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27章 打赌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意外的看到独孤月他们来访,赵家主起身相迎,他可不认为他们时小辈就自拿身份倚老卖老。且不说独孤月他们不仅救过他的儿子,虽然是付钱了,但若不是危机时刻他们好心相救恐怕小子也不会活着回来。卖给赵家大量的丹药,虽然是钱货两讫的交易。但是没点交情有晶石都买不到。连城有多少人想要买去了。

    更何况从他们的一言一行,是中央大家族出来历练的可能真的非常大,这种人就算不能结交也不能得罪了。

    “赵家主客气。是晚辈的不是理应前去拜会的。”独孤月想这赵家主倒是个明白的,他们这些无权无势且有是晚辈的,换做别人不高高在上的冷眼嘲讽。就不错了。更别说起身相迎。

    上官流觞看赵家主的作为和独孤月是同一个想法,对着他点头:“赵家主。”

    冷冷地一声,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来找茬的。

    赵家主听说了上官流觞的为人。也知道他这人傲而冷。但却没想到在他面前亦是如此。

    独孤月捅了一下上官流觞。赔笑道:“赵伯伯别在意,我家夫君人就这样。从小养成的坏毛病,性格使然。并无不敬之意。”

    “爹,快让上官兄他们坐吧。”赵明远连忙打圆场。

    独孤月扫了一眼,拒绝道:“不了。就过来打声招呼,我们还有事,就先走了,谢谢你的请帖。”

    独孤月想就此离去,但想到可能赵智远又去厕所了,就问道:“赵袁没有来吗?”

    “我也不知他去哪儿了,今日倒是一大早就出去了,着实奇怪,往日像这样的场合他是不会错过才对的。”赵家主疑惑地说,看向赵明远询问他是否知道些什么。

    赵明远摇头,没有见到独孤月他们按理说他也该来这里才对呀,也许碰到什么事了吧。赵明远不免有些担心,不知道是否是许家又使坏招。

    独孤月不动声色的看了眼上官流觞,发现后者面无表情,毫无愧疚的于她对视,好吧,她还是小看了上官流觞无动于衷的本事,就算赵智远还一直等在明月客栈他也不会为此皱一下眉头。

    这独孤月倒是猜错了,一大早上开门就碰到一个男的说来找他夫人,上官流觞就已经皱了眉头,冷冷地一句“等着”就打发了人家,只要是个男的就受不了这种情况。

    所以上官流觞毫无愧疚的带着独孤月出门了,而且不给赵智远说一声,他爱等着就等着呗,反正他和亲亲夫人出门了。

    坐在马车上,独孤月时不时的抬头看上官流觞一眼,几次欲言又止。

    上官流觞嘴角微微的抽了一下,略带无奈的摇头,叹息道:“有话要同我说?”

    独孤月犹豫了一下,这才说道:“你说赵袁不会害在客栈等着吧。”

    “你担心他?”上官流觞微微发酸,这该死的赵智远,阴魂不散,吸走了月丫头的注意力。

    独孤月摇头,看着他不语。

    上官流觞微怔,试探的问:“真的?”不待独孤月开口他并再次说道:“其实我虽恼他一大早就过来,不过我让他去等着,也是怕吵到你睡觉,后来你生气不理我,我并想着要讨你欢心,希望尽快来这拍卖现场,将她忘了不是很正常吗?他又不是我的谁。”

    对其他人,他从未放在心上,当然上官佑安也分去了他的一点心思,但那跟独孤月比起来就不值一提了,赵智远他不否认是故意将他遗忘,但跟独孤月不能直说。

    独孤月当然知道上官流觞的小心思,微微轻笑着说:“我知道,他是何人值得我与你生气?”

    她真的不是为了这个生气,她只是在想排位赛的前十名者可以进入游龙幻境寻找适合自己的武器,那么,她能进入前十的可能性有多大?

    排位赛团体的,第一名可带五位弟子进去,第二名可带三位弟子进去,第三名能带两名弟子,而从第四到第七均可带一名,其他的就对不起,等下一个排位赛。

    至于单人赛就简单多了,直接前十名进去。

    “你没生气?”上官流觞眉头微微一挑,“那你究竟想说什么?”

    “十天后的排位赛你觉得我有可能进前十吗?”独孤月皱着眉头问。

    上官流觞略带错愕的说:“你不是要的第二吗?”

    独孤月忍不住翻白眼,她就知道会这样才不想说的,第二那是原先开玩笑的好吗?她有几斤几两自己还是知道的,其不说别人,就是赵明远她就已经比不过了。

    “你觉得呢?”独孤月一个字一个字的往外蹦,恼羞成怒的成分大些。

    “这不是还有十天吗?你的空间随着你修为的提升,已经是外面的十倍了,一百天的时间,你还担心什么?”上官流觞在独孤月的脸上轻啄了一下,对她很是信任,十天时间足够她进步不少了。

    “……”独孤月依偎在他怀里竟无言以对。

    “哪有如此简单呀,你就不能给我一个可靠一点的忠顾吗?”独孤月不满的用头撞击他的胸。

    “为夫相信你能做到的。”上官流觞抓着她的手,微微放到自己的嘴里,轻轻地咬了一下,“为夫说的都是真的。”

    上官流觞说的都是实情,他对独孤月真的很相信,她的修炼条件比起一般人要好的太多,而且,独孤月的天赋不是一般的好。

    “痛!”独孤月轻呼一声,瞪他一眼,就不能老实一点吗?

    “好吧,总之不行也没办法。”独孤月抽回自己的手,轻轻地揉了揉被他咬得地方。

    上官流觞将手抓回来,轻轻地摩挲着那个浅浅的牙印,暗暗叹息一声:“一定能行的,不如我们打赌?”

    “打赌?”独孤月抬起头看着他,似乎对他的提议很意外的。

    上官流觞点头,眼底闪过一丝狡诈:“对呀,如何?”

    “赌注是什么?”独孤月已经很久没跟人打赌了,不是说她乐衷于次,而是到碧月大陆之后她就在没有打赌输过了,对这个提议没什么反感的。

    独孤月忘了的是,跟她打赌的从来就不是上官流觞。

    “一个条件。”上官流觞美滋滋的想着,这个条件可不能现在说,现在说了,独孤月十有八九的要不同意了。

    “什么条件?”独孤月追问道。

    “随赢着提,如何?月丫头不会不敢吧?”上官流觞似笑非笑地看着独孤月,好像在说不敢就当他没提过。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