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两千六十一章 悲催的剑师兄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秦轲的眼珠一动,他虽然对于这些天骄知道的不多,但是却听过这剑北辰的名字!

    这是幽天神殿中排名第一的天骄,以剑道修行,领悟究极神道剑气,十分强横!

    “这人是剑北辰,难怪可以拥有如此强大的剑气修为!”

    秦轲暗自说道!

    这剑北辰的实力,不可谓不强大,仅仅那一身究极神道剑气,就能够镇压很多盖世妖孽!

    “啊呸!什么狗屁剑北辰,和我们玄天殿的秦妍师姐比起来,连屁都不是!”

    “这家伙怎么能够和秦妍师姐相比吗?这种嘴巴里含着茅坑的家伙,只配和翔在一起!”

    “哈哈,说的真好,我们的秦妍师姐,秦轲师兄,那是他这种垃圾可以高攀的?”

    秦轲听到这些谩骂,都是有些猛了!

    他竟然从来都不知道,自己身后这些师弟们,竟然还有这种杀伤力?

    噗!

    他们的话音落下,那对面的剑北辰再次喷血!

    看着剑北辰被气的接连喷血,秦轲都有些不忍心了,走出来,满脸真诚的说道:“真是浪费啊!这些精血足够炼制一颗好丹药了!”

    人家被气的吐血,他竟然想要用别人喷出来的精血炼制丹药?

    四周的弟子们,都安静了下来,纷纷敬佩的望着秦轲,一脸正经说道:“不愧是秦轲师兄,说话办事就是比我们有内涵!”

    “有内涵你妹!”

    剑北辰气的几乎要爆炸了!

    他从小到大,何曾受过这种屈辱?

    “你们,你们找死!”

    ql11

    剑北辰爆喝,瞬间暴走!

    他不能容忍这些人继续说下去,很怕直接被气死!

    轰!

    他的身体之上剑气涌动,直接朝着秦轲劈杀下去!

    剑气如虹,横贯虚空!

    这剑气之上的神力,镇压的虚空都不断崩碎!

    “去死!”

    剑北辰爆喝,剑气之上的神力催动到极致,要瞬间斩杀秦轲!

    轰隆隆!

    他的剑气横空,锋芒暴涨,这才把对面的那些弟子们,都吓得不轻!

    “乖乖,这家伙的实力不赖!”

    “太猛了!这剑气的力量能够达到殿主级强者!”

    “看不出来这家伙的实力这么劲爆!”

    那些弟子,都惊慌的倒退,他们敢谩骂剑北辰,却不敢和剑北辰交手!

    毕竟,他们和剑北辰之间的实力差距很大,都抵挡不住这一剑!

    不过这些弟子,也都没远走,只是在虚空中让出来一个战斗空间!

    轰!

    面对那剑北辰的剑气攻击,秦轲直接一拳轰杀出去!

    大光明神拳!

    这是他领悟的光明武学,第一次实战!

    轰隆隆!

    巨大的拳印在头顶之上轰杀出去,和虚空中的剑气撞击!

    嘭!

    在这大光明神拳的撞击之下,那些剑气全都崩碎!

    就连那剑北辰的身体,都在虚空中倒退了好几步,震惊的看着秦轲,不可思议的尖叫道在:“怎么可能?你竟然这么强大?”

    他完全没有预料到秦轲能够震碎这些剑气,被震惊的瞪大了眼睛!

    “过奖了!”

    秦轲微微一笑,说道:“雕虫小技,不过是热热身罢了!”

    “你拿我来热身?”

    剑北辰被气的身体都是一晃,厉声嘶吼道:“秦轲,我看你是找死!敢拿我的当做热身,我会让你后悔一辈子!”

    轰!

    他的双手合并,举过头顶,顿时,从他的指尖之中,冲出来无穷的剑气!

    这些剑气迅速的汇聚,刹那间就形成一柄巨大的神剑,悬浮在剑北辰的头顶之上!

    这是他的

    这是他的究极神道剑气!

    咔擦擦!

    随着这神剑凝聚,四周的虚空都被直接撕裂开,就连他身后的那些同门弟子,都惊慌的后退,不敢过于靠近!

    嘭!

    在他的身旁,一尊傀儡兽冲来,直接被剑气劈开身体!

    这神剑的威力,强大的超出想象,镇压四方!

    就连四周的其他弟子们,见到剑北辰促动这神剑,都停止了战斗,纷纷望向这里!

    “剑北辰生气了!”

    “这个秦轲真是不自量力,竟然把剑北辰逼到这种地步,我看他是找死啊!”

    “剑北辰毕竟是盖世妖孽,这秦轲敢羞辱他,真是不自量力!”

    其他神殿和神界中的强者,都纷纷说道!

    他们都知道剑北辰的名号,但是却是第一次听到秦轲这个名字,因此对于秦轲没有丝毫的掌握,都认为秦轲是不自量力!

    毕竟,剑北辰少年成名,根本不是秦轲能够比拟的!

    “好剑,好贱!”

    就在此时,秦轲望着那剑北辰头顶的神剑,一脸正经的说道!

    “好贱?噗呲!”

    “这家伙是在说剑北辰吗?”

    “死到临头了,竟然还如此轻浮,这秦轲真是无知啊!”

    “不过这家伙也挺有意思的!”

    那些弟子也都学着秦轲一脸正经的表情,望着那剑北辰头顶的神剑,纷纷点头说道:“好贱,确实好贱!”

    噗!

    剑北辰这一次直接喷出黑血!

    他何曾受过这种屈辱?

