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二十九章 力不从心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林简琴皱了皱眉头,垂下眼睑,说道。“我现在虽然知道林无尘不是爹爹的亲生儿子,可是却苦于没有证据,不管怎么说。我还是姓林的,那家里的产业不能落在了外人的手里。再说了。之前我娘和云姨受了那么多的委屈,若是现在不找回来,我心里不甘。”

    喜悦听了林简琴的话。思忖片刻,说道,“其实我之前也把这件事跟小侯爷说过的。但是貌似他跟我公公说过之后。便没下文了,我猜着,也许是公公不愿意蹚浑水吧。毕竟在积羽城林家的叶脉很深了。而且之前很多林家的事情也是林无尘在打理。”

    “是啊。咱们自己是知道,可是林无尘从来没有对外面说他要改姓。所有的人只认为是林家发生了大的变故,现在林家是林无尘当家作主。别的事情恐怕也就是谣传,没有证据,总是拿不上台面的。”林简琴咬了咬嘴唇说道。

    “嗯。这件事只有咱们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别人是不知道的,”喜悦也寻思起来。

    瞬间这园子里面陷入了沉静,只有小家伙儿在那边欢乐的玩着,不时的发出咯咯的笑声。

    “我们慢慢来吧,我也曾经想过要收拾一下萧洁梅的,只是前些日子一心扑在给月姨和娘养身体上,后来自己又怀了孕,就有些力不从心了。”喜悦淡淡的说道。

    林简琴点了点头,她很能理解喜悦的,刚嫁过来一年的时间,这府里的小事她是能管得了,可是一些大的方面,喜悦还是插不上手的,所以,老侯爷默不作声,喜悦也没办法去做了。

    越思敏看了看两个女儿都在发愁,便和蔼的说道,“喜悦,琴儿,我现在和涟韵都是好好的了,那些什么陈芝麻兰谷子的事,就让它过去吧,以后没人欺负咱们就行了。”

    喜悦刚想着要反驳越思敏的话,却被林简琴拉住了手,林简琴给喜悦使了个眼色,喜悦便不吱声了。

    林简琴笑着跟越思敏说道,“行,娘,我们听您的,不去报仇了,不过您好好的养着身子,等我有了自己的地方了,我就把您接过去。”

    “瞧你说的,就算你有了地方,我还是不让月姨走,她要是搬走了,我娘说话都没个伴了。”喜悦撒娇的说道。

    园子里又恢复了刚才的融洽。

    小家伙儿玩了一会儿似乎累了,便跑过来,眨了眨大眼睛,努着小嘴巴,朝着越思敏看了看,脆生的叫道,“姥姥。”叫完了便恭恭敬敬的跪在地上,给越思敏磕了个头。

    越思敏欢喜的不得了,将小家伙儿揽在怀里,左看看右看看,就是看不够。

    林简琴看着时间不早了,便笑着说道,“娘,行了,您看您都把惊鸿看进眼里去了,这会儿天色不早了,我们也该回去了。”

    有了上次被劫的事情,林简琴可是不敢那么黑的天色才往回走了,要早一点回去才安全。

    越思敏知道了林简琴住在远郊,虽然有些不舍,但是还是送走了林简琴母子俩,一直送到大门外。

    越思敏张望着,一直看不到那娘俩的背影了,这才默默的回了侯爷府的暂住处。

    林简琴带着小家伙儿回了果园,见到银子正趴在地上发呆,朝着银子喊了一声。

    银子那双大耳朵瞬间竖起来,眼睛也马上犀利起来,见是林简琴走近了,便讨巧的又蹦又跳的过去了,大尾巴摇的很欢实。

    小家伙儿便搂着银子玩起来。

    林简琴朝着屋里瞟了一眼,没什么动静,便又看看身边的银子,心里想着,不知道应随六那家伙中午吃饭了没,现在什么情况了。

    说一点也不担心他,那显然是再说谎话了,林简琴蹲下身子一把抱住了银子的狗头,问道,“屋里那人吃饭了没?”

    银子吱嗡两声,林简琴一诧异,问道,“没吃?”

    银子又吱嗡了一声。

    林简琴顿时有点愧疚了,说的也是,谁能让一只狗帮自己去端饭碗啊,甭说应随六怎么想,换了她林简琴,要是被人这么对待,她饿死也不吃。

    林简琴也没进屋去问应随六,直接去了小矮屋,而林简琴在外面的这一切都被刚刚从外面回来躲在床上的应随六看在了眼里。

    应随六已经好多了,他有功夫在身,能自行疗伤,再说了,今天出去打探林家钱柜的事的时候,又自己吃了顿好的,还去药店弄了些吃。

    林简琴掀开锅盖,见饭菜还是她早上离开的时候的样子,心里咯噔一下,有些愧疚。

    小家伙儿跟着屁股后面,见林简琴的神色不好,便说道,“娘,甭担心,没有男人对自己不好,他要是饿了,自己就吃了,不吃就是不饿。”

    林简琴剜了一眼小家伙儿,说道,“你又不是他,知道个屁,出去玩去。”

    小家伙儿撇嘴说道,“哼,就你在这里瞎操心,没准人家去外面风流快活吃了一顿好的呢。”

    林简琴自然是觉得小家伙是在胡说了,可是屋里的应随六听到了外面娘俩的对话,心里惊慌了,那个小家伙儿怎么这么神通广大的啊,难道这世界上真的有未卜先知这种本事的人?

