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二十六章 大汗淋漓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这事咱们待会儿再说,儿子,咱们现在当务之急是离开这里。“林简琴急忙说道。这会儿正好没人,要是被别人发现,他们三人守着一个死人。浑身是嘴也说不清了。

    小家伙儿倒是懂事,“娘。咱们不能拖着他走。不然会留下痕迹的,这样,你把他的胳膊搭在你的肩膀上。架着走。“

    眼下没有更好的办法了,林简琴努力的将应随六扶起来,很是费力的将应随六的胳膊搭在了自己的背上。

    平时看不出来。现在却觉得应随六真是重的厉害。

    “早知道就不会让他吃那么多了。弄的现在我根本就背不动他。“林简琴一边架着应随六走,一边嘟囔道。

    小家伙儿一愣,扭头说道。“娘。难道你是故意给他吃饭的?你不是不想着让他吃饭么?“

    林简琴的小心思一下子被儿子戳破。很是脸红,幸亏这是夜晚看不清楚面颊。不然的话真是太羞涩了。

    “胡说!赶紧走路,去前面。把银子喊出来,有它在,咱们更安全一些。“林简琴转移话题说道。

    “哼。我在说这个猪叔叔,你却说银子,哼。“小家伙儿很是不乐意的说道。

    娘俩累的气喘吁吁的到了果园的木屋里。

    林简琴把应随六放在床板上的时候,已经累趴下了,直接秃噜到了床沿下的地上,大口的穿着粗气,脑门上大汗淋漓,跟洗过头一样了。

    小家伙儿倒是懂事,急忙将凉白开水端过来,又拿了毛巾过来。

    林简琴又给应随六擦了擦脸,喂了些水,这才倚着墙壁眯上了眼睛。

    小家伙儿很是乖巧的自己抱了被子,给林简琴轻轻的盖好了,自己便爬到了床上,又给自己盖好了被子,便睡着了。

    第二天一大早上,小家伙感觉脸上湿哒哒的,一睁眼,是银子在给他洗脸呢……用舌头。

    小家伙儿实在是难受,一把将银子的狗头推开,说道,“哎呀!别用这么恶心肉麻的方式叫我,以后用你的狗尾巴扫扫我,我就醒了。“

    银子在喉咙里吱嗡两下,又摇了摇尾巴。

    正当小家伙儿要坐起来的时候发现,应随六正躺在一边看着自己。

    小家伙儿眨了眨眼睛,眼睛有些倦,又伸出小手揉了揉,“昨晚上谢谢你救我娘。“

    应随六脸色确实有些惨白,他勉强笑了笑,说道,“救你娘,也是为了我自己,没什么需要谢的。“

    小家伙又看了看应随六,歪着小脑袋,问道,“其实你要是没有存心想着欺负我娘,我也不会那么用力,你后来也就不用……“

    应随六淡淡的笑了笑,说道,“你倒像是个小男子汉喽。“

    “切……“小家伙本来还带着歉意的一张脸,突然间变得不友善了,”我才不小!“

    应随六的嘴角勾起一抹喜欢,说道,“其实我当时就是想着跟你娘开个玩笑的,完全没有别的意思。“

    “真的?“小家伙瞪大了眼睛问道。

    “当然,我在你面前可是从来没说过假话。“应随六依旧是一脸笑意,虽然笑对于他来说比较困难,他这些年早就习惯了冰冷的样子。

    小家伙儿又打量了一下应随六说道,“那好,作为男人,我就相信你一次。“

    应随六很是欣喜的看了看小家伙。

    小家伙儿那灵动的大眼睛,似乎突然间想到了什么,急忙往外瞅了一眼,凑到了应随六的面前说道,“既然你救了我娘,我也不会亏待你,我会在我娘面前给你多说好话。“

    小家伙儿刚说完,便看到应随六给他使眼色,他急忙像是弹簧一样的离应随六远了一点。

    林简琴走进来,冷冷的看了看床上的俩人,说道,“能起来么?“

    小家伙儿自然是听话的,很麻利的爬下床,他知道自己要是赖床的后果,他的娘就是那么霸道,她可以赖床,可是她起来之后不允许别人再赖床了,他眼前却没别的主意,只能是听话。

    林简琴见小家伙儿下了床,便又瞟了一眼脸色苍白的应随六,说道,“你就算了。“

    应随六嘿嘿一笑,笑完了,他突然自己觉得都肉麻,活了这十七年,从来没有这么笑过,真是有些挂不住面子。

    小家伙儿这会儿已然从外面洗脸回来了,仰着小脑袋,说道,“娘,他是为了救咱们才身体虚弱的,您还是亲自喂他吃饭吧,我看着他还是没力气。“

    林简琴狠狠的剜了一眼自己的儿子,她心里是清楚的,自己这个儿子,可不是什么省油的灯,“不用你多嘴,我会给他搭脉,谁都甭想糊弄我。“

    小家伙儿马上耷拉着小脸儿不说话了,当林简琴转过身子的时候,小家伙儿朝着应随六撇了撇嘴巴,双手一摊,一副无能为力的样子,突然他眼睛一亮,说道,“娘,他跟咱们没关系,男女授受不亲,你又不是郎中,怎么给他搭脉?“

