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二十七章 太过专注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小家伙儿很是无奈的说道,“娘,你怎么就不相信我呢?好吧。不信就不信,到时候发生了什么事情,您可不要找我。”

    小家伙儿说完。便拿着手里的小木剑在店面前面玩开了。

    这在这时候林简琴见一顶小轿过来了,林简琴自然是认得。以前在林府的时候。那轿子还是林静影的呢,这下倒是成了萧皓天的了。

    林简琴急忙收回了目光,只用余光看着门外。若是太过的专注了,一定会引起人家怀疑的。

    那轿夫果然在绿锦的门前停了脚步,林简琴死死地看着那轿子里出来的人。果然是萧皓天。虽然知道是这儿结果,可是林简琴还是笑了笑,好戏就要开始了。

    这时候天气燥热的很。即便是谁家里都是挂个竹帘子。所以基本都没有关门的。

    林简琴听着绿锦那屋子传来了隐隐约约的一阵对话声。

    “我的好锦儿。你别着急么?我这也是无奈,家里有只母老虎啊。”萧皓天那恶心的声音传过来。

    林简琴啐了一口在地上。骂道,哼。当年你是破落户,在萧洁梅的爹爹面前讨好的摸样,也许是不是比现在更加的恶心?

    “老爷。你说了,一定要娶我过门的,可是这好似i清都已经大半年了,却一点音信都没有。”绿锦撒娇的声音带着一点不悦。

    “小宝贝儿,别急嘛,咱们先……”紧接着便传来桌椅倒了的声音。

    “不行不行……奴家知道老爷对奴家好,可是奴家不依老爷,老爷必须白纸黑字的写给奴家……不然,奴家有几个青春这么等下去?”绿锦似乎是拒绝了萧皓天要亲热的意思。

    林简琴听着那边的声音越来越小了,有些费劲了,便想着凑过去听。

    小家伙儿这会儿突然跑进来,“娘,你这是去干什么?”

    “嘘……”林简琴赶紧示意小家伙儿不要出声。

    小家伙儿眨了眨眼睛,没在理会林简琴。

    “呦呵,两天不来,还长了脾气了?”萧皓天的语气里有些不悦了。

    绿锦连忙说道,“老爷,不是奴家不懂事,只是心急。”

    “哎呀,老爷我何尝不心急?每天的对着那个母老虎,又不让我纳妾,也是憋屈。”萧皓天唉声叹气的说道。

    “可是,那老爷什么时候能给绿锦名分?绿锦自知不是什么名门望族,可是跟了老爷的时候也是黄花闺女的,所以……”绿锦这件事看来是憋屈了很长的时间了,再添上这几天萧皓天没来,绿锦似乎越来越焦急了。

    她是个聪明的女人,男人喜新厌旧是本性,要是不趁着这会儿还没过了热乎劲儿,要个名分,以后想都别想了。

    “小宝贝,咱们先亲热一下再说这件事好不好?都憋死我了。”萧皓天似乎又抱住了绿锦。

    绿锦挣扎开,说道,“老爷不给绿锦个名分,绿锦不高兴。”

    萧皓天脸色一冷,一把松开了绿锦,站起身来,甩了甩袍子,说道,“那等你高兴了,本老爷再来。”

    说完便气呼呼的出去了,绿锦急忙跟了出去,本想着拿捏一下萧皓天的,没想到萧皓天居然急了眼了。

    绿锦站在门前看着萧皓天上了轿子离去,眼里的泪水不禁的流出来,转身哭着回了屋子。

    林简琴一切都看在了眼里,便急忙转身去了后面厨房,拉着洛青丝说了几句悄悄话。

    洛秦川看着只是嘿嘿一笑,他算是看出来了,这女人啊总是有说不完的悄悄话。

    洛青丝点了点头,说道,“那行,这件事你就放心吧。”

    林简琴便又回到了前面柜台,坐了一会儿,这才装作不知道刚才发生的那些事,站在了绿锦的门外,敲了敲门,“仙女姐姐,在家呢 么?”

    绿锦在屋里正呜呜的抽泣呢,听了外面的敲门声,急忙擦干了眼泪,说道,“谁啊?”

    “斜对门饭馆的,咱们昨天还聊天呢。”林简琴笑着说道。

    绿锦突然想起了之前他们的对话,便急忙几步走到了门边上开了门,“哦哦,是妹子啊,你有什么事么?”

    林简琴佯装惊讶的看了看绿锦,说道,“姐姐这是怎么了?”