    林简琴不理会小家伙儿,便说道,“行了,你带着银子去溪边洗洗澡去,记住啊,不许往河心走。”

    小家伙儿似乎天生的就喜欢水,甚至无师自通,在浅水区竟然能扑腾着玩水,不会被淹着。

    小家伙儿听了马上叫着银子朝着河边跑去。

    林简琴急忙的将回来的时候在城郊菜市场买的鱼和菜从竹篮里拿出来,很是利索的收拾了一下。

    应随六在窗子前偷偷的看了几眼,偷偷的小了好一会儿,突然觉得自己活着十七年从来还没像是今天这么笑过呢。

    没有多一会儿,应随六便闻到了到处飘散着的鱼肉香和饭菜香,那不争气的肚子竟然咕噜的叫起来。

    可是为了得到林简琴的心疼,他只好忍着,待会儿等林简琴进来了,他决定闭气,装出脉搏微弱的样子,好让林简琴继续能够喂给他吃饭,他似乎对那种感觉上了瘾。

    林简琴急急忙忙的做饭菜,心里想的就是能早点让应随六吃上热乎饭,也算是对中午饿了应随六一顿饭的补救,毕竟应随六受伤,多少都是因为她的缘故。

    饭菜好了,林简琴便朝着河边喊了小家伙儿回来。

    小家伙儿玩的浑身湿漉漉的,一副调皮的模样笑了笑,见到林简琴绷着脸,马上很自觉的去了屋里找了一件干爽的衣裳换上了。

    “你自己吃吧,我去屋里喂你叔叔吃饭。”林简琴把一碗饭盛好了,便放在了小家伙儿面前,起身就要进屋里给应随六喂饭去,很简单,中午没吃的了,想必现在饿的也趴下了,喂饭就喂饭吧。

    小家伙很是吃醋的说道,“娘?你喜欢上他了?”

    林简琴一愣,脸颊瞬间绯红一片,扭过脸,瞪了小家伙儿一眼,“吃你的饭,吃饭都堵不上你的嘴!”

    “哼,你们女人真是心软。”小家伙说着便左手拿着一双竹筷右手又拿了一双竹筷,左右开弓,这边往嘴里夹菜那边往嘴里加饭。

    现在要是有两张嘴就好了,能很快的吃饱肚子了,小家伙看着娘进了屋子,便撇了撇嘴,“我娘最心疼我,这下子你横插一杠子进来了,哼,看来我小看了你了。”

    林简琴走进了屋里,见应随六还在紧闭双眼,脸色有些苍白的躺着,嘴唇翕动一下,却没说出话来,有些不好意思说了。

    后来又想,这哪里是她林简琴的性子,哼,反正给他准备了饭菜的,他没吃是他自己的事情,便一下子坐在了应随六的身边,一把将他那白皙的大手拉过来,将手指搭在了应随六的手腕上。

    林简琴眉头突然皱了一下,怎么脉搏这么虚弱啊,难道这得是因为没吃饭饿的?

    林简琴刚刚攒足的气势,突然间消失了一大半,便又温柔的将应随六的手放回了原地,轻轻的咳了一声,说道,“那个,那个对不起,我也不知道你病的这么严重,那个,我喂你饭吃。”

    林简琴支支吾吾,实在是不知道说什么好,干脆拿起勺子,舀了一勺饭菜,轻轻的放在了应随六的嘴边。

    应随六的心里早就乐开了花了,可是为了能伪装的像一点,他依旧是紧绷着一张脸,紧闭双眼,他生怕自己的目光和林简琴那深潭一样空灵的眸子相遇了,会泄了他的底。

    林简琴很是认真的给应随六喂饭,又轻轻的将掉在衣领上的饭渣渣收拾掉,当林简琴给应随六喂完了饭菜的时候,突然看到了应随六腰间的那一枚荷包……很久之前的那一枚流水图案的荷包。

    那荷包经历了惊鸿岭的惨痛经历,又在应随六掉入悬崖的时候划破,后来在洛姬村老员外家里又差点被当做垃圾扔掉,现在虽然东西还在,但是已经不成样子了,应随六已经用一个黑色的纱巾将那荷包包裹起来了。

    林简琴突然心里最深处一颤,难道这个男人真心的还记得那过去?

    “娘……”突然外面响起了小家伙的声音。

    林简琴的思绪一下子被拉回来,急忙起身朝着外面走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