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二十五章 夜黑风高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林简琴一把抱住小家伙儿,瞪大了眼睛,心跳加速。不行,这只大灰狼在这个时候露出了真相!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啊,以前看着他不争辩。原来都是在隐忍啊,那是因为身边还有别的人。现在可是深更半夜。夜黑风高了。

    也不对啊,他的功夫,即便是秦川叔和洛姨在身边。他还不是照样胡来?

    林简琴顾不得想那么多了,一把抱起小家伙儿就朝着灯火通明的地方跑,只要人多了。想必他会顾及点吧。他可是堂堂的小王爷!

    “哎呀……”不知道是因为太紧张腿一软,还是脑子里想着别的事,一下子扑倒在地上了。

    本来就因为干了一天的活。浑身的酸软。这下在摔一跤。可真是漏房偏逢连夜雨了,根本就起不来了。

    小家伙却没有慌乱。林简琴的胳膊和身子在下面,他倒是没摔疼。不紧不慢的爬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尘土,奶声奶气的说道。“娘,我拉你起来。”

    林简琴一下子把小家伙儿拉到了自己的怀里,低声说道,“儿子,那是个坏人,你赶紧的跑!”

    林简琴这会儿说什么都不能相信应随六是个好人了。

    应随六仰天哈哈大笑,那笑声真的有点让人打寒颤了。

    “你想怎么样?咱们不是说好了么?你教我练功夫,我教你追我娘?”小家伙挣脱了林简琴的手,走到了应随六面前,使劲儿的戳了一下应随六的命根子部位。

    应随六本来还冷面酷拽呢,一下子觉得浑身的毛孔被塞满了细针一样的疼痛,呲牙咧嘴的,瞪着小家伙儿,“你怎么随便戳?”

    小家伙儿很是得意的抱着双臂,仰起小脸儿说道,“这叫兵不厌诈,我要是不说一件你没听过的事情,你能集中精力的看着我?你的精神在我的话里,嘿嘿,我就有机会出击了。“

    应随六心里懊恼的要死,怪不得刚才还纳闷呢,自己虽然是想着要跟臭丫头在一起,只是说不出口,但是也没跟着小屁孩说过啊,原来这小子是在声东击西!

