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三十章 病入膏肓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应随六见林简琴出去,也一下子从床上坐起来,林简琴出了门带上门后。应随六便紧跟着站到了门里面,想着听着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砰……”

    “啊……”

    门突然又从外面推开了,应随六的额头被突然的推开的门打了个正着。

    小家伙儿嘴角勾起一抹坏坏的笑意。佯装很是纳闷的看着捂着额头的应随六,说道。“娘。你不是说这个叔叔已经病入膏肓,坐不起来,说不了话。自己也吃不了饭了么?”

    林简琴看到站着好好的应随六很是惊讶,但是瞬间她就明白了,原来这个家伙身体已经好了。就算是没好。也是好的差不多了,竟然敢蒙骗她去给他喂饭!

    林简琴怒火一下子冒上来,从旁边抄起一个木头板子就朝着应随六砸过去。

    应随六一下子吓坏了。这可不行。赶紧的躲啊。老虎发威了,那可是惹不起的。

    应随六很是轻盈的躲过了林简琴的各种东西的各种砸法。身手敏捷,很难让人相信那么灵活的人是刚才躺在病床上奄奄一息病入膏肓的人。

    林简琴叉腰大骂道。“你敢糊弄老娘!三天别吃饭!”

    应随六躲在远处,嘴角抽动几下,求饶的说道。“我不是故意的,我就是……”

    “哼,你就是想着让我娘喂你吃饭!”小家伙儿在一边没少添油加醋的。

    林简琴更是气急败坏了,说道,“三天不准睡床上!”

    小家伙在一边很是得意的朝着被骂的狗血喷头的应随六做鬼脸。

    应随六心里叫苦不迭,没想到自己竟然被一个小屁孩玩弄于股掌之间,这真要是传出去,太有损他小王爷的声誉了。

    现在没什么办法,只好等着看了,应随六只能呆在树后面,见林简琴进了屋子,这才小心谨慎的走到了屋前的石桌旁坐着。

    小家伙儿这会儿从屋里推开门,露出小脑袋,朝着应随六吐了吐舌头,翻了个白眼。

    应随六很是想揍一顿这小家伙儿,朝着小家伙儿招了招手。

    小家伙儿坏坏一笑,说道,“我才不上你的当,我过去了,你岂不是要抓住我?”

    应随六彻底没辙了。

    这一晚上很是惨痛,每个房子都被林简琴上了锁,应随六又怕自己去城里住店这娘俩不安全,便只能在石桌上趴着。

    硬邦邦的石桌,弄的应随六浑身酸痛,可是这也比地上好,至少不是潮湿的。

    果园里的氛围虽然是紧张,可是这也算是内部之间的事情,忠诚侯府里事情,可是绵里藏针了。

    萧洁梅听了阳半夏的建议,做了一份菜,等着萧皓天回去吃。

    萧皓天可是才从绿锦那里回去的,本来想着找个借口要休息的,可是自己做了不见光的事,又不能不多抚慰一下萧洁梅,便勉为其难的去了相思阁。

    “哥哥,你尝尝这道菜,可是我新学的,专门为了哥哥做的。”萧洁梅今天可是仔细的收拾了一番,玫红的锦缎长袍,精致的发髻,妩媚的妆容。

    可是这一切也无法掩盖她脸上越来越多的皱纹。

    萧皓天本来还是没什么胃口的,只是想着搪塞一下,因为在绿锦那里,他俨然就是半夜七次郎了,这会儿浑身的筋疲力尽的了。

    可是尝了一口那菜肴,居然觉得很是好吃,便连连夸奖,“梅儿,这果真是你的手艺?怎么能做的这么好吃?”

    萧洁梅笑的更是欢喜了,瞟了一眼旁边的潋滟,潋滟得了主子的吩咐,便匆匆的将一枝香点上,出了屋子,将门带上,又将下人们打发走了,自己则守在房门外。

    果然,没有多久,那相思阁里,便是一室的旖旎,无限的春光了。

    潋滟见屋里的灯熄了,便走到了相思阁的门口,跟旁边的小丫头说道,“去,把这些赏钱送到大厨房,给阳半夏,就说是夫人赏赐的。”

    那丫头手里捧着银子,匆匆的朝着大厨房去了。

    潋滟的嘴角浮现出一丝满意,看来这阳半夏确实没有说谎话,这好吃的饭菜,加上那暖情的香气,果然能拴住萧老爷的心了。

    忠诚侯府里如此这般,那绿锦的家里却也是一片欢喜。

    绿锦按照洛青丝给的食材和方法炖了汤汁,给萧皓天喝了,果然是一个时辰内,那萧皓天多次索取,并且情迷之时,白纸黑字的写下,八月十六就要娶绿锦进门。

    绿锦捧着那张承诺书在灯下看了好久,越看也是满心的欢喜,她是个知恩图报的人,边想着,一定要找机会好好的报答洛青丝,若不是人家的主意,怕是她要被萧皓天那老家伙冷落了,后半辈子也就没了指望了。

    第二天一大早上,应随六睡得很浅了,突然听到了一阵脚步声,他突然惊醒,抬头看了看,见远处是洛青丝的身影,便觉得有些疑惑,这洛青丝夫妇不是在城里开饭馆呢么?怎么会有时间到这边来呢?

