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32章 礼物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独孤月翻了个白眼,战场上变幻风云,在对敌的时候还能发呆。独孤月也真是醉了。此时不偷袭,老天爷都会看不过去的。

    独孤月一记空间手印砸过去,只听惨叫一声。胡一鸣已经飞下了比武台,躺在了一个大大的手印里。

    在场看独孤月这边的比赛的人。除了上官流觞。各个都傻眼了,这就结束了?之前还被压着打的人这就反击成功了?

    独孤月见裁判还不判是谁胜出了,不满的瞪他一眼。拿出一颗丹药砸过去:“还不判!”

    被袭击,裁判本能的伸手抓住暗器,圆的?摊开手一看。竟然是一颗圆滚滚的丹药。大喜:“判,判,独孤圆获胜。”

    独孤月一回到观众席。上官流觞就起身迎接她。牵着她的手回到座位。独孤月微微一笑:“我回来了,可有让你失望?”

    上官流觞看着独孤月道:“不会。你做的很好。”

    几个字就让独孤月心花怒放,不管别人如何看待她赢得方式。只要上官流觞理解就好。对于胡一鸣独孤月确实有一招制胜的能力,但是,后面的人高手云集。过早地暴露了自己不是明确的选择,除非,你有上官流觞那过硬的实力。

    比赛场上,除了第一天一招制胜的朱昆很上官流觞之外,赢了的人或多或少都隐藏了自己的一部分实力吧。

    朱昆不是说他向上官流觞那么厉害,而是,朱昆原本是地地道道的农民,老实的很,此次若不是为了所爱的人,只怕也不会报名参加什么排位赛吧。

    上官流觞跟独孤月无所谓,但不代表其他人也无所谓,开始的时候,大家只觉得胡一鸣率先出手有失君子之风,而后来独孤月反超赢了,就开始觉得独孤月偷袭乘人之危,独孤月不是没有听到他们的议论,但是无所谓了,反正这些人都是吃饱了撑着没事做。

    而不满的还有赵智远:“嫂子,你为何跟他费如此长的功夫?不应该像上官兄一般一招制敌而胜的吗?”

    独孤月真的不想理眼前这个多嘴的二货:“难道我今日不是一招制胜?”留下这一句话,就跟着上官流觞起身离开了,剩下的比赛,跟他们关系不大,至于最后谁胜谁负他们无从关心,至于最后他们之中胜出的人是否会成为他们的对手,独孤月也表示无所谓,有了第一次的经验,且看了这么多场比赛,独孤月对参赛者的实力也了解了个大概,留下来也只是浪费时间。

    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赵智远后知后觉的发现,独孤月的比赛虽然耗时长,但是,她确实只出了一招。

    同时望着他们离去的背影的不止赵智远一人,青年男女对他们也好奇的很,对于这两个突然杀出来的黑马,他们在此之前完全不知道,看着他们手牵着手离去,无不可惜她(他)已然名花(草)有主了。

    而其中包括他们在报名时遇到的张巧巧,她握紧了双拳,恨不得一道劲风上去将他们握着的手分开,像上官流觞这种如此优秀俊朗的男子,应该是她的。

    张睿哲看到张巧巧嫉妒的眼底发红,知道她完全没有将自己的话放在心上,叹息一声,回去一定要跟父亲好好说说,他们张家要是不想得罪赵家还有那对风华绝代的夫妻,那么最好将张巧巧送走。

    而其他家族的掌舵人则若有所思地看着他们离去的身影,又看看赵家的阵营,叹息一声,若他们不是已经归在了赵家势力,那么肯定会不惜代价的将人吸取过来的。只是他们已经加入了赵家这个强大的势力,那么他们便也只能放弃对他们的拉拢,另寻目标。

    否则偷鸡不成蚀把米,没有将人争取到反而把赵家得罪了,那么就惨了。

    独孤月嘴角微微扬起了一抹笑意:“你说,经过今日,是不是大多数的人都将我的胜利归功于投巧?”

    “很在意?我想,只要那赵家主不是傻子,他应当会明白你是故意而为的。至于其他人,也许一些真正聪明的人也不会相信,不过,那些自大自以为是的人,定是深信不疑的。不过,月丫头为何要如此而为之?示弱,有必要吗?”上官流觞觉得独孤月这样行动的原因,也许不在于最后的取胜,那么这背后的意义是否是他想的那样呢?

    “想知道?我呢当然是为了下注,之前卖丹药所得的晶石,我就想要压进赌场了,这可是晶石来源最快的途径,不过呢,之前我们看到的赌注比列都太小了,那么现在我示弱,大家对我的实力就会重新评估,赌注也会拉大,像这种我们自己知道内幕的为什么不狠狠地捞一笔呢?”独孤月美滋滋的想着。

    上官流觞见她双目炯炯有神,那财迷的样子,可爱的紧,心情大好。“可否要我帮忙?”

    “你?”独孤月想了想上官流觞对着对手示弱,被人追着打的样子,打了个哆嗦,摇头,她还是更加愿意看到自家夫君帅气的一招制敌的样子,简直帅的不要不要的。“我负责赚钱养家,你负责帅气有加。”

    上官流觞直直的看着她,不语,仿佛在抗议着什么。

    “我,我,反正都一样。我们是一家人。”独孤月也觉得好像有点反过来了,有点磕磕绊绊的说,还不忘偷偷抬头看上官流觞的表情。

    “可以。”上官流觞点了点头。

    独孤月愣了一下,随即踮起脚在他脸上亲了一下,笑的一脸灿烂。像上官流觞这种如此厉害的人,稍微有点大男子主义都不会同意独孤月的话,但上官流觞就那么淡定地点头了,这么能不然独孤月欢喜?

    上官流觞的大男子主义不是没有,但是他们又不是没有钱花,这只是独孤月赚钱的一种乐趣,他又为何要拒绝呢?他有着足够的实力让独孤月为他着迷,不需要再这些上面让独孤月不开心。

    “咦,那不是一身蛮力的朱昆吗?”独孤月看到前面的朱昆憨憨的走在大街上,然后在一家铺子前面停了下来,而他的后面跟着三个尾巴,看他的样子应该是没有发现的。

    独孤月看了看上官流觞,眼神询问他要不要管。

    上官流觞点头,这个憨憨的男子为了他的爱情所努力,那么他们帮一把也不是不可以。

    上官流觞走近一些,才发现那个铺子是专门卖女子用的首饰的,他看看独孤月,发现他好像还没有送过独孤月任何首饰呢。

    上官流觞摸摸下巴,或许他需要送点什么给独孤月。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