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一十八章花魁争霸赛(9)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在上海,青楼妓女不知凡几,类型多样,有书寓、长三堂子、么二堂子、宁波堂子、广东堂子、外国堂子(最初是西班牙女子居多,后来各国人均有,而以白俄居多)、东洋堂子(日本妓院)、咸肉庄(又名韩庄)、咸水妹等多种。★看★最★新★章★节★百★度★搜★追★书★帮★

    席音这种属于书寓中的清客。就是所谓卖艺不卖身,堂而皇之。

    实际上,卖艺不卖身都是相对而言。真要遇到合适的、又肯出大价钱的良人,清客基本上都会揭破最后一层窗户纸,与中意者好事成双。实际上,真正到风月场所流连忘返的男人,又有几个是一本正经的人物?清客所期望的良人,说穿了就是赎身的筹码。

    除了极个别嫁的好的,多数清客的下场并不好。

    如果不是有朱大少在背后撑腰,席音想要在花魁争霸赛中脱颖而出,几乎是痴人说梦。她连最初的选拔赛都过不去,何况是其后的复赛和决赛了。

    复赛分为三个赛区,以上海最有名的三个风月街区为参赛地。在复赛中看得不是姑娘的姿色,更不是才艺,而看得是后台。有后台的人,自然而然会进去本街区复赛前十名,进入最后的决赛。而没有后台者,顶多就是走马观火凑个热闹捧个人场罢了。

    而到了决赛,看的就是财力了。

    因为姑娘要参加数轮的决赛,走台、展现才艺、广告宣传、衣着首饰等等,哪一样都需要大量的银子和票子。这些费用如果靠姑娘自己承担,是不现实的。

    根据往年的惯例和行情,争夺最后前三名的姑娘,每一个都要耗费几十万大洋。而进入前十名的,也至少需要十万大洋。这就是拿钱砸出来的名次和名声。

    因而席音很顺利就进入了复赛,又在三日后进入了最后的决赛。

    决赛放在新世界游戏场举行,为了确保比赛的公平公正,组委会邀请社会各界名流组成了评委组,主任就是《时装模特》杂志社总编辑霍正凯,除了霍正凯之外,还有8名评委,其中就包括朱冠如。

    其实比赛也不复杂,就是公开售卖选票,每张选票售价一个大洋,选票上印上参赛姑娘的名号。每轮投票的时候,谁的票数多,就为组委会赚得多,自然也就胜出了。

    当然,选票的收入组委会要跟姑娘和姑娘背后的赞助商分成。

    组委会占五成,姑娘占两成,赞助商占三成。

    每个进入决赛的姑娘在赛场门口都有巨幅的海报和介绍。自然,在席音的海报上,除了席音本人的玉照之外,就是山西运昌隆酒业公司逍遥春酒的广告了。

    随着比赛的深入开展,广告自然有一定的效果,但远远没有达到薛念祖的预期和初衷。

    见薛念祖有点失望,朱冠如吧忍不住笑:“薛老弟,你或许把广告的效果看得过重了,朱某说句实在话,你也别不爱听,这天下的男人都是一路货色,既然来这种场子里混,自然是为了看姑娘、玩姑娘,哪有人去注意你们的逍遥春酒呢?就算是席音夺得最后的魁首,广告的效果也就是一般般啦。”

    薛念祖皱眉不语,他知道朱冠如说得是实情。

    逛窑子的男人,眼睛都盯在姑娘身上,哪有闲情逸致看广告的?

    所以广告来得再猛烈,也不如姑娘花枝招展勾搭人。

    薛念祖沉吟半响,突然计上心来。

    他吩咐顺子去取了一张席音的选票来,选票很简单,正面是姑娘印着姑娘的玉照和编号、名号,反面则空着。他捏着手里的选票,认真打量着,嘴角渐渐噙起一丝若有所思的笑容来。

    “朱兄,如果薛某和组委会合作,在所有参赛姑娘的选票背后印上我们逍遥春的广告,而且选票一式两份,凭选票可以去咱们运昌隆上海代办处领一斤白酒,你看效果会如何?”薛念祖抬头来望着朱冠如。

    朱冠如呆了呆,思量半天,摇摇头道:“薛老弟,你的想法是不错,可是组委会未必会答应,你借他们的地盘打广告,他们怎么肯给你白捧场?”

    “那是自然,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哪有免费的酒宴呢?每张选票我会赞助一毛钱,30个姑娘按照一万张选票来算,组委会也能从我薛某人手里赚十万大洋,我就不信,他们能放着大洋不赚?”

    朱冠如大吃一惊:“薛老弟,你可是要想清楚,十万大洋搞不好要打水漂!再说了,你还要送酒,这回如果没有个二十万大洋,我看是打不住!广告效果还尚未可知,你可要想清楚了!”

    “有道是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如果逍遥春和运昌隆能在上海滩站住脚,不要说十万二十万,就是五十万大洋,我也照花不误!”薛念祖微微一笑:“我们做生意的,要放眼长远,我今儿个花几十万,日后就能赚个几百万乃至更多。”

    朱冠如倒抽了一口凉气。

    他实在是没有想到,薛念祖一个山西来的土包子,竟然有一掷万金的豪气。这种魄力,恐怕就只有晋商才敢有吧。

    其实在朱冠如看来,薛念祖完全没有必要太着急。逍遥春在上海慢慢卖呗,早晚有一天,会在上海滩打响名气,何必这般火急火燎?

    “既然老弟决心已定,我也就不劝你了。”朱冠如摆摆手:“组委会那边,我去帮你讨个准话!”

    ……

    无本万利的生意,组委会自然乐得坐享其成,反正他们也没有一毛钱的损失。

    也就是一夜之间,所有参赛选手的选票都变了模样,正面所有的信息不变,但在背后却印制上了山西运昌隆酒业公司的广告标语,然后一式两份,持选票者可以去运昌隆上海代办处领免费的散装白酒一斤。

    薛念祖连夜打电话给山西和运昌隆山东代办处,紧急从各地调运散装白酒进上海。当然,上海代办处也有近千斤的存货。

    第二天下午,就开始陆陆续续有人持选票来领酒。

    而到了第三天,运昌隆上海代办处的伙计早上刚打开门板准备营业,就震惊地发现门外已经排起了长队,人声鼎沸,全部都是来领酒的人,足足有数百人。

    国人就喜欢赚小便宜,有便宜不赚那是王八蛋。在上海,自然也概莫能外。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