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24章 去哪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赵智远的那个乌龙,让独孤月郁闷不已,嫂子嫂子。他口口声声的喊着自己为嫂子,又从未听过他说赵明远还有一个未婚妻,还有一个女人被他叫做嫂子。怎么突然就想到是其他人了呢?独孤月表示不懂赵智远的脑回路是怎么一回事。

    而赵智远蹭蹭蹭的跑回去,一脚踢开书房门。嚷嚷着:“哥。哥,出大事了。”

    赵明远看了一眼被毁掉的那页账本,如此莽撞的人怎么就是他的弟弟呢?赵明远无奈的摇头。

    “哥。你怎么还有心思坐在这里。”赵智远从门口跑过来,不满的看着他慢悠悠地样子,事情都十万火急了。那账本又不会没了。可是万一甜甜姐被气着了,可是会退婚的。

    “你如此莽撞是否有我告知娘亲让她罚你?”赵明远早就习惯了赵智远时不时的踢他的书房门,从最开始的心惊。到现在的习以为常。赵明远已经不相信赵智远会有什么正紧的要事。

    “罚我?”赵智远愣了一下:“哥。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情跟我开玩笑。我有没有犯错,你听好了现在是大难临头了。”

    “什么事?”赵明远把笔放下。对他说:“你闯了什么祸?”

    “我?我没闯,闯祸的是你,你竟然招蜂引蝶。”赵智远气愤的说。

    “噗……”赵明远刚喝进嘴里的茶彻底的喷了出来。

    “你说什么?”

    被落了面子的张巧巧回到家中发了一顿脾气。满地狼藉,她身边的一人悄悄的退出,匆匆的离去。

    张睿哲听了手下人的报告,气得将手中的杯子捏碎,“她想做什么?明眼人都看的出他们不可惹,她竟然当着人家的面想要勾引人家的夫君,她还要脸吗?真不知道云姨娘是怎么教的,如此自以为是,总有一天惹祸上身。”

    “你招蜂引蝶,我告诉你了,嫂子我就认甜甜姐一个。”赵智远抬着头看他。

    赵明远听了哭笑不得:“我这些天都在家里,怎么就招蜂引蝶了?”

    “你不用狡辩了,上官嫂子都跟我说了。”赵智远一副我什么都知道了的表情。

    “她?她跟你说什么了?”赵明远皱眉,这是挑拨离间吗?可是为什么?赵明远微眯着双眼危险的看着赵智远,不用说,一定是这混小子听错了。

    “张巧巧想当我的嫂子。哥,你可不能被她迷惑了,可不能对不起甜甜姐。”

    “你确定?”赵明远狐惑的看着他。

    “当然。”他肯定的说。

    “她的原话是什么?”

    “他们今日去报名排位赛,结果被人欺负了,我跟她说‘嫂子你们放心,我会处理的。除了他还有谁吗?’然后嫂子说‘有,张巧巧’,我疑惑怎么就出了个张巧巧,嫂子又说‘对,她想当你嫂子’,看,这就是嫂子跟我说的,不信我们可以去找她来对质。”

    赵明远终于知道来龙去脉了,对自家弟弟也真是佩服的五体投地了,这不明显的独孤月口中的嫂子是她自己嘛,口口嫂子嫂子的喊着,关键时刻却想不到人家,这也能误解,也真是佩服了:“你,出去。”

    一夜好梦,独孤月起来,早就把昨天那一点点的小插曲忘在脑后。

    然而,想了一夜也没想清楚为什么哥哥不理他赵智远,早早的就坐着马车来到明月客栈,跑到独孤月他们的房门前,刚想敲门,就被刚开门的上官流觞看到了,举着的手尴尬的放下,“上官兄,早。”

    上官流觞不动声色的看着他。

    赵智远被看的发毛:“我,我来找嫂子,问……问她昨天的事。”

    “等着。”说完,随手关门,转身回去了。

    上官流觞走到床前,伸手轻轻地在独孤月的脸上来回抚摸,想到昨日她被赵智远气得,整个人郁闷的小孩子的样子,上官流觞就露出了浅浅的笑容,美得惊心动魄,可惜无人欣赏。

    独孤月醒来,就看到上官流觞坐在桌子前面,望着她,四目相对,独孤月噌的一下,脸就红了。“早安。”

    “早安。”上官流觞走过来,丝毫不提赵智远来了。

    “可还好?”

    独孤月白了他一眼,假惺惺的。

    径自穿好衣服起来,接过上官流觞打的洗脸水洗漱一番。

    “今日我带你去一个地方。”上官流觞贴心的拿出手帕帮独孤月擦手。

    “什么地方?”独孤月很喜欢上官流觞这样帮她擦手,轻轻地按摩,很舒服。

    “去了就知道了。”上官流觞摆明吊着独孤月的胃口,无论她如何撒娇威胁,都但笑而过。

    独孤月眯着眼看着上官流觞,想要从他脸上看出一点什么,结果什么也没有,独孤月暗自咕噜了一声,却没有继续追问。

    反正到地方就知道了,这路程又不是要走上个十天八天的,今日就能知晓的事情,她何必要去磨着上官流觞非得此刻知晓呢?

    “一定要去?”不必要现在去,但是跟上官流觞讨价还价一下还是可以的,没道理总是她吃亏呀。

    “不想?”上官流觞看着她,终于擦好手了,一边拉着她走到桌子边坐下,一边问。

    “不想。”独孤月摇着头说,一边思考着可以向上官流觞提的条件。

    “那就不去了。”上官流觞直截了当的说。

    “呃……”独孤月要被他气死,顺着一下要死呀,本来应该劝她说一定要去,或者霸道的语气强硬要求她要去,没得商量,但是,这是怎么回事?

    独孤月承认自己震惊到了,完全出乎意料的回答。

    “我叫小二送菜上来,可好?”上官流觞看了下时间,好像到饭点了。

    “不好。”独孤月瘪瘪嘴,郁闷了,这到底是想不想带她去呀,想的话为何又如此轻易地说出不,不想的话,又为何要提议?

    独孤月现在恨不得一拍桌子然后一手插腰一手指着上官流觞破口大骂,质问他是什么意思。

    上官流觞也不含糊:“先吃饭吧,今日内,就是你不想去我自是不会带你去的,不过,我相信你肯定想去的。”

    独孤月看着他,什么叫做她肯定想去?独孤月不停地吸气、吐气,告诉自己要冷静,好不容易将满腔怒火压了下去,独孤月扯出一个很假的笑,看着上官流觞。

    好吧,她确实想去,真不知道上官流觞怎么就如此恶劣了。

    “好,我去,要是不让我满意了,你就给我等着。”然后看也不看他,“我饿了。”

    可怜的赵智远等了一大早上,他就去上了个厕所回来就被告知独孤月跟上官流觞出门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