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31章 出其不意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轮到独孤月已经是第二天的倒数第二轮比赛,在上官流觞之后再也没有出现一招制敌的现象,而独孤月的上场。让赵智远热血沸腾,上官流觞的奇迹也许他的妻子可以延续。

    “睁大双眼看好了,嫂子肯定会一招制胜。所向披靡的。”赵智远自豪的样子,仰着脑袋。脸上洋溢着炫耀的笑容 。

    上官流觞淡淡地扫了他一眼。心思早已转了几个来回。

    赵智远打了个冷颤,莫名的摸摸鼻子,现在的天气也不冷呀。然后没心没肺的继续为独孤月加油打劲,完全不知道自己已经被上官流觞打上了远离的标签,以至于后来也不明白为什么会一路都倒霉透顶。

    独孤月不紧不慢的走向第三区。看到从对面出现的身穿黑袍子的男人。应该就是抽到四十六号的选手吧,独孤月想着。

    昨天比赛结束,赵智远就把收下收集到的信息一股脑的倒给独孤月。所以独孤月知道眼前这个人名唤胡一鸣。没有显赫的出身却拜在名师门下。在连城也算个风云人物。

    独孤月看着他,明显的看到他紧紧皱起来的眉头。接住并看到他冷哼一声,不理独孤月直接往比赛区走去。

    独孤月被他弄得莫名其妙的。看到他眼底的蔑视,配合着他不可一世的嚣张的话,独孤月才知道原来人家是歧视女性呢。把自己的对手是个女的视为奇耻大辱。

    “我不打女人,劝你自行认输下去。”胡一鸣皱着眉头说。

    独孤月被气乐了:“哦?你不打女人吗?那岂不是更好,你自行放弃不是更能显示你的君子之风吗?”

    “你……不可理喻!”胡一鸣一甩衣袖,冷冷地说。

    “不可理喻?我吗?还没开始你就叫我下去,不可理喻的人是你吧。”独孤月似笑非笑地看着他,这种人自以为了不起,不过是虚有其表罢了。

    “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

    “骑着白马的不一定是王子,可能是唐僧,文质彬彬满口之乎者也的不一定是君子,也可以是小人。”独孤月笑着说,然后以只能两人听到的声音说:“同样的,说不打女人也可能是怕被女人打败了,等着吧,我会将你打败的,在在众目睽睽之下,你准备好受辱了吗?”

    “你!”胡一鸣最注重的就是面子,被她这么一激,好像看到自己从此被人嘲笑一般,双目通红,瞪着独孤月,什么不打女人早已抛在脑后,恨不得立马上去将独孤月撕裂,好在理智还是战胜了冲动。

    独孤月好笑的看着他,这就是所谓的不打女人?

    独孤月双手环在胸口,好整以暇的看着被激怒的胡一鸣深吸气来调整自己,不让自己看起来很愤怒。

    “不用如此紧张,我一介女流之辈,你还怕不成?”独孤月怎么会让他得逞呢?愤怒的情绪会让人失控,失去冷静思考的能力,这样的人破绽会暴露出来,一览无遗。

    比赛开始的锣鼓敲响,胡一鸣早就忘了自己一开始就说的不打女人,一掌打过去。

    独孤月轻轻一跃就避开了。

    上官流觞在那人一出现就做出了分析,经过仔细的演算,反复的推敲,确定他不是独孤月的对手之后,整个人慵懒的靠在椅子上,欣赏着舞台上心爱之人的风采。

    赵智远快要被胡一鸣的无耻恶心到了,什么叫做不打女人?最先出手的是谁?你好得装也装到底吧,比赛一开始你就主动攻击,还能不能更恶心人?什么叫做唯小儿与女子难养也?胡一鸣看来就是名副其实的小人吧!

    赵智远拍着桌子嚷嚷着:“小人,无耻小人,简直太恶心人了,做不到让别人先出手,就不要说什么大话来恶心人,恶不恶心呀!”

    四周的人听到了,也纷纷附和着点头,确实如此,在比赛上不分男女,以实力取胜,若是开始不说大话,那么也不会有人觉得他先出手有什么不妥,掌握主动权是没有人能够去责怪的,因为每个人心里都有求胜欲但是最开始他摆出来的那个态度就让人觉得他应该让人家小姑娘先出手,否则有失君子之风。

    他们的言论在比赛中的独孤月跟胡一鸣都是听到了的,因此才让胡一鸣更为气恼。

    本来,胡一鸣是想借此赢得一个好名声的,不想反而弄巧成拙。

    独孤月冷哼一声,想要踩着她上位扬名,也不掂量掂量自己能有几斤几两。

    胡一鸣的招式更为阴险狠辣了,招招都想要制独孤月与死地。

    独孤月从开始到现在也一直没有反攻,一直用躲避的形势来避开他的攻击。

    渐渐地,独孤月还是精力充沛,而胡一鸣快要体力不支。

    “你,一直躲着有何意义,有本事就直接迎战。”多次没有攻击到独孤月,胡一鸣更为气愤,特别是底下的那群人还不嫌事大,在哪里叫嚷着好。

    说他好久算了,可实际却是在说独孤月避开的好,让他怎能不气?

    “你确定?”独孤月缓缓地说,一边躲避一边练习焰狐的招式来提升速度,真的效果明显。

    “是!”直接击中,他有把握将独孤月打倒。

    “可是,我为什么要听你的?”独孤月笑眯眯地说。

    “你!”

    “怎样?”

    胡一鸣停下来喘了口气,对独孤月说:“你不就想着耗尽我的体力你好捡个大便宜吗?”

    “对呀。”独孤月眨巴眨巴眼睛,一副我就要如此做,你待如何的样子。

    “恐怕你的如意算盘打错了,看看这是何物。”胡一鸣摊开手掌,里面豁豁然是一枚高级灵元丹。

    “这个呀,我也有呀,你看。”说着,独孤月拿出一小瓶丹药倒在手上,“你那是高级,我这是大师级,要给你看看吗?高级的我早就不要了,那些都是要不卖了要不给我的魔宠当糖豆豆吃了的,你如此看重它?要我让我家魔宠让一颗给你吗?”

    “你……”这枚丹药是他好不容易才从师父那里得来的,就是未来以防遇到强劲的对手而他却不敌,将丹药拿到之后,他兴奋地整夜没有睡着,师父将如此珍贵的丹药送与自己是否意味着自己很得师父的心呢?决定要在排位赛上好好地表现以报师父的知遇之恩,哪成想,对方饿丹药比他多,比他高级。

    “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