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28章 嘟嘟,独孤月后悔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独孤月一看到上官流觞那奸笑就觉得自己上当受骗了,一路笑眯眯的,真让她感到郁闷。为什么有一种被算计的错觉?

    上官流觞手里的茶一直犹豫着要不要递给独孤月,怎么觉得一杯茶不是降火而会引起一场火灾呢?他微微转眸,还是决定马蜂窝也好不捅了。最后只会把她蛰了,到时候心疼的还得他自己。不过祸水东引他还是会的:“就快要到客栈了。先喝口茶吧,不然,你该没精力应付赵袁了。他可是很难缠的。”

    独孤月接过水,猛地一口全喝了:“他找我什么事?”

    “不知,他呀。一大早就风风火火的跑来。真是太没有礼貌了。”上官流觞泼脏水泼的毫无压力,赵智远是什么?他不知道。

    独孤月莫名其妙的看着上官流觞幸灾乐祸,这是他会跟她说什么不好的吗?

    独孤月决定不理赵智远。谁叫他上次来那一次乌龙的。嫂子嫂子的都是叫的假的。哼,独孤月不想再理他了。

    见独孤月鼓起腮帮子。更生气了,上官流觞眉头紧紧地皱起来。赵智远那小子没用。

    “他上次还说什么嫂子什么甜甜姐的,他太过分了,明明说的是我。他却硬是扯到别人身上了,他是觉得我多没用魅力吗?认为张巧巧不屑做我的情敌?”独孤月闷闷地说。

    赵智远听到了非得喊冤,都冤死了,哪是她没有魅力呀,实在是她的魅力太大,上官流觞的整颗心都在她身上,对着她各种宠溺各种爱,对着其他人要多冷漠多冷漠,那眼神就能将人杀死一般,吓的不敢动。

    谁知道竟然有人敢找死直接上去找独孤月示威呀,也不怕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这也不一定都是坏事呀,你想呀,赵袁的嫂嫂以为那个女的真的想要抢赵袁他大哥,那么她总该着急吧,到时候不用你出手就有人帮你出气岂不好哉?”上官流觞觉得,赵袁今日说不定就是反应过来了,以为他们拿他当炮灰,让他去跟那个女的对上。

    独孤月想想,也对,确实如此,那么好像也没有必要生气:“如此说来,我今日需要好好招待他?”

    “不,无需,你冷着他,说不定他就以为你还在为他误会了生气。”看他的理由多么的高大上,完全的计策,任何跟独孤月接触的雄性生物他都要严格防范。别看赵智远现在没有非分之想,但谁知道呢?独孤月如此出众,什么时候动心了都不知道。

    “你说的在理,就这么办。流觞,你真是太聪明了。”独孤月毫不吝啬地夸奖。

    “嗯,所以你都不要理他了。”上官流觞煞有介事的说。

    独孤月嘴角微微抽了一下,她好像高估了上官流觞,他的原意好像是让她跟赵智远分开,这算是一种吃醋的行为吗?天知道她只跟赵智远说了几句话而已,没有半点肌肤相亲。

    “最好让他一直以为你在生气,这样说不定他就不会来烦你我了,而且好会对我们心怀愧疚,不会怀恨在心。”上官流觞面不改色的继续说。

    独孤月抬眸看着他,不知该气该喜,翻了个白眼,决定不理他。

    上官流觞说着说着发现不对劲了,独孤月直勾勾的看着他,他怔住了,下意思的吞了口口水,心虚的说:“怎么了?”

    “流觞,你怎么就如此能说会道呢?外人只以为你沉默寡言,却不知你比我能说。”独孤月看着上官流觞呆愣的样子,心里的那一点郁闷一扫而光。

    上官流觞看着她,闷声道:“憋着笑不累吗?”

    独孤月点头,累呀,她都要忍不住了,但是她不敢呀,这可是在外面,她可不想被当成疯子围观。

    “看着为夫这样,你很高兴?”上官流觞望着她的深邃眸子里隐隐含着几分不满,声音里郁闷居多。

    轻轻地将她揽入怀里,惩罚一般的咬了一下她的脸颊。

    “高兴呀,流觞你真是太好玩了。”独孤月点头,丝毫不在意被他咬了一下,反正不痛不痒的,有什么关系。

    “好玩?”上官流觞危险的看着她,威胁意味十足。

    但是独孤月不怕他,笑的更欢了:“你就是个地地道道的忠犬,就是不知道未来嘟嘟会不会也像你一样。哎呀,我们的嘟嘟就不知道要便宜给哪个小姑娘了。”

    便宜?是否意味着独孤月觉得嫁给他很幸福呢?上官流觞再次将她紧紧抱在怀里:“舍不得?那就叫他晚些成亲好了,总要让你满意了在成亲。”

    “这可就不一定了,说不定我们还没有回去,他就已经娶妻了,而且说不定到那个时候我就当奶奶了。”独孤月笑眯眯地说,想到以后一家人在一起的情景就止不住的想要笑,嘴角的幅度不停地往上扬。

    “肥水不流外人田,到时候就看看仙儿是否成亲生子,若是能生个妹妹的小仙儿的话就好了,亲上加亲。”独孤月又说。

    “嗯,这样也好。你说仙儿跟南极有可能吗?”上官流觞忽然想到曾经宇文南极总是痴痴地望着木仙儿,应该就是喜欢她的吧。

    不想,独孤月却是摇头:“仙儿对南极好像没有心思,对我们身边的人好像都没有。”

    “好了,别想了,我们只要记住我们以后可以当亲家就好了。”上官流觞说。

    对上官佑安,上官流觞觉得,也该是一个风华绝代的人才配的上。

    木仙儿天赋不错,人也不错,也许由她生出教导的女儿才能配的上嘟嘟。

    “嗯。”木仙儿的宝宝还没有影呢,而且他们相距何止千里,就算他们在这里想好了,木仙儿也不一定能够跟他们心有灵犀的知道他们在想些什么。

    木仙儿肯定会让还在自由恋爱,最多也就提意见,干涉什么的,木仙儿不一定会。若是如此,就算木仙儿真的生了女孩,也不一定真的能成为亲家。

    想到这里,独孤月又郁闷了,她家嘟嘟呀,不在身边真的很不放心。

    木仙儿就算能够待他很好很好,也不能代替她跟上官流觞,母爱、父爱,是每个孩子健康成长的需要,她开始后悔没有等嘟嘟长大再来中界了。

    独孤月紧紧地环着上官流觞的腰:“流觞,我后悔了,我想嘟嘟,我好想嘟嘟……”

    独孤月无言的哭泣的,她真的后悔了,儿行千里母担忧,为何她要自己离开儿子呢?原本儿子长大了就会离开她,她的一生只有下半生能够跟儿子在一起,可她却还把这一半的时间浪费掉了。

    上官流觞轻轻地拍着她的背,安慰她。

    “嘟嘟会理解的。”是的理解,上官流觞只能这样安慰独孤月,“仙儿很好,她会把我们的儿子教的很好的,一定会让嘟嘟心里对我们崇拜的。”

    “可是,仙儿好,是仙儿好,不是我们,难道我们身为父母真的可以靠这些来推卸自己的责任吗?”

    相视无言。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