    一手拄着地的林简琴刚才正想发火呢,本来以为小家伙儿跟那个冰块男人狼狈为奸了呢,这会儿才知道,原来儿子是智勇双全,这么快就制住了对方啊。

    应随六捂着被戳的地方,满脸的尴尬,眉头上都开始冒汗珠子了,他确实是被戳痛了,其实他哪里有那么坏,只不过是想吓唬一下那娘俩罢了,没想到对方却动真格的了。

    应随六强忍着疼痛,坐在了一边,压低声音说道,“臭丫头,小子,你们都给我等着。“

    林简琴机灵起来,见应随六果真不是装的,便站起来,很是得意的将小家伙抱过来,吧唧一下亲在了小家伙儿的额头上,“儿子!干得漂亮!“

    小家伙儿更是一副趾高气扬了,仰着小脸抱着小胳膊,朝着应随六说道,“想欺负我娘,没门……更没窗户!“

    应随六狠狠的剜了一眼在那秀亲热的娘俩,说道,“你们俩真够狠的,不愧是娘俩,手段歹毒,出手狠辣。“

    林简琴哼哼一笑,说道,“怎么能这么说我们娘俩?我们是什么人什么对待,我们怎么不这么对待洛姨他们?“

    “就是就是!“小家伙连忙附和。

    “是你先挑衅我们,我们才反击的,难不成还等着被你欺负?“林简琴撇嘴说道。

    “就是就是。“小家伙儿眨着大眼睛,看着坐在地上,一直低着头的应随六。

    应随六确实是因为太痛了才不愿说话了,只要一吸凉气就觉得浑身的难受,干脆沉默不语。

    小家伙见应随六没动静,便趴在林简琴的肩膀上,凑到了林简琴的耳朵边上,“娘,我是不是太用力了,他不会真的有事吧,怎么半天不动?“

    林简琴看了两眼,撇嘴说道,“怎么可能那么脆弱?不管他,他安静了,我们也好赶走。“说完,便抱着小家伙儿朝着果园的方向走去。

    小家伙儿见离得远了,这才又问道,“娘,咱们真的不管他了?“

    “你要是想管,你自己回去,我反正是要回果园睡觉了。“林简琴不耐烦的看了看怀里的小家伙儿。

    小家伙儿若有所思的皱了皱眉头,说道,“娘,其实,你不是男人你不懂……那个……真的挺疼的。“

    林简琴听完小家伙儿的话,脚步都停了下来,很是惊奇和诧异的看着小家伙儿,一下就将他放了下来,“呦呵,我把你生下来,倒是不如你了。“

    “是啊,正因为您生了我,所以您不是男人,也不知道男人的那里真的很脆弱……“小家伙儿眨着大眼睛,很是认真,那呆萌的摸样有些让人发笑。

    林简琴无语了,指着小家伙儿,说道,“那行,你不是了解男人么?你心疼人家还把人家弄疼了?得了,你回去找他去。我是又困又累的了。“

    林简琴说完转身便走,小家伙哪里肯,急忙颠颠的追上去,拉着林简琴的手,又是撒娇又是卖萌的。

    走出去了三里地了都,林简琴无奈了,“闭嘴!再多说一句话,你别跟着老娘了!“

    小家伙儿见林简琴真的生了气,便不知声了,心里默念着,那个猪叔叔还是自求多福吧,他是无能为力了。

    “站住!呦呵?这么苗条的小妞?嘿嘿,不错,老子今天没在这蹲点啊。“一个猥琐的声音从路旁的树林子传来。

    林简琴一把将小家伙儿拉到了身后,听声音便知道,一定是遇上打劫的了。

    “你想怎么样?“林简琴一边脑袋里各种思路的想着如何逃跑更适合,往后跑是必然了,现在出了城里不是很远,要是往路边跑也可以,那都是果园子,树木茂密,只要找个能藏的住的地方,若是运气好,兴许能躲过去。

    小家伙儿这会儿倒是很跟得上林简琴的节奏,他自知是小孩子,便听着林简琴话里的意思,看看娘怎么做决定。

    谁知那恶贼居然不讲套路,话都不说,一下子便扑上来!

    林简琴总是再聪明,遇到了体力如此悬殊的恶贼,连反抗的机会都没了,虽然她有些小功夫在身的,谁知那恶贼居然也懂拳脚!

    小家伙儿本来是看着林简琴的意思行事,结果不想着恶贼居然一下子将林简琴扑倒在地,二话不说,又是扯衣服又是连亲带咬的。

    小家伙儿气坏了,一下子扑上去,死死的咬了那贼人的耳朵。

    “啊!“贼人当即便痛的嚎叫起来,一下子将小家伙儿甩开了两米多。

    小家伙儿被甩的浑身痛,真是后悔没把大狼狗银子带过来,要是银子在,一准两口下去,那恶贼就没命了。

    小家伙儿突然想起了应随六,拔腿就往回跑,边跑边喊,“出人命了,出人命了。“

    歇了一会儿后,应随六也觉得好些了,只是还是有些痛,突然听到了前面有小孩子的嚎叫声,在仔细一听是小家伙儿!

    应随六噌的一下就站了起来,拔腿就跑,可是刚跑了两步,便停了下来,皱了皱眉头,想着,不会是那小崽子又在骗人吧。

    正在应随六琢磨着的时候,又听到小家伙叫道,“这次我娘是真的被欺负了,你要是不来!这辈子真没机会了。“

    应随六仔细一听,好像不是开玩笑的,便急匆匆的跑过去。

    越来越近了,林简琴正在跟那恶贼厮打,饶是那恶贼有力气有功夫,林简琴也不是吃白饭的,怎么能乖乖从了?这会儿也顾不上什么功夫招式了,连抓带挠,连蹬带踹,扯头发抠眼睛,无所不用其极了。

    正当那恶贼刺啦一声将林简琴的衣袖扯破的时候,就在眨眼间,凌空掠过一阵阴冷之风,不待他在睁开眼,人已经被踢出几米外了。

    他只感到脖子一凉,睁开眼却发现一个冰墙一样的男人站在他的旁边,高大威猛,手中那薄如蝉翼的利剑,抵在他的脖子上,只要稍稍一动,便会没了性命。

    “这位大侠,饶命啊,饶了小的这条狗命啊,求求大侠了!“那恶贼哭天抹泪的苦苦哀求,他不敢动丝毫,刚才都不知道自己怎么被踢过来不知道那剑是什么时候抵在自己的脖子上的。

    应随六冷笑一声,不语。

    “啊啊啊,姑奶奶,求您饶了小的这条狗命吧,我不是人,是禽兽是畜生,不该惹了姑奶奶的走路,不该对姑奶奶动手动脚……额……“没等着男子说完话,只听他的喉咙里有一种只有出气没有进气的薄弱的声响了。

    “你……“林简琴当真是有些害怕了,这可是杀人了,若是有了事端,真是浑身是嘴也说不清了,毕竟连个证人都没有。

    应随六一下子瘫倒在地上。

    林简琴本来想着大发雷霆的训骂他不该如此心狠手辣的杀掉一个人,却发现应随六居然谈到了,急忙上前,去摸他的鼻息。

    小家伙儿站在一旁盯着眼前的这一幕,一语不发。

    林简琴此时发现,应随六竟然呼吸极弱了,突然她的心里有些慌张了。

    小家伙儿悻悻的说道,“娘,咱们这下欠下人情了,我就说刚才他太疼了,你不相信,这下还没恢复呢,又用了内力,完了,他这辈子估计也不举了。“

    林简琴听了小家伙儿的话之后狠狠的吞了一口唾沫,她可真的不是想着让应随六变成这样的。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