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二十八章 油嘴滑舌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小家伙儿思绪被打断,便撇嘴说道,“找到我爹了又能怎么样?我是你们两个生的。没准我还跟娘的小时候长得像呢。”

    林简琴嘴角猛地一抽,本来想骂两句这臭小子,没想到被他将了一军。

    林简琴不在理会。因为她觉得,跟着这小子拌嘴。似乎还真有些发憷了。除非她把娘亲的权威拿出来,不然这小家伙儿油嘴滑舌满嘴的大道理,真够人受的了。

    林简琴没呆了多一会儿。便到了茶楼,这时候阳半夏已经在里面等候了。

    “这是吃食的烹饪技巧和方法,你一看便会了。记住了。每当府里那个送菜的到了府上。跟你说……今天去了香满楼一趟,你听到了这句话,便去萧洁梅那里给她出主意做好吃的。”林简琴交代完了。看了看阳半夏。

    “三小姐。这个当真好使?”阳半夏有些疑惑。不知道这些吃的东西能有这么大的威力,然后又看了看那食材。全是营养滋补的啊,心里打鼓。不知道三小姐有没有弄错啊。

    “就这些,你照办就是了,还有二十多天就是八月十五中秋节。我们要在这之前把事情办好了,您可是责任重大啊。”林简琴看了看阳半夏。

    阳半夏很是认真严肃的拿了林简琴给的东西,便匆匆的离开了茶楼。

    小家伙儿看着那人走远了,便疑惑的问林简琴,“娘,您天天的这么忙活,多累啊。”

    林简琴看着眼前的小家伙,无奈的笑笑,“娘也不想这么累,也想找个幽静的地方好好过日子去,可是有些事却没办法,逃不开的。”

    小家伙若有所思,半天才说道,“不管娘在哪里,惊鸿就要在哪里。”

    林简琴眼看着小家伙儿长的飞快,似乎过不了十来天,便觉得小家伙儿又长高了一样。

    “娘,咱们这下去哪里?说好的去吉祥如意饭馆,可是今天看着人不多,也用不到咱们帮忙了啊。”小家伙摆弄着手里的小风车,欢快的跑来跑去能带动一点风。

    “嗯,也是,咱们你喜悦姨娘家玩去吧。”林简琴叹了口气,现在能去的地方还真不少,可是真正想去的地方却不多。

    小家伙很脆生的说道,“好!我要去看望亲姥姥,亲姥姥一定睡醒了。”

    林简琴将小家伙揽在怀里,轻轻的刮了一下小家伙的鼻梁,“你怎么就知道姥姥的病好了啊?”

    “当然,现在侯爷府一片祥瑞之气,若是姥姥还病着,那定然会有煞气在里面的,就一定不像现在这般舒坦了。”小家伙儿嘴里说着话,眼睛却一直盯着手里的风车玩。

    林简琴一愣,不知道小家伙嘴里这些神神叨叨的东西都是什么,要说什么中医啊功夫啊写字啊这些东西,她作为一个穿越过来的人,还是略懂一二,可是什么煞气祥瑞之气,她就真的听不明白了。

    权当做小家伙胡说八道了,林简琴没再继续理会,便带着小家伙出了茶楼,叫了一顶轿子,又在半路上买了些食品,朝着侯爷府去了。

    林简琴带着小家伙儿刚到侯府,还没等着上前跟守门的侍卫说话呢,正巧小侯爷从别的地方回来,远远地就看到了林简琴,很是热情的喊道,“小姨来了?快请进,月儿这几天胃口闹得厉害,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

    林简琴闻声笑起来,“果真如此?哈哈,没准喜悦能给小侯爷生个大胖小子呢。要是个女孩,也许就不会闹得这么厉害了。”

    “哦?果真?哈哈,请快随我进去吧。”小侯爷说着便伸手做出请的姿势。

    林简琴手里拉着小家伙儿,跟着小侯爷进了侯府,绕过几个走廊花园亭台轩榭这才到了喜悦修养的地方。

    “哎呦喂,你怎么在这里憋着呢?你知道我们娘俩走了多少路才找过来?”林简琴扶额说道。

    喜悦嗤嗤一笑,说道,“我也说没什么大事的,可是他还有公婆都说,这养胎要安静,要地方好,还找了看风水的先生,说是这个园子合适,这才搬了过来。”

    喜悦说着,便朝着林简琴伸手过来。

    林简琴哪里舍得让喜悦往这边多走几步?急忙上前去接她的手,小侯爷更是心疼着急,比林简琴的步子还要快,一把扶住了喜悦。

    林简琴看在眼里羡慕在心里,酸酸地说道,“喜悦,你看你,以前还说我命好呢,现在是不是觉得比我好的不是一点半点?”

