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九百八十九章 方案!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九百八十九章   方案!

    所以异朽君想到得到天阵宗的传承,无疑于是痴心妄想,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异朽君身上的杀气实在是太浓郁了,根本没有办法遮盖住,倘若异朽君的杀气能够全部遮掩下去的话,那么这五张金纸可能会念在异朽君天赋极高的情况下,适当的考验他几番。

    如果异朽君考验合格了的话,那么异朽君便有很大的希望得到天阵宗的传承。

    毕竟像异朽君这样的天才,这么多年了,这五张金纸也是第一次才见到,这几千来,得到兽皮的人不下百人,可是却一个能破掉兽皮封印的都没有,它们足足等了数千年的时间,这一次终于等到了有人可以破掉兽皮封印。

    只是异朽君的杀气实在是太过浓郁,这令原本还对异朽君看好的五张金纸,立马改变了它们的计划,因为从异朽君身上所散发出来的杀气来看,死在此人手中的亡魂一定特别的多,由此可见此人绝非善类,他一定是一个弑杀之辈,它们遵从天阵宗太上长老的临终遗愿,绝对不会把天阵宗的传承交到这样的人手中。

    其实异朽君身上的杀气虽然在这五张金纸看来的话,是非常浓郁的,其实不然,异朽君现在身上的杀气是曾经巅峰时期的十分之一罢了,而他杀气之所以只是当年巅峰时期的十分之一,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异朽君境界略低的缘故。

    再加上这具身体是夺舍而来的,所以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杀气只是当年的十分之一,如果换成当年实力处在武圣境巅峰的异朽君的话,恐怕异朽君身上的杀气都能够幻化成实质性的样子,甚至在他的举手投足中还会出现恐怖的杀气异象,到时候这五张金纸恐怕只是看一眼,肯定会毫不犹豫的离开这里,躲得远远的。

    毕竟当年异朽君的身上可是沾满了百万人的性命啊,这百万人的亡魂都缠绕在异朽君的身上,形成了恐怖惊悚的杀气,由此可见,异朽君还是相当恐怖的。

    异朽君在看到对面这五张金纸聚拢在了一起的时候,异朽君的脸上顿时露出了一抹诧异之色,异朽君没想到这五张金纸灵智果然不低,竟然还懂得一致对外,着实有些超出异朽君的意料。

    原本异朽君还以为这五张金纸即便是赋予了一些灵智,那它们也不过是一些愣头青罢了,只会一个劲的攻击,完全不懂的躲避或者采用其他的攻击手段,只要异朽君随便施点计谋就能够把它们给绕晕,甚至轻而易举的把它们给拿下。

    异朽君原本打算趁它们现在分散,然后抓住机会把它们各个击破,可是现在来看的话,这五张金纸并不是异朽君想象的那么简单。

    异朽君知道,它们现在聚拢在一起,恐怕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合力对抗自己,只要自己对其中一张金纸动手,那么其余的四张金纸便会毫不犹豫的对异朽君进行围剿打击,到时候一鼓作气共同出点异朽君。

    异朽君心智过人,简单的推测几次,便洞晓了这五张金纸真正的目的,既然已经知道了它们的目的,那么异朽君肯定不会主动出击,不然到时候进了它们的圈套,那对异朽君来说,很有可能会是致命性的打击。

    异朽君在对面的五张金纸上面仔细打量了许久,这些金纸上面蕴含的能量依旧是非常的雄厚,气息惊人,看样子之前它们所释放出来的光束最多也就消耗了它们三成的能量。

    异朽君估计,这些金纸内部怕是还有近七成的能量,这七成的能量如果动用来对付异朽君的话,异朽君恐怕生命都会遇到危险,所以为了安全起见,异朽君暂时已经不去挑衅这五张金纸,打算采用其他的办法,收服这五张金纸。

    在异朽君打量这些金纸的时候,对面的这五张金纸也在打量着异朽君,它们纷纷锁定在异朽君的身上,同时监视着异朽君的一举一动,只要异朽君稍有任何的动作和行为,那么位于异朽君对面的这五张金纸便会毫不犹豫,对异朽君出手斩杀。

    异朽君在这五张金纸上面打量了许久后,异朽君眼睛一眯,神色淡然的说道:“我知道天阵宗的那些高人前辈们在他们灭亡之际赋予了你们灵智,想必你们也应该了解你们现在的处境,说实话,既然是天阵宗的那些前辈长老把天阵宗的核心秘密纂写在金纸上面,那么他们的本意应该就是要传承下去。”

    “你们的本职是为了把天阵宗的核心秘密都给传承下去,可是为何你们不把天阵宗的传承交给我,难不成你们觉得我的天赋不行?”

