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34章 后巷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李父从没想过朱昆会完成他的要求,所以他连写信告知儿子都没有,直接就自己一个人喜滋滋的挑着连城一些青年才俊的画像。

    要挑一个最合适的。家世不能太差,否则李亦雯嫁过去就是受苦,也不能家世过高。否则看不起李亦雯,李亦雯的日子也不好过;这个男的要好。不花心有能力。家里的阿妈要温和,脾气好,否则李亦雯过去还不得受婆婆的刁难呀!

    李父一直以为朱昆只有一身蛮力。谁知道他的力气之所以那么大,是因为有力气手环的缘故呢?还因此陷入险境。

    朱昆说到做到,不顾任何人的劝阻。一门心思的报了名。在比赛场上也不知道藏拙,直接就将自己的最大底牌露了出来。也因为这样为他引来了杀身之祸。

    今日,他参加排位赛。第一场比赛就赢了。朱昆很高兴。等一下也许可以让李伯父让他跟亦雯见一面也说不定,那么送她一直簪子好了。

    朱昆手里拿着一支玉簪子。是他生平头一次买这么贵的东西,要了五两银子!

    满心欢喜的他将簪子贴身放在胸口。拍了拍,确认不会丢才出去了。

    独孤月见他完全没有意识到危险的存在,抬头疑惑地看着上官流觞:“他真的不知道有人在跟踪他吗?会不会是扮猪吃老虎?”

    上官流觞百分百确定眼前的憨汉子就是个地地道道的憨汉子。“你以为所有人都和你一样吗?”

    “你的意思是说我喜欢扮猪吃老虎?”独孤月指着自己问。

    上官流觞挑眉,难道不是?

    “上官流觞,你还不是一个大尾巴浪披着一个君子的外衣!”

    上官流觞摇头:“不,我是猛虎。”

    “什么?”

    独孤月惊了。

    惊了!

    上官流觞平时肉麻是肉麻了一点,但是这种冷冷的荤段子,好像没有说过吧?

    “不觉得老虎比狼更凶狠吗?老虎可是王中王。”

    “……”独孤月,人家是有这种意思呢?还是没有这种意思呢?

    独孤月狐惑的看着上官流觞,想要在他的脸上找出一点异样的表情,那是遗憾的,什么也没有,难道真的是自己想太多了?

    好吧,独孤月暗暗唾弃了自己一遍,不看上官流觞自己往前走去。

    “你说他们会在哪里偷袭朱昆?”独孤月问。

    “往前十里是一个空院子,而四周住着的人大都是能够进入比赛区观看比赛的,所以我猜应该会是在那里。”上官流觞分析道。

    “空院子?”在这城镇中心竟然有空院子?不应该租出去的吗?

    “因为院子的前面有一所宜春院,有权有势的人爱面子不愿意买,其他不介意想买的却是没有那么多的银子,因此一直空着。”上官流觞解释道,完全不理会独孤月惊讶的样子。

    “上官流觞,你很了解嘛,去过几次了?”独孤月将手搭在他的肩膀上,有一下没一下的弹着。

    “你觉得呢?”上官流觞此时才反应过来,原来她不是惊讶在城镇中的空院子,而是惊讶他为何对这里如此熟悉,他一时间有点哭笑不得,不知道该怨独孤月不信他,还是该喜独孤月为他吃醋。

    “你乘我修炼的时候了解的?”

    “不然呢?你以为每次我守着你的时候都是在打盹睡觉吗?当然是趁机多多的了解了解中界的情况了。”上官流觞捏着她的鼻子,“知道了吗?没良心的小东西。”

    独孤月耸耸鼻子,脸红红的,拍掉他的手,转过头,掩饰的说:“好了啦,还不快走,晚了朱昆可就连毛都不剩了。”

    “你觉得我会关心他还有没有毛吗?只要你完好无损就好了。”上官流觞优哉游哉的说。

    独孤月可以肯定,上官流觞这是在使坏呢,就想着让人往他的陷阱里钻,独孤月冷哼一声,才不上当,爱来不来。

    当然,独孤月也没有走的多快,打草惊蛇就不好了。

    来到上官流觞说的院子的后巷,那些人把朱昆包抄了,后面跟踪的人也不躲躲藏藏了,直接出现在他的身后,而他的前面也出现了三个人,高的有幻化五阶,差的也有幻化三阶。

    朱昆见到前面排着走来三个人,想着先让他们过去好了,于是侧着身子。

    “这么傻还想出来混江湖,是嫌死的不够快吧。”独孤月一拍墙壁嘀咕道。当然,拍墙壁也不会用力什么的,出点血更是不可能了。

    “嗯,他没想过死,不过若是今日你我不来,恐怕就要交代在这里了。”独孤月继续说,对朱昆还是有一定的佩服的,毕竟对方为了爱情不顾一切,而且还能够坚持自己的选择,说参加排位赛就真的参加了,而且站在比赛区也完全看不出他有一丝紧张。

    像上官流觞这样的高手,跟一些虾兵蟹将打,不紧张这是必然的,说不定他还要觉得打这些人就跟打豆腐一样,一拳过去就成渣了。

    而朱昆这样的竟然没有怯场,让独孤月感到很不可思议,直呼爱情的力量果然是强大的。

    没有爱情在背后支持,朱昆也许永远都不会踏上比赛区,因为这里不是属于他的舞台。

    独孤月相信,上官流觞肯定制定了计划,只是上官流觞不说,她也没有办法。

    不过,朱昆的命还真是硬,所有人都以为他会被人打死在比赛场上,结果却是出人意料的好,直接就将对方击出比赛区了。

    上官流觞当然什么也没有做,在前天之前他几乎都不认识朱昆这个人,昨天从比赛区回来就已经很晚了,为了让独孤月保持好的睡眠,当晚很早就睡了,而第二天,也就是今天,他们一直都在一起,根本不能坐准备。

    不过,也不能说没有准备,最起码他知道了这些绑架者都使用过禁忌药,强行令其突破晋级。

    对于这些人,顶多就算为钱卖命,相信他们对强迫他们服药的幕后人也很痛恨,毕竟服过禁忌药后他们日夜都要受疼痛的折磨,而且以后也不能晋级了。

    “但是你来了,所以你说的没错,朱昆还真的是命硬。”

    “朱昆为了爱情如此拼命,希望他心爱的人值得他这样才好,不然实在……不然我会挑了他们的家的。要知道一个普通人站在排位赛上这是多么不可能的事情,一部小心就会被人一招毙命的。”独孤月看着眼前跟人缠在一起打斗的人说。

    “好了,不许看他,在这里乖乖等着,我去帮你教训那些丧尽天良的人,好不好?”上官流觞将独孤月的头转过来,捧着独孤月的脸,霸道又深情的说。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