    小侯爷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说道,“她总是毛毛躁躁的,不知道当心,真是让小姨见笑了。”

    林简琴骨子里就不知道淑女是什么东西,看了面前这俩扭捏的一对人,便哈哈大笑起来。

    突然笑着笑着觉得鼻子里有些酸酸的,娘的,那个让她莫名其妙怀孕的王八蛋到底死到哪里去了,唉!应随六这个蠢货虽然在身边,可是每天连一句逗乐的话都不会说,除了守着就是呆呆的看着。

    “咦?琴儿,你这是怎么了?”喜悦似乎看出了林简琴有些不适,便转脸跟小侯爷说道,“快帮琴儿倒点水,你只知道在这监视我,却忘了给琴儿沏茶?”

    小侯爷一听,连忙说道,“对对对,都是我这脑子不好了,我这就去。”

    小侯爷走开了,喜悦才小心的问道,“琴儿,你到底是怎么了?是不是遇到了什么不开心的事。”

    其实有时候知己不必多,有那么一个,此生就足矣。

    “有一点点心里不愉快吧,曾经还以为你掉入了苦海,万劫不复,没想到今天却也是十分欢乐的,我自然是非常的欢喜,可是也有些自己的小感慨罢了。”林简琴如此说道,也是实话,只是说了一半而已。

    姐妹俩正说着要去里面坐着,院子里传来了越思敏的声音。

    “琴儿?你来了琴儿?”越思敏的声音里充满了无限的欣喜和激动。

    林简琴听了越思敏的声音也急忙的往外跑,她本来打算过来也是主要看望自己的娘的,可是毕竟是自己麻烦了喜悦,总要顾忌一下礼数,先跟喜悦夫妇俩见面了,再去看望娘,没想到越思敏倒是自己先跑过来了。

    林简琴撩开珠帘的那一刻,看到越思敏的气色好了很多,只是由于激动,满眼噙着泪水让人看着有些心疼。

    “娘,您怎么过来了,我想着这就过去看您的,您身子好些了么?”林简琴双手拉着越思敏的双手,满脸的关心。

    越思敏激动的说的哦啊,“好了好了,都好了,听说你回来了,娘可是拼命的吃补药补品,恨不得马上就能好起来,对了,娘还听说你……”

    越思敏一边说一边朝着身边扫视,在小家伙儿的身影映入越思敏的眼帘的时候,她更是激动的不得了,攥着林简琴的手更紧了些,半天才说道,“这是我的大外孙子?”

    林简琴勾了勾嘴角,轻轻的点了点头。

    小家伙儿正在一旁看水池子里的大红鲤鱼,似乎没在意这边发生的事情。

    “娘,我把惊鸿叫过来。”林简琴说着就要张口,却一下被越思敏拦住了。

    林简琴一愣,只见越思敏很和蔼的眼神看着远处玩得正欢的小家伙儿,跟林简琴说的哦啊,“让他玩吧,不着急。”

    “喜悦,你快好好坐着,别站着了。”越思敏急忙搬了一个凳子过来,“我刚醒了那会儿就听涟韵说了,你已经有一个多月的身孕了,这前三个月不稳妥,一定要注意,来来来,快坐下。”

    喜悦笑着说道,“该我给您搬椅子,您到给我搬,我都不好意思了。”喜悦笑着说道。

    “你这孩子!跟月姨还这么客气?琴儿是月姨的女儿,你也是月姨的女儿。”越思敏笑着说道。

    其实越思敏说的这句话一点都不过分,虽说现在喜悦母女富贵了,可是以前喜悦母女贫困的时候,她可是从来不拿着她们娘俩当外人的,当亲人一样的疼。

    林简琴看了看越思敏,她自然知道自己的娘从始至终都是一片诚心真意,怕就怕侯爷府的下人们有什么看法,便跟喜悦说道,“你这真是做了贵人了,还跟我娘客气了。”

    喜悦听完,马上从椅子上站起来,很是严肃的说道,“琴儿,你这话我可不爱听,在我心里月姨就是跟我亲娘一样的,谁要是像你说的这么想,那就是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呸呸呸,你自己不顾及也就算了,你肚子里那位可是听着呢,再说了,我就是跟你开个玩笑,你至于的发那么毒辣的誓么?”林简琴到真的不是不相信喜悦,只是看着周围那些伺候的下人们的眼神有些异样,才会这么说的。

    喜悦看了看林简琴,马上转身朝着大家说过,“月姨跟我亲娘是一样,谁要是慢待了,别说我没提前交代你们。”

    众人急忙福了福身子,表示听到了主子的话。

    林简琴给喜悦使了个眼色,喜悦便屏退了手下的人。

    “娘,我跟着爹爹从林府离开之前,他有没有跟你说过什么啊?”林简琴压低了声音问道。

    越思敏蹙了蹙眉头,半天说道,“没有啊,没记得他说什么啊。”

    喜悦似乎听出了点什么名堂,便急忙问道,“琴儿,你发现了什么?还是林家最近有什么动作?他若是敢对你怎么样,我一定会让小侯爷出手的。”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