    绿锦急忙掩饰一下,“没事没事,就是想起了一点伤心事。”

    “哦哦,姐姐若是不嫌弃,来我洛姨这坐一会儿,她做了些好吃的。”林简琴说着便要拉着绿锦走。

    绿锦转身把门关上,便跟着林简琴来到了吉祥如意饭馆。

    这会儿果然人少了很多,看来占便宜是世人的本性了,不管在哪里在哪个时空。

    洛青丝正好端了两盘菜出来,笑着说道,“今天人少了,倒是不累了,咱们自己先吃点,昨天一直忙活,都没顾得上谢谢妹子呢。”

    绿锦的岁数比林简琴大几岁,可是又比洛青丝小十来岁,这么说来,便是管林简琴叫了妹妹,管洛青丝叫一声大姐了。

    “大姐你看你这是说的哪里话,左邻右舍的。”绿锦倒是个和气的人。

    这会儿正巧洛秦川从厨房里出来,端了两个菜。

    绿锦看了看洛青丝又看看洛秦川,不由得嘴角一乐。

    等洛秦川把菜放下回了厨房之后,绿锦压低了声音,说道,“大姐,你家大哥不出去?”

    “出去做什么?他想要的家里都有,还用得着出去?”洛青丝嘿嘿一笑,语气里带着些许的得意。

    林简琴见机在绿锦耳边小声说道,“我洛姨有的是主意,男人嚒,在家里栓牢了,喂饱了,还能出去吃?”

    绿锦似乎听出了林简琴的弦外之音,说红着脸问道,“不就是吃菜么?还有这么多的门道?”

    林简琴咯咯一笑,说道,“要不是看着你也是老实人……哦,对了,姐姐,我好想没见过你家男人啊。”

    林简琴的这一句话便戳中了绿锦的心酸了,绿锦咬着嘴唇,半天才说道,“不瞒你们说,他是个沾花惹草的。”

    洛青丝一听这个,当下就急了,坐过来说道,“男人真没个好东西,话又说回来了,妹子,咱们得用手段,不然能管得住男人的裤腰带?”

    绿锦一愣,看看洛青丝又看看林简琴,她虽然还是心里有些戒备,可是这俩人说的都是用吃的拴住男人的心,想必就算不成功也不会有什么害人的,可是看着那俩人那么神奇,心里不免的有些动心了。

    绿锦嘴角勾起一抹有些尴尬的笑意,说道,“大姐,妹子愚钝不明白您说的这话,吃的是吃的,怎么还能和……那种事联系在一起?”

    洛青丝神秘一笑,虽然脸色神秘,却也带着些许的憨实,毕竟她真真切切的是个庄稼人。

    “这还不好说?不怕你多想了,瞧见我家的那口子了么?一晚上三次,哼,他还想着去别的地沾花惹草,早就不想动了,咱这边再给做些美味儿吃,那还不乐得屁颠的。”洛青丝一边说一边朝着厨房努了努嘴巴。

    绿锦的两颊浮现出一朵羞赧的红晕,试探着问道,“大姐,这做菜还真是有门道哈。”

    “那是自然!”洛青丝一副很是享受的样子,让绿锦不禁的有些心里发痒了。

    林简琴马上戳了一下洛青丝的袖子,佯装很是神秘的压低了声音,“洛姨,你都不让我说的,你自己到先说给别人听?”

    绿锦眼神早就看着洛青丝和林简琴的一举一动呢,听到人家一家人说这样的话,绿锦马上有些不好意思了。

    谁知洛青丝脸色一怔,说道,“月丫头,咱们都是女人啊,哪里有女人看着女人受气的?”

    林简琴撇了撇嘴说道,“洛姨,你还真当自己是救苦救难的菩萨了,再说了,人家仙女姐姐那么漂亮,怎么可能拴不住男人的心,咱们长得丑哪里和她比得了?”

    绿锦听了别人的夸奖,两颊又是一抹酡红,高兴过后,便叹了口气说道,“长得美又能怎么样?时间长了,还不是照样的看腻了?”

    “哦?仙女姐姐,你竟然也有这种烦心事?哼,现在的男人真是禽兽!”林简琴愤愤的说道,同时她看到了在眼前跑来跑去玩耍的惊鸿,便想起了那让她莫名其妙怀孕的臭男人。

    绿锦虽然不说粗话,可是听了林简琴的那句骂人的话,也攥紧了手里的帕子,咬着嘴唇,点头表示赞同。

    洛青丝接着说道,“就是,天下的女人都是可怜人,妹子啊,就这么定了,我给你这做汤的材料和方子,你照着做,保准你那男人离不开你。”

    绿锦自然是千恩万谢的了。

    在吉祥如意饭馆忙活完了,林简琴便跟洛青丝说了几句话,又让接着给了洛青丝几个食谱,让洛青丝隔几天便给绿锦出主意一样的,给那个男人炖汤喝。

    林简琴心里很是畅快,可是总觉得胸口憋闷的厉害,带着惊鸿从吉祥如意饭馆走出来之后,便觉得好了很多。

    惊鸿走出吉祥如意饭馆的时候,还转过身看了看身后,有些严肃的看着那座屋子。

    “儿子,看什么呢?走,娘还跟别人约了事的。”林简琴说着便拉着惊鸿要走。

    小家伙儿紧皱眉头看了看那屋子,嘟囔道,“这里真不是个祥瑞的地方。”

    “臭小子,又开始神神叨叨了,等我以后给你找到爹,倒是要仔细的瞧瞧,那王八蛋到底是什么货色。”林简琴说着便一把将惊鸿抱在了怀里。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