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25章 忘了,拍卖会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独孤月不自觉地皱了皱眉,却什么也没有问,也不似以前那般靠着上官流觞坐着。此时独孤月一人坐在上官流觞的对角。

    上官流觞对独孤月这种小孩子气的行为,挑眉,也没有执意将她抱在怀里。就这么静静地看着独孤月扭着头看外面。

    独孤月知道上官流觞在看着她,那灼热的视线。就是想忽视都不行。独孤月暗自叹气。好像从成亲以来她跟上官流觞交手就总是吃亏,好吧,不是所有的时候上官流觞都依着她。她可以肯定,他就是故意激怒她,故意看她被气得炸毛的样子。

    独孤月忍不住唏嘘。上官流觞这是什么恶趣味呀。自己也是,怎么就着了他的道呢?他闲着没事找事,不理会他不就成了。

    每天就在上官流觞给的惊喜和故意挑衅中过去。独孤月觉得自己应该好好地反省反省了。以后不能让他的恶趣味得逞了。否则会没完没了的。

    独孤月都觉得上官流觞时不时把她当宠物在养,平常宠的很。又时不时的逗一下,把自己惹炸毛了。又想法设法的给自己惊喜。

    独孤月对目的地还是很好奇,但是她绝对不会去问上官流觞到底去哪。

    马车穿过郊区,驶向了一座城堡。

    这里即将举行拍卖会。

    “这里……”有什么特别的吗?

    “拍卖会。”上官流觞慢悠悠地吐出三个字。

    独孤月恨不得将他的脸给撕碎了。有必要如此惜字如金吗?多说几个字会死呀,装深沉。

    好吧,他本来就够深沉的。

    独孤月从不认为自己是一个没有忍耐力的人,想清楚之后,对于上官流觞的这种行为,独孤月视而不见,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进去做什么,总会知道,不是吗?独孤月挑眉,往里走去。

    上官流觞看着她,笑了笑,跟了进去。

    之前独孤月还在修炼的时候,赵明远就给他送来了邀请函,连城一年一度最大的拍卖会。

    原先,上官流觞是不准备来的,但是赵明远说这里将会拍卖一种草药,正是独孤月想要的九阳紫域花。

    九阳紫域花现在独孤月还用不到,但是有备无患总比要时却连个影子都找不到的好。

    他们一来到门口就有人来接待:“可是上官公子跟上官夫人?”

    独孤月扭着脖子看上官流觞,眼里满是疑惑,他什么时候来过这?

    上官流觞点头:“嗯。”

    “赵大公子吩咐小的在此等候二位,位置已经准备好了,请随小的来。”

    独孤月恍然大悟,原来是赵明远牵的线呀。

    走到二楼,进入包厢,独孤月往下看到大厅内已经坐满了人。

    “你有什么要买的吗?”这种什么都不知道的感觉糟透了。

    上官流觞看着她,无声的指了指自己的脸颊。

    独孤月气乐了,这个男的都这个时候了还以为自己会像以前那般被他逗着玩。

    “没有也没关系,我可是听到下面的人说了,一年一度的拍卖盛会,来见识一下也是好的,对吗?”独孤月淡定地点头,好像对此很是满意。

    余光看向上官流觞,果然见他笑容僵硬,手指还点着左脸,看到这样的上官流觞,独孤就觉得满满的喜感,一扫之前的抑郁,这场拍卖会也变得喜闻乐见了。

    上官流觞看着独孤月那得瑟的样子,皱了皱眉,叹息一声,好似在可惜什么。

    独孤月暗骂一声色胚。

    在包厢的人无疑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人,能在这里预约到包厢的人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独孤月他们的包厢虽然不是最好的,但也算得上上等包厢,而且视线极好对底下拍卖的物件看的一清二楚。

    “咚咚咚……”一阵敲门声响起。

    赵明远进来意外的没有看到赵智远,心里疑惑那小子不是一大早就去找他们了吗?怎么没有跟着一起来?

    上官流觞见他疑惑才后知后觉的想起,他把赵智远忘了,上官流觞闭口不提,独孤月则完全不知道,他淡定地喝茶:“赵公子有事?”

    独孤月一听,有奸情,什么时候见他如此有礼的叫人家赵公子了?平时不就两字‘有事’就搞定了吗?

    独孤月愣了一下,是发生过什么事吗?

    “在下来看看你们这是否合适,要不要去一号包厢,我爹也在呢。”赵明远对于赵智远没来也不放在心上,以为他是自己有事或者不愿来。

    “这里就很好了,去就不必了,代问令堂好。”独孤月笑着对赵明远说。

    虽然疑惑他们是怎么勾搭上的,但独孤月秉持着好奇害死猫,也不问,上官流觞自己老实的交代还好,不然……她真的会郁闷死的。

    赵明远想向他们打听一下赵智远去干嘛了,但一看到上官流觞那冷冷地眼神,赵明远就歇了,“那在下就不打扰了,拍卖会也快开始了。”

    “好的。有空再聊。”独孤月对着走到门口的赵明远说。

    赵明远差点被摔死,深吸一口气,对着里面的狡猾腹黑的两人点点头,走了出去,顺道还帮他们把门关上。

    “哈哈,不就是一句再聊吗?看把他吓的。”独孤月忍不住笑出来。

    “他胆小。”上官流觞神来之笔。

    “噗……担小!他一豪门大公子胆小?睁眼说瞎话的功夫越来越熟练了。”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上官流觞很高兴自己终于又把自家夫人哄好了。

    “你是说我爱说瞎话?”独孤月睁大了眼睛,她说的都是事实好吗?

    “不,我是说你会像我一样会说瞎话的,这叫夫唱妇随。”上官流觞用力地点头,表示自己说的都是真的,并且向着这个方向努力。

    独孤月无语,她一点都不觉得睁眼说瞎话是什么值得炫耀的好嘛?

    “对了,之前赵明远吞吞吐吐的事想说什么?告诉你别再睁眼瞎话的说,否则后果自负。”后面四个字独孤月死咬着牙一个字一个字的蹦出来的,让上官流觞好好掂量掂量应该如何说。

    “赵智远来找你了。”上官流觞完全不觉得这个也应该吊着独孤月的胃口,他刚刚把人哄回来可不能在逗了,还是直说的好,过犹不及的道理他还是知道的。

    “什么时候?我怎么不知道?”独孤月傻眼了,她好像一直没有见到赵智远吧。

    “在你还没醒的时候。”

    “哦,那他找我什么事?”

    “没问。”

    “那他什么都没留就走了?”

    “不。”

    “他留了什么?”

    “忘了。”

    “别开玩笑了好吗,亲爱的,你的记性怎么可能会忘。”

    “忘了他还在客栈等你。”

    “……”独孤月。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