    林简琴刚想着伸手去拉应随六的胳膊,被小家伙儿这么一说,手又缩了回来。

    应随六心里也正打鼓呢,虽然身体不舒服吧,但是也到不了要让别人喂食的程度,可是他却也想着让林简琴喂他吃饭,那是一种说不出来究竟多么美的享受。

    小家伙儿见此情形,说道,“娘,你喂他吧,哼,咱们不是那种喜欢欠别人恩情的人,他救了咱们,咱们给他养好了身体,就算是两清了。“

    林简琴虽然看不出小家伙儿的意图,可是听着这些话也是有道理的,便扭头跟小家伙儿说道,“娘已经在石桌上摆放了饭菜,你洗漱一下去吃吧,吃完了,待会儿咱们去你姥姥姥爷饭馆帮忙去。“

    “好!“小家伙儿很是听话的样子,一溜小跑,去了小溪边简单的洗了洗脸,扭过身子朝着屋子的方向坏坏的笑了笑,哼哼,猪叔叔,咱可是尽力了,要是还不能让娘对你好,那就没办法了。

    屋子里安静的很,林简琴突然有些不习惯了,盯着应随六问道,“你真的吃不了饭?“

    应随六只抬了抬眼皮,不吭声,脸上却是很委屈的样子。

    林简琴无奈,只好端起碗来,舀一勺饭菜,轻轻的放进他张开的嘴里,他倒是像个听话的孩子,一声不吭,给喂多少就吃多少。

    一碗饭菜很快便吃完了,林简琴狐疑的打量了应随六一下,不是病了么,怎么胃口这么好?

    外面的小家伙儿已经在催促了,她也没那么多时间琢磨,便又急忙把一些剩饭放在了锅里,盖上锅盖,说道,“你要是好些了,就自己起来吃饭,要是还是不能动,叫银子帮忙。“

    银子从洛姬村一直跟林简琴来到了这里,经历了不少,说来也是银子通人性,有灵性,一些简单的活,交给银子去办,林简琴那是一百个放心。

    应随六点了点头,便又继续倚在了被卷上。

    等林简琴母子走得远了,他才可以按照自己喜欢的姿势躺着,好难受啊,撑坏了,刚辞啊林简琴喂他饭,他只顾着看林简琴那细长卷翘的睫毛,看她那光滑的额头,看她那修长的眉毛,那眉毛妩媚又有些雅致,显得格外的阴美。

    他看着林简琴那含情默默如汩汩泉水的眼眸,那精致的鼻子,那粉红若樱桃的唇,真是喷然心动,恨不得上去咬一口,他抑制着自己内心的躁动。

    不想一下子吃得太多了,竟然在那一瞬间有点胃口要爆炸的感觉,却又不能再林简琴面前显示,否则就露馅了。

    等那娘俩走了,他才四脚八叉的找个最舒服的姿势躺着,他不经意的看了一眼门口,银子正端坐在门口,瞪着眼睛看着床上那个时而嘿嘿一笑自我享受的人,时而咬咬嘴唇有些落寞的人。

    银子摇着尾巴,又歪了歪脑袋,实在看不出这个人到底是怎么了。

    应随六看到银子在看他,便撇嘴说道,“幸好你是只狗,不然早就把看到的跟她说了是不是?‘

    银子眨了眨眼睛,吱扭一声,便摇着尾巴,换了个地方坐着去了。

    “嘿,还不让我说了,好了,随你的便,反正你是一直不会说话的狗。”应随六似乎很是乐呵自在,哼着小曲儿在床上一直待到了半晌,想着趁着林简琴不在家,继续打探一下林家钱柜的事。

    林简琴带着小家伙到了吉祥如意饭馆的时候,洛青丝夫妇已经在忙碌了,今天算是真正的做买卖了,今天再来吃饭就是要收银子了。

    洛青丝夫妇虽然忙碌着后面,可是那也是因为昨天全场免费,所有的东西都被吃光了的缘故,准备起来确实要麻烦一些。

    林简琴坐在前面,很显然,今天的客人跟昨天不能比了。

    稀稀落落的有几个人来吃饭,洛青丝给上了饭菜便又回到后面去,只剩下林简琴带着小家伙儿在这看着。

    小家伙儿抱着小胳膊,四处的看了看,皱了皱眉头,说道,“娘,我怎么感觉这里有些不对劲的。”

    林简琴正坐在前面朝着隔壁院子里张望,不知道那绿锦今天有什么动静,要是能看到萧皓天那老家伙就可以进行下一步的计划了。

    林简琴不在意的说道,“你这孩子,总是神神叨叨的,哪里有什么不对劲?”

    小家伙儿皱着眉头,一副很严肃的摸样,说道,“现在说不好,反正就是不对劲。”

    “臭小子,是不是觉得店里闷得慌,想着出去玩?”林简琴想着一定是惊鸿想着出去玩,编造一个瞎话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