼前这两人能把他怎么着,威胁他,活腻了吧!

    上官流觞气极反笑,那一笑尽是如同春阳融化了冬雪一般,恍瞎了在场无数少女的眼,可偏偏上官流觞的眼神,却如同寒冰:“很好!”

    “砰!”

    电闪雷鸣之际,没有人看清楚上官流觞是如何出招的,回过神来,周扒皮已经躺在地上痛苦的呻吟,上官流觞走过去,踩在他的胸口,冷冷地说:“需要多少报名费?我没听清。”

    “没,没有,不需要。”周扒皮气得要死,但是他不是上官流觞的对手,看着对方风清云淡的踩着自己,他就知道自己在劫难逃,连忙否认。没想到他避开了一个隐世大公子,却没有避开夫人,这叫什么事,好好地当家夫人不做,没事干嘛跑来比试,真是害人不浅。

    “真的不用?这不好,我们夫妻二人初来驾到,还请指教,破了规矩可就不好了。”上官流觞淡淡地说。

    一个竟然敢窥视他的女人的人,死个十次百次都不为过,现在还不是时候,不过……讨点利息还是可以的。

    上官流觞踩着的脚,又用力了几分。

    独孤月事不关己的站在一边,即不拍案叫好,也不添油加醋,想欺负到她的头上,很抱歉,找错人了。

    看到独孤月不理会自己的求助,周扒皮吓得脸色发白,双腿发抖,看向几个同僚,没想到他们一双眼睛飘来飘去就是不看向他,可恶!

    干这一行干了这么多年,没想到今年提到铁板上了。

    “不,不需要报名费,这些都是我瞎掰的,开个玩笑。”开玩笑,现在他敢说狠话吗?为了小命还是省了吧。

    “哦,那就好,登记。”上官流觞不管周扒皮心里究竟是否不甘不愿,他只要他的目的达到了就行。

    登记好了,就在独孤月跟上官流觞想要离开的时候,有个人出现了。

    “上官公子。”

    上官流觞好像没有听到一般,直接无视,牵着独孤月就要走。

    张巧巧没想到上官流觞如此没有风度,将像她这样的少女都能忽视,愣了一下,不过,很快,他就反应过来。

    转身追上去:“上官公子请留步。”

    独孤月看了眼上官流觞,发现他毫无反应的继续走,独孤月回头看了看张巧巧,然后对着她做了个鬼脸。她对上官流觞的表现尤为满意。

    张巧巧没想到会是这样的情况,她的丫鬟收到指示,喊道:“这位姑娘,你怎么如此没有礼貌,没有听到我家小姐在喊人吗?你怎能拉着上官公子就走呢?就算我家小姐长得比你好,你怕被比下去了,也不能如此没礼貌吧。”

    独孤月睁大了双眼,什么叫睁眼说瞎话?这才是水平吧,明明是上官流觞拉着她走好吗?明明她长得比那个谁好看好吧,这都什么人?

    围着的众人往二人脸上看了看,呃,他们真不想违心的承认那个婢女说的。太睁眼瞎了。

    “这位姑娘很抱歉,我家夫君疼我疼的紧,平时也沉默,若不是我受了委屈,他是不会开口的。至于你说的我没有礼貌,那么姑娘你的礼仪呢?大庭广众之下,一个未婚女子叫住一个已婚男子,这是想要做什么?看你的眼神,都快要把我家夫君生吞活剥了,我不走?我傻吗?”独孤月没有停留大打算,直接跟着上官流觞就走了。

    突然,上官流觞停了下来,看了眼张巧巧。

    张巧巧心里一乐,她就知道没有男人能够抵挡她的魅力的,她的邀约怎么会有人拒绝?

    然而,还不待她乐上两秒,上官流觞就皱着眉头说:“真丑。”

    然后带着独孤月淹没在茫茫人海。

    没有人想到会来这么一个反转,他们都以为没有不偷腥的猫,张巧巧虽然没有独孤月长得精致好看,但也算上等美人,都说家花没有野花香,上官流觞的停留在他们意料之中,但是,那句真丑是怎么回事?说张巧巧吗?

    原本看到上官流觞帅气的替夫人教训周扒皮都对上官流觞有些心动的女人歇了,张巧巧都没能拿下那位公子,那么她们更加毫无希望了吧。

    有人则感叹若是家里有一个像独孤月这样,不哪怕只有十分之一美,那么他也不偷腥了。

    独孤月听了的话,一定会吐槽,恶心,自己渣还把责任推到女人不够美上,真是不能再渣了!

    “天呀,我记起来了,那两位就是之前传言大方的给了明月客栈店小二一颗上品初级灵络丹的人,就是赵家二少的救命恩人。”突然有人想起。

    “真的吗?”

    “怎么回事?”