    若在平日,听到别人说‘好剑’他必定会认为是夸奖他的神剑,但是现在去,却似乎变了味道,一听到这几个字,剑北辰都感到自己的心脏被射穿了一样,气的暴走!

    “秦轲,我杀了你!”

    剑北辰嘶吼!

    他把所有的愤怒全都算到了秦轲的头上!

    若不是秦轲和身后那些玄天殿的弟子谩骂他的话,怎么会引来其他弟子的嘲笑?

    若不是秦轲开了先河的话,谁会想到‘好剑’这样的夸奖,也会变了意思?

    “剑师兄,确实是好剑!”

    看着那剑北辰发怒,秦轲非但没有认识到错误,反而更加诚恳的说道:“真的是好剑,我可以发誓!”

    这一次,秦轲敢 拍着胸口发誓,他说的说的真的是‘剑’!

    但是这些话听到四周那些弟子的耳朵里,却已经变了味道,他们都哄然大笑起来!

    甚至一些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更是跟着说道:“贱师兄,果真是好贱!”

    噗!

    那剑北辰被气的直接从虚空中 坠落下去,一挥手震散头顶神道剑气凝聚的神剑,满脸冰冷的瞪着秦轲,咬牙切齿的暴喝道:“秦轲,安敢如此羞辱于我?不杀你,我剑北辰誓不为人!”

    “啥?”

    秦轲吓了一跳,委屈的看着那剑北辰,真诚说道:“剑师兄,我这是在夸奖你妈?怎么你不领情,还怎么生气呢?”

    “夸奖?夸奖你妹!”

    剑北辰满脸铁青,指着秦轲,嘶吼道:“秦轲,你要是个男人,就和我决一死战!”

    “不干,不干!”

    秦轲连连摆手说道:“我和你无冤无仇,为何要和你决一死战?何况我要是一失手杀了你,那你岂不是太可怜了?”

    咚!

    秦轲这话音落下,四周有一大片弟子都从虚空中栽倒下去!

    “我靠,这家伙太不要脸了!”

    “他这是打定了注意,要把剑北辰活活气死啊!”

    “这家伙分明是揣着明白装糊涂啊!”

    “佩服,实在是佩服!”

    “高人啊,仅凭一张嘴,就要了贱师兄 半条命啊!”

    那些看热闹的弟子们,都 毫无顾忌,嘴上更是没有个把门的!

    原本剑北辰 就被秦轲气的一直喷血,再听到这些话,更是气的直接栽倒下去!

    一尊盖世妖孽,竟然被活活气的昏死过去!

    四周的弟子们,都震惊的瞪大了眼睛了,连嘴巴也长得很大,全都合不上了!

    “真猛!竟然真的活生生把剑师兄气死过去了!”

    “这秦轲真是猛人啊!”

    “我操,得罪谁也不能得罪这家伙啊!”

    “以后见到他,我一定躲得 远远的!”

    “牛人啊!”

    “神人啊!”

    那些弟子们,震惊之后,都纷纷竖起大拇指!

    竟然真的凭借一张嘴,把一尊盖世妖孽,气的昏死过去,秦轲可谓是古往今来第一人了吧!

    四周那些弟子们,都在一个劲的搽汗,生怕秦轲下一个就把矛头指向他们!

    嗯嗯!

    那剑北辰只是昏死过去了片刻,就挣扎着睁开了眼睛!

    “剑师兄!”

    “剑师兄,你怎么样了?”

    “剑师兄,你没事吧?”

    “剑师兄……”

    那些幽天殿的弟子,见到剑北辰醒来,都慌忙冲过去,热情的关心问候!

    噗!

    刚刚苏醒的剑北辰,听到这些铺天盖地的‘剑师兄’三个字,直接在此被气的昏死过去!

    这一次昏死过去,连眼白都翻了出来!

    “啊,剑师兄要死了!”

    “快,用丹药!把剑师兄的嘴巴撬开!”

    “剑师兄,你可千万不要死啊!”

    ……

    噗!噗!

    已经昏死过去的剑北辰,身体像是鲤鱼打挺了一样,挺了两次,气的眼角都流出来血丝!

    “啊,剑师兄,你这是怎么了?”

    “剑师兄,快活过来啊!”

    “剑师兄,你死了我们回去怎么交代啊?”

    “剑师兄……”

    这些幽天殿的弟子,都嚎啕起来!

    噗!

    那剑北辰的身体一挺,竟然睁开了眼睛,伸出一根手指,指着虚空,嘴巴开开合合,像是要说些什么!

    “剑师兄,你是有什么遗言吗?”

    那距离剑北辰最近的弟子,见到剑北辰欲言又止,立刻趴过去说道:“你放心,剑师兄,不管你有什么心愿,我们都会帮你完成的!”

    “完成你妹!”

    剑北辰拼尽全力,嘶吼一声,瞪大了眼睛,想要再说话,却是几次都没有说出来!

    被剑北辰这一吼,身边的哭天喊地的幽天殿弟子,全都傻了,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难道是我们做错了?

    “剑师兄,你,你到底是怎么了?是不是被气傻了?”

    那弟子被剑北辰骂的一脸茫然,却依旧趴上去,一头雾水的说道:“剑师兄,剑师兄……”

    就在那弟子一脸懵然的时候,秦轲干咳一声,走到跟前:“这位师弟,我猜想,他是不是不想听见你们叫他……‘剑师兄’?”

    “嗯!嗯!”

    已经满脸绝望的剑北辰,使劲点头,看着秦轲感激的泪流满面!]]>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