    异朽君双手一摊,目光在对面的这五张金纸上面持续扫视着,既然这五张金纸拥有着属于它们的灵智,那么自己刚才所说过的话,它们应该能够听得懂。

    位于异朽君对面的这五张金纸毫不为动,它们的确能够听懂异朽君说过的话,但是在它们眼中,异朽君完全就是一个杀人狂魔,他身上的杀气逼人,根本就不是一个善类。

    所以这五张金纸是断然不可能把天阵宗的传承交给他的,异朽君刚刚所说的那些话,在这些金纸眼里,完全就是自作多情罢了,甚至,这五张金纸之前就已经把异朽君给直接忽视了,把天阵宗的核心秘密传承给他?这件事情根本想都不用想,门都没有。

    异朽君看到对面的这五张金纸不为所动,异朽君眉头微微一皱,缓缓开口说道:“你们虽然无法口吐人语,但是你们既然拥有灵智,那好歹来个动作表态一下吧,不然的话我也不知道你们是答应还是没有答应啊?”

    异朽君的目光在对面这五张金纸上面快速的扫视着,异朽君知道,这五张金纸此刻应该是在犹豫之中,说不定异朽君真的有可能会得到天阵宗的传承,既然这五张金纸是天阵宗灭宗之际留下来的,而且又经过天阵宗太上长老的一番改造,想必,这五张金纸这么多年来一定是在等待着传承者。

    他异朽君天赋奇高,实力极强,未来的成就更是远超天阵宗的那些人,异朽君断定,只要这五张金纸识时务的话,断然会把天阵宗的宝藏留给自己的,毕竟,那张兽皮的封印可是异朽君亲自破开的,异朽君能够破开兽皮的封印,使得五张金纸重见天日,这足以说明了异朽君和这五张金纸的缘分。

    可是异朽君不知道的是,在天阵宗太上长老临终之际,便把一道命令传给了这五张金纸,只要是弑杀之辈,万万不可把天阵宗的传承交给他,如果真的遇到了这种人,而且又敌不过的话,那么这五张金纸便会遵从天阵宗太上长老的意愿,主动毁掉天阵宗的传承。

    因为天阵宗的太上长老是希望天阵宗的传承能够被心善之人给得到,因为这样一来的话,定能够把天阵宗给传承下去,未来天阵宗也会逐渐的崛起,甚至恢复到巅峰时期的地位也不是难事。

    如果天阵宗的传承落入了异朽君这样的人手里,那么天阵宗不仅无法延续下去,说不定还会恶贯满盈,臭名昭著,被异朽君给彻底的摸黑,按照异朽君弑杀的性格,未来天阵宗迟早会葬送在他的手上,与其这样,不如直接毁掉天阵宗的传承,也好避免落个千古骂名。

    异朽君双手环在胸前,目光在对面的五张金纸上面死死地盯着,想要看看它们接下来有什么动作,这五张金纸不是凡物,它们不可能就这么的与自己一直对持下去的。

    甚至异朽君心中暗想,说不定这五张金纸现在已经快要想通了,马上就会把天阵宗的传承交给自己,到时候异朽君便会毫不犹豫的接受天阵宗的传承,有了天阵宗的传承秘术,异朽君此生,将不惧天下人。

    “嘭!嘭!嘭!”

    就在异朽君暗自窃喜之时,突然,对面的五道金纸瞬间对异朽君发起了攻击,数道气势骇人的光束纷纷朝着异朽君冲来。

    异朽君非常的谨慎,时时刻刻都处在一种备战的状态,所以当对面的金纸对异朽君发出攻击的时候,异朽君瞬间就捕捉到了那些朝着自己急速冲来的光束,异朽君眼睛一眯,嘴里冷哼一声道:“真是一群给脸不要脸的东西,既然你们找死,那我就送你们一程!”

    异朽君现在怒火冲天,他没想到自己好心好意的相劝,这五张金纸竟然不为所动,甚至还对自己发出了攻击,这令异朽君气愤无比,只是异朽君想不通的是,既然天阵宗的传承是留给有缘人的,那为何这五张金纸却一直想要谋取自己的性命,这完全不合情理,这令异朽君非常的疑惑。

    不过现在异朽君只能把这个疑惑暂时给搁置下去,眼下还是要躲避对面冲来的那数道光束。

    当异朽君发现对面的光束朝着自己快速袭来的时候,异朽君毫不犹豫,双脚在空中轻轻一踩,整个人瞬间飞了出去,身后残影连连,当场便与身后的那些光束拉开了距离。

    “嗖!嗖!”

    后方的那数道光束在快速追赶着异朽君,异朽君为了避免夜长梦多,大手一挥,作势就要打开空间裂缝把这些光束给吸进去,只是当异朽君即将打开空间裂缝的时候,异朽君脑海中闪过一道白光,异朽君的原本凝重的神色,此刻,脸上竟然露出了一抹笑意。

    正在高空中急速飞行的异朽君,此刻心中已然是有了计策,只见异朽君面带笑容,喃喃一声道:“一旦我打开空间裂缝,那么这些有着前车之鉴的光束一定会知道这些空间裂缝是危险,所以它们定会率先躲过去,然后绕过空间裂缝,对自己发起攻击,到时候依旧是很麻烦,不如现在我把这些光束引到那些金纸面前,让它们来个自相残杀也好!”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