    之前闹得沸沸扬扬,但是还是被排位赛压过去了,所以还要很大一部分当时还在修炼当中的人并不知道其中的事。

    “你们不知道?竟然连这都不知道,那我就说说好了……”那人将他知道的、看到的、道听途说的都一一的给大家说清楚了。

    周扒皮听了,垂足顿胸,他早该想到的,早该想到的,最近连城是来了不少人,但是能有如此风采的,就应该明白十有八九就是赵家的救命恩人,这回完蛋了。

    而另外几位则庆幸他们二人不是自己接待的,虽然这样不能攀到关系,但是最起码没有得罪人,他们都同情加幸灾乐祸的看着周扒皮,还好还好,要死的不是他们。

    回到马车上,独孤月就迫不及待的到了杯茶,猛地一口喝了,然后问上官流觞:“你刚刚为什么说那女人丑?”

    上官流觞鄙视的看了她一眼,好像在说,难道不是?

    好吧,独孤月对上官流觞的审美震惊了,张巧巧这样的都丑,那么要怎样的才美呢?

    “你。”上官流觞毫不犹疑没有一丝停顿的回答。

    独孤月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自己竟然说出口了。

    然后又忍不住得瑟起来,张巧巧被他说丑,而她却被赞为美,两相对比,那么,是不是说,她比张巧巧美上很多呢?

    哦,老天,那她美成什么样了!

    “真的?”自恋也不到这种程度。

    “嗯,在我心里,月丫头是最美的。”上官流觞亲了独孤月一下。

    好吧,上官流觞眼里只有她,指望从他嘴里说出其他女人跟她谁美是不可能了。

    不过,这却让独孤月再次嘚瑟起来,谁比较美不重要,重要的是,情人眼里出西施,上官流觞这样是爱惨她了,心里不断地冒着美泡。

    上官流觞是一个善于利用机会的,独孤月现在对他感动的不行,那么不做点什么都要对不起自己了,他不停地在心里催促,快点再快点,恨不得这匹马跑着跑着,就飞起来了。

    上官流觞眼底毫不掩饰的东西独孤月不是没有看见,看在他今日表现的如此好的份上就依了他好了。

    终于到了明月客栈,上官流觞刚把独孤月抱下来,不想前面出现一个人,挡住了他的去路。

    “上官兄,听说你们今日去报名参加排位赛了对吗?怎么不跟我说说,跟我说了,你们就不用自己去排队了,就算你不以我们家族的名义出战也没关系的,我们可以找人去帮你们报名的,他们那些人没几个是好东西,看到无权无势的人要点报名费还是好的,就怕他们使坏。”赵智远拦住他们,就噼里啪啦的说了一堆,完全不看上官流觞是否愿意听。

    上官流觞现在杀了他的心思都有了。

    独孤月面带笑容的说:“对的,没错,确实有这样的小人,不仅要我的报名费还想我去给他端茶倒水呢。”

    “什么!”赵智远一听就炸了,独孤月是谁呀,他的救命恩人呀,他的救命恩人竟然被欺负了,“什么人做的!”

    “哦,这就不知道,被我家的教训了一顿,我们就没问名字了。”像周扒皮这样的人不知道欺负了多少人,所以独孤月完全不为他即将迎接的灾难感动抱歉。

    “嫂子你们放心,我会处理的。除了他还有谁吗?”

    “有,张巧巧。”

    “张巧巧?”

    “对,她想到你嫂子。”独孤月原本想要自己教训张巧巧的,但后来一想,上官流觞魅力呀,他的桃花可是从来就没断过的,要是每一朵烂桃花都要她亲自去砍了,那她得多累呀,找个人帮帮忙才是出路。

    “什么!太过分了!”赵智远气愤的来回走了一圈。

    独孤月眨眨眼睛,有必要如此生气吗?

    “她怎么可以如此不知羞耻!”

    原来是个顽固派呀,这就难怪了,古代的女子可是不能开过开放的,独孤月了然的点头。

    “想当我嫂子,也不拿镜子照照自己。”赵智远又愤怒的走了一圈。

    独孤月满意的点头,看来不止在上官流觞心力她是最美的,在外人看来,她也是比张巧巧美上许多的,哇咔咔,是女人就爱美,更何况还是比情敌美,独孤月抑制不住的嘚瑟看向上官流觞。

    上官流觞无奈,她知道独孤月在想些什么,可人家分明不是这个意思,眉头一挑,要说吗?

    “我的嫂嫂只能是甜甜姐,她跟我哥青梅竹马,两情相悦,到年底就成婚了,张巧巧算个什么东西,也敢来当我嫂子,不行,我要告诉甜甜姐,让她去对付那个狐狸精。”

    “啊?”

    “上官兄,嫂子,我先走了,甜甜姐那么好,对我好,对我哥更好,可不能让她被坏女人欺负了,我该日再来。”

    然后风一样的走了。

    独孤月呆住了,指着他离去的背影:“他,他,他以为我说的嫂子是他亲哥的女人?”

    独孤月快被气炸了,这叫什么事?

    上官流觞无奈叹息一声,突然就抱起独孤月往房间走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