    应随六急忙站起来,瞧了瞧林简琴的门,“臭丫头,你的洛姨来了,快起床吧。”

    屋里没动静。

    应随六便又加大了力度,敲了敲门,继续说道,“臭丫头,快起床了,你的洛姨来了!”】

    “吼什么吼,我又不是聋子,再说了,你的话老娘才不信!不会是外面风凉了,你想进屋?”林简琴懒懒的说道,压根儿连眼睛都没睁开。

    就这这个时间上,洛青丝已经走过来了,询问到,“月丫头呢?”

    应随六无奈的指了指房门,“在里面。”

    洛青丝便上前去敲门,不想那房门却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开了,洛青丝便一脚跨进去了,她有事要找林简琴商量呢,再说了林简琴的房间,也没有什么她不能进的。

    应随六不知道想什么,也跟着进来了。

    林简琴大叫一声,一下子将薄被捂在胸前,嘴角一抽,眼神冒火,马上就叫道,“谁让你进来了?”

    应随六的眼神却也不躲闪,嘟囔道,“又不是没报过,也不是没看过,大惊小怪的……”

    “你说什么?”洛青丝离着应随六很近,听到他这么说,突然扭过身子很惊奇的问道。

    应随六很尴尬的吞了一口唾沫,无辜的看了看洛青丝,讪讪的笑道,“没,没什么,你们聊,我待会儿再进来。”

    “待会儿也不许进来!”林简琴大吼一声,伸出手,“滚出去!”

    没想到,只顾着生气,手从胸前伸出来指着门外的时候,那薄被便滑落了。

    应随六该看的不该看的都看的差不多了,眼神中居然露出一丝很得意的神色,然后转过身,坏坏一笑,留下一句话,“赶紧的穿好了衣裳。”

    等应随六走出去,他又小声的嘟囔道,“穿不穿还不是都看见了。”

    屋里的林简琴骂了好一会儿才停歇。

    小家伙儿唉声叹气的说道,“娘。我说什么来着,我早就看着他不是好人的。”

    洛青丝说道,“得了,待会儿再说这件事,我是想着大早上的来跟你商量事呢。”

    林简琴一愣,知道洛青丝是个比较实在的人,便急忙问道,“洛姨,你快说,发生了什么事?”

    洛青丝眉宇间有些愁楚,“今天早上你秦川叔打扫卫生,突然被搭在桌子上的板凳砸了脚趾头,要是在平时,这也算不得什么的,不知道怎么突然肿的厉害,连鞋子都穿不了了,今天都没能去菜市场买菜。”

    林简琴听了之后先安慰了几句,便说道,“以后咱们提前买上一些,若是秦川叔的脚就是被凳子砸伤了,上点药,过不了几天就好了,洛姨你不要太担心。”

    “不瞒你说,我这两天在那屋子里呆久了,都觉得浑身闷的难受。”洛青丝叹了一口气说道。

    小家伙眨了眨大眼睛,很是严肃的说道,“我就说了,那间屋子是有问题的。”

    林简琴一愣,看着小家伙儿身上围着被子,一副没睡醒的样子,便说道,“惊鸿,你起床吧,去河边洗漱去,大人的事,你别插嘴。”

    小家伙儿很不满意的撇了撇嘴,说道,“现在说我碍事,别到时候找我解决事。”说完便趿拉着鞋子,边走边穿衣服,出了屋子。

    应随六见小家伙儿从屋子里走出来,便小声的问道,“惊鸿,你姥姥和娘在说什么?”

    “哼,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小家伙冷冷的瞟了一眼应随六,“你还跟我抢我娘呢,咱们俩是敌人!”

    应随六听完嘴角一抽,这都什么和什么啊,怎么就成了敌人。

    “惊鸿,这样,你要是跟叔叔说她们说的是什么,我今天带你去白云观玩,那里面有很多好玩的东西。”应随六实在是不会哄小孩子,可是为了能探听点小消息,他也是很拼了。

    小家伙儿上下的打量了应随六一番,眨了眨眼睛,再一次的问道,“你说的是真的?”

    应随六毫不含糊的急忙点头,这个时候可不能轻易的掉链子。

    小伙儿低下头,思忖片刻之后,才说道,“那好吧,其实洛姥姥来是因为那吉祥如意店铺有些不好,还因为姥爷的脚趾头被砸伤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