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26章 拍卖,钱少勇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紧急公告:打开慢或无法打开请访问备用站:求书帮https://www.qiushubang.com/

独孤月默默地为苦苦等待了一早上的赵智远默哀三分钟,不要怪她不理他,只能怪他自己他们走的时候干嘛不拦着。

    赵智远感受到了深深地伤害。他只是去上了趟茅厕而已。

    独孤月其实还是好奇上官流觞想要买什么,但是看他那样子应该是不准备给她解惑了。

    独孤月瞪了他一眼,不说就不说吧。就不信她不能在那东西出来之前猜到。

    独孤月拿着拍卖的单子,一个一个的对。总会找到上官流觞想要的。

    昆仑剑。肯定不是,他不用剑,这剑也不适合她。下一个,大师级灵元丹,她都卖出去不知道多少……

    看了将近四分之三了。还是没有找到。难道他只是来这里喝茶的?打死她都不信上官流觞会做无意义的事,也许事压轴的也说不定。

    独孤月眼睛一亮,直接翻到最后一页……七星连珠。强化宝石。

    独孤月失望了。这明显就不是上官流觞要的。难道真的只是出来散心?

    不……独孤月摇头,上官流觞不会什么都没有救吊她胃口。虽然很讨厌他吊胃口,但是不得不承认每次答案揭晓的时候她还是有惊喜到。所以不会什么都没有的。

    独孤月给自己打气,然后继续翻剩下的。

    “流觞!”独孤月兴奋了,激动了。这是什么?九阳紫域花,可遇不可求的九阳紫域花,她还以为不知要到猴年马月才得以见到所谓的九阳紫域花,没想到,近在咫尺。

    按理说九阳紫域花比七星连珠等客宝贵多了,但是宗师级炼药师本来就少,而这种草药除了炼制对突破宗师级炼药师有奇效外,不能治疗其他的任何疑难杂症,甚至什么也不能用,句跟一棵普通杂草一般,所以被混在了最后四分之一里。

    “喜欢吗?”上官流觞抱着扑过来的独孤月,感叹颇深呀,软香窃玉在怀,手也不规矩的滑动,他已经近乎一整天没有抱着怀里的人儿了,甚是思念。

    独孤月心情好,也不跟他计较。

    盼星星盼月亮的,终于把九阳紫域花盼出来了,千呼万唤始出来,犹抱琵琶半遮面。敢不敢把盖子掀了。

    主持人好像知道独孤月的心思一般,将上面盖着的布掀开。

    “这就是传说中的九阳紫域花,它圣洁,高贵,洁白如雪,是每个准宗师级炼药师梦寐以求的药材……”

    一大段华美夸奖之词之后,终于迎来了拍卖:“底价三万青色晶石,每次加价不得低于五千。”

    底价一出,底下就议论纷纷。

    “如此高的价格,原先我还想着拍回去说不定哪天就能帮上一个炼药师呢,不过照现在看来还是算了吧。”

    “对呀,谁知道能不能用上,这可是不便宜。”

    “谁的晶石也不是凭空出来的,还是不要为了这些浪费了的好。”

    ……

    当然,这些都是对于普通叫价者而言,对于那些有钱有势的人,他们向来喜欢有所准备,拍下这九阳紫域花虽然有些贵,但投资总要有风险的。

    “三万五!”

    “四万!”

    “四万五!”

    ……

    “十万!还有没有?还有没有出价比十万更高的?十万一次!十万两次!十万……”

    “十万五”

    “竟然还有人加价呀。”

    “之前好像一直没有动静,怎么这会儿叫价了?”

    “包厢里的是谁呀?”

    “查到了吗?”

    “包厢是以赵家大公子的名义包下的,不过他没在里面,好像里面的是一对年轻夫妇。”几乎所有包厢的人都派家丁去打探消息。

    “还有没有人要喊价的!十万五一次!”

    “十一万!”

    “十一万五。”独孤月丝毫不紧张的喊着,她不认为那个人会跟她杆上,毕竟这九阳紫域花对他们来说只是一场投资,没必要花费太多成本,否者就得不偿失了。

    “咚咚咚!”

    “请进。”

    “两位公子夫人好,小的是钱家小厮,我家少爷让我来问一下,二位是否对这九阳紫域花势在必得?若是不是,能否割爱?”

    “很抱歉,这个九阳紫域花我们需要的。”独孤月对来人说。

    “你觉得钱家是什么意思?”独孤月问上官流觞,拍卖来问问而已,还以为是来恐吓的呢。

    “试探。”上官流觞说。

    “试探?想要知道我是否是准宗师级炼药师?”独孤月震惊了,一个小厮就能看出她的等级吗?不会吧。

    “有一种人,不能修炼却能够看出所有人的武力值,精神力。”开始他也觉得匪夷所思,但是看到那个小厮之后,上官流觞觉得也许是真的有这种人的存在的。

    “十一万五三次!好,恭喜九号包厢的顾客。”

    “我们是否需要去见见赵家主?”独孤月开始觉得去不去无所谓,但是人家帮了这么大的一个忙,不去说声谢谢,就太过了。

    “去吧。”上官流觞看出了独孤月的心思,也乐得顺着她。

    “来人。”

    “请问有什么事?”

    “将这瓶东西送到钱家少爷的手中,你应该看到之前是哪家的小厮进了我的包厢吧。”独孤月看着小厮说。

    “是,小的知道。”

    “老实的送过去,不然他们查出来了,就要小心你的小命了。”贪婪有的时候会使人迷失,明知不可为却还是一意孤行,独孤月不得不提醒一下。

    “夫人放心,小的明白,我们拍卖会的规矩是很严的,不会出现您不乐意见到的事情。”只说不了意见,没说是什么龌蹉的事,他知道有些有钱人很忌讳这些,所有每次他都是小心的应付着。

    “很好,这个给你。”独孤月赏了他一颗青色晶石,这已经是他大半年的收入了。

    “钱公子,九号包厢的夫人就小的拿了这瓶东西过来,您看看。”

    “倒是个会做人的。”

    “等一下,表哥,你就这样打开吗?万一这是歹人要害你怎么办?还是小心些才好。”钱少勇刚要打开就被一个娇滴滴的声音阻止了。

    钱少勇厌恶的看了她一眼,不着痕迹的避开她,将瓷瓶收入储物戒指。

    真是不明白这样的白莲花怎么就是他的表妹呢?还妄想嫁给他做妻子,这样的就是做妾他都不要。

    白莲花见钱少勇不理她,眼泪立马流了出来:“表哥,我只是担心你,你怎么能……怎么能如此待我?”

    钱少勇烦躁的看了她一眼,别人身边的是貌美如花的贤内助,他的却是一个表里不一的白莲花,真是怎么看怎么厌烦。

    “够了,整天哭哭啼啼的,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怎么你了。”说完就起身走了。

【紧急通告】最近经常发现追书帮打不开,请记住备用站【求书帮】网址: m.qiushubang.com 一秒记住、永不丢失!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