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二十三章 藕断丝连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那好,那奴婢这就去办。”潋滟为主子很快的接纳了她的建议而感到沾沾自喜,“阳半夏如何?她再府里呆的时间长了。”

    “她靠谱么?以前可是跟林静影和老太太还有畅春园的那个女人有瓜葛的。”萧洁梅用怀疑的眼神仔细的瞟了一眼潋滟。

    潋滟马上说道。“可是夫人,您看得出来她到底是谁的人?难道您没发现,每次不管是谁。给了银子她就给办事?不给办事那是因为银子给得不够多?”

    潋滟的一番话好像是点醒了萧洁梅,萧洁梅回想起来。在林家的这些年。那阳半夏似乎好像谁都没有倒向过,这么一来,这个人倒是可以用了。

    只怪萧洁梅比起老太太来。还是太年轻了,要想安插人,岂能那么快的被敌人察觉。那岂不是太没有水准了?

    潋滟去大厨房找了阳半夏。阳半夏自然还是按照老样子,不是很客气却也不是很失礼,这才是她原本该有的样子。

    潋滟一番说辞之后。便给了阳半夏一些银子。阳半夏也答应了教萧洁梅做菜的这件事。

    忠诚侯府里。绿树葱葱,百花竞相开放。鸟儿争鸣,似乎依旧是往昔的安静。殊不知这里就来来一场腥风血雨了。

    林简琴办完了事,便带着小家伙儿回了果园,这时候天色已晚。常叔出了远门,洛秦川夫妇在城里,只有林简琴母子和应随六了。

    林简琴是个做好菜的行家,只是平时懒得动手,今天却是不行了,再不做饭,她自己能熬得住,小家伙儿也是饿的胡乱叫唤了,一直嚷着什么时候吃饭。

    林简琴无奈,只好去小矮屋里,看了看洛青丝剩下的青菜和其它的食材,只稍稍的思索片刻,便系上围裙,一阵忙活,一直在外面闹的小家伙儿居然很是主动的将饭碗和竹筷都摆放到了石桌上,乖乖的坐在石凳上,托着腮的目不转睛的看着笑矮屋,只等着林简琴端着那香喷喷的饭菜出来了。

    林简琴先出锅了一盘菜,小矮屋里地方小,放不开,便端到了外面的石桌上。

    “儿子,看着别让鸟啊什么过来吃。”说完不等小家伙儿回答,林简琴便又转身钻进了厨房。

    小家伙看看小矮屋里林简琴正忙活,便翘起小手指,拿了一点放在了小嘴里,然后猫到了桌子下面,很是享受。

    吃完了嘴里的,便偷偷的探出小脑袋,看看林简琴没出来,便轻轻的伸出手,偷偷的从盘子里再拿一小块,继续在桌下面享受着美味。

    当小家伙儿再一次把小手伸上去的时候,只因人还在桌子下,看不到上面的情况,突然举得自己摸到了有些热乎又有些柔软的东西,咦,娘又做了肉菜?

    小家伙儿噌的一下从桌子下钻了出来,看到眼前的情形,顿时炸毛了!

    “谁让你吃的,这是我娘的,你想吃好吃的,找你娘去!”小家伙双目圆瞪,撅着小嘴儿,吼了应随六一句。

    应随六抽回即将伸到盘子边上的大手,嘴角一勾,一股子坏笑,说道,“小子,这是我媳妇儿做的,你想吃,去找你媳妇儿去。”

    小家伙儿没想到对方会来这么一手,乌黑的眸子一眨,嘴角也露出一股坏笑,只是那坏笑里还有这一股子邪气。

    正当应随六有点诧异的时候,小家伙已经蹬蹬的朝着小矮屋跑去,“娘,那个坏人说,他是我爹,还说儿子不能跟爹争抢饭菜吃。”

    小家伙儿那稚气未脱的萌萌的声音,再带上点委屈的小情绪,让人听了,真是会对小家伙儿口中所说的那个什么坏人忍不住要痛骂痛打。

    林简琴本来就对自己莫名其妙怀孕生子这件事很是苦恼,倒不是她怕什么名节清誉的劳什子,她是个穿越人,懂得有时候有很多不得已的意外和悲惨,只是不知道孩子他爹是谁,很是憋屈。

    “谁说是你爹?你爹早死了!”林简琴左右手分别端着一盘菜,从小矮屋里气冲冲的走出来。

    林简琴的浑身是火药味,可是手里的两盘菜却是芳香四溢的,勾的应随六肚子里的馋虫已经翻了十八番了。

    小家伙儿见娘跟那黑衣男子生气了,便跟在林简琴身后朝着应随六又是翻眼皮又是吐舌头又是挤眼睛的,各种炫耀自己的奸计得逞,看着应随六那被训斥的模样,小家伙儿真是得意忘形了。

    林简琴看到应随六脸上的神情,似乎明白了什么,猛的一转身,正好将小家伙儿的胡闹尽收眼底,马上便用犀利的眼神瞪过去。

    小家伙儿这回可是真的老实了,因为他接下来听到的那句话,让他难过的要死,不是心里,是嘴巴和胃口。

    “你们俩!谁都不准吃饭!”林简琴气呼呼的看着那一大一小的没好气的摔了筷子在石桌上,只盛了一碗饭,自己扒拉着开始吃了。

    应随六已经演了好几次唾液了,肚子叫了不下三百遍了。

    小家伙儿哭丧着脸,水汪汪的大眼睛,哼唧哼唧的给林简琴认错。

    林简琴往嘴里扒拉着饭,往左边瞟一下,小家伙儿可怜兮兮的模样,真是让她心疼了,儿子可是亲生的,又往右边瞟一下,大家伙儿馋的一直舔嘴唇,那么高傲深沉的人,现在居然像个是大孩子,让他有些不忍。

    “你们俩都过来吃饭,谁再说一句废话,马上给老娘滚蛋,以后再也没得吃!”林简琴把饭碗往石桌上一放,很是严肃的说道。

    那一大一小眨眼间都趴到了桌子边上,林简琴再眨第二眼,两人已然是吃了小半碗的饭了,并且是各自疯狂的往自己的嘴里扒拉着饭的同时,狠狠地盯着对方,颇有一种,拼命抢饭的架势。

    林简琴嘴角一抽,实在不想再说什么了,真是大的不知道大,小的不知道小。

    林简琴吃完了饭,看了看还抢的正欢的两个人说道,“你,洗碗,你洗锅!”

    “没问题!”

    “儿子收到!”

    两个人急匆匆的很有利的答应了,继续吃饭。

    林简琴实在看不下去这抢饭之争,干脆眼不见心不烦,进了屋子,她还盘算着明天吉祥如意开张的事情呢。

    第二天一大早的,林简琴便准备好了东西,朝着河边看了一眼,不知道什么时候那一大一小正在河边比赛洗脸呢。

    “看了吧,你的手那么小,怎么洗的快?”应随六那有些滑稽的声音,少了些冰冷。

    “得了吧,你的脸那么大,怎么洗得快?”小家伙儿不屑的回击道,充满了自信。

    林简琴叹了一声气,这俩人是怎么搅合到一起的啊,算了,等有时间了再问。

    “你们俩,要不要进城啊?”林简琴不耐烦的朝着那边喊道。

    倒不是林简琴不喜欢自己的儿子,是惊鸿这小子最近长得很快,不光是饭量身体长得快,脑子和坏心眼也是蹭蹭的长,林简琴觉得他真是越来越调皮了。

    “哼,腿短,就是跑得慢。”应随六故意的嘲笑努力的追赶林简琴的小家伙儿,当然了,他的声音只限于他和小家伙儿听得到。

    “哼,我这叫锻炼身体,像你那样的迈步子都那么慢,那是老男人!”小家伙高傲的扬起下巴反击,一脸的不屑。

    应随六本来想讥讽人家两句呢,没想到让人家骂他是老男人,心里顿时不平衡了,本小王哪里是老男人,本小王风流倜傥玉树临风潇洒高傲,还有一身的好功夫,俊美的脸庞不知道倾倒了多少貌美女子,怎么能是老男人?

    林简琴懒得理会身后那两个人拌嘴,脚下的步子变得更快了些。

    到了城郊,林简琴听着那俩家伙拌嘴就闹心,也知道应随六不会丢下小家伙儿不管,直接叫了一辆马车,头也不回,话也不问的就让马夫赶着车朝着香满楼走去。

    等马车走了一百多米了,后面的俩人才意识道,发生了多么恐怖的事情。

    “诶?臭丫头?”应随六急了,拔腿就要追。

    “等等!你喜欢我娘是么?”小家伙儿一把拉住了应随六。

    应随六哪里还顾得上想那么多,急忙点头,一脸焦急的说道,“咱们的事以后再说,你娘要紧。”

    “那好,我娘说了,我是她的命根子,你不能追上我娘,不管我娘的命根子吧,那我娘就成了行尸走肉了。”小家伙儿眨着大眼睛,一本正经的说道。

    应随六嘴角一抽,想他英明一世,怎么遇到如此胡搅蛮缠的小屁孩,不过小屁孩说的也有道理。

    “那还啰嗦什么?到我背上来!晚了来不及了!”应随六急忙蹲下身子拍了拍自己的肩膀。

    小家伙儿机灵的一笑,一下子窜上去,像个八脚鱼一样,死死地巴在了应随六后背上,应随六可是有功夫的人,追个小马车,还是手到擒来的,没一会儿便跟了上去。

    林简琴到了香满楼街上,下了车,往后面淡淡的看了一眼,发现应随六已然背着小家伙儿跑过来了,虽然应随六有功夫,可是背着那小子连跑带蹿的,也是累的难受了。

    林简琴白了一眼应随六,从袖子里掏出一方帕子,扔了过去,“自己擦擦!”

    小家伙儿马上凑在了应随六的耳边,狡黠的说道,“看了吧,我其实是在帮你,不然你能得了我娘得香喷喷得帕子?”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