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三十二章 仙风道骨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应随六一愣,扭头看着拍马屁正上瘾的基元道长,问道。“添什么公子?”

    小家伙儿也愣了愣,看着那眉毛胡子花白的老头,这老头也算得上是仙风道骨的了。可是说话总是让人听着有些恭维。

    “额……”基元道长马上便擦了擦脑门上浸出的汗水,惊讶的试探着询问。“这位小公子面相和您如此相似。这不是您的……”

    应随六嘴角一抽,他倒是想着这孩子是他的呢,那岂不是早就把那臭丫头娶回家了?哼。就是因为有了这个小家伙儿,应随六也对那个欺负过林简琴的混蛋恨之入骨,恨不得剥其皮食其肉。

    基元道长可是见多识广的人。见应随六脸上的神色甚是不和悦。便急忙笑着说道,“这是您收养的小公子吧?要不然怎么说呢?在一起时间长了,就算是没什么关系。也长得有些相似了。”

    应随六很是佩服这老头儿的反应和机灵。只淡淡的看了他一眼。没再说话。

    小家伙儿,却不肯买账。“呸,谁说我是收养的?哼。老头,你这眼睛是长在哪里的?”

    基元道长真想教训一下这个小屁孩,既然不是小王爷的孩子。还这么嚣张,真是欠收拾,可是看着应随六似乎没有什么反应,他只愣了一下,尴尬一笑。

    “大个子,你不是说带我看书么?”小家伙儿走到应随六跟前,仰起小脑袋儿问道。

    “哦,对了,基元道长,我想带着他去藏经阁看看。”应随六口气依旧是很淡漠。

    基元道长哪里敢推辞,急忙在前面领路,快速的朝着藏经阁走去了。

    在争得了应随六的同意之后,基元道长亲自端来一些茶水,放好了,便离开了。

    应随六本来还想着,小家伙儿是不是逞能才会说自己认识字的,坐下来等着看他的笑话呢,却不想这次真的错了。

    小家伙儿找了好一会儿,终于找到一本喜欢的,便捧着那本书认真的看起来,这一坐就是整整的连个时辰!

    应随六溜达进来喝了茶水,又溜达出去,饿了,又让基元道长送了些零食,又接着喝水,如此反复,看到小家伙儿却一动不动的坐在那里翻着书页。

    眼瞅着太阳都偏西了,应随六想着,怎么也不能让小家伙儿饿着,不然等林简琴晚上回去了,又不知道会做出什么意想不到的事情。

    “小子,吃点东西再看,又不是不让你看,干嘛那么一刻不歇的?”应随六端了一份饭进来。

    小家伙儿这才伸了伸懒腰,伸展了一下浑身的筋骨,见了桌上那一份饭菜,不满意的说道,“大个子,我娘做的饭从来都是你想吃多少便吃多少,可是如今你给我的饭,却这么少,真是小气。”

    应随六还以为自己哪里惹得他不高兴呢,一点是这事,便哈哈大笑起来,“我给你端这些就是只给你吃这些?”

    应随六说着便将藏经阁的木门打开了,映入小家伙儿眼帘的是一个硕大的木盆。

    “喏,我知道你能吃,那些都是给你准备的,不过我事先说好,我可是很尊重你,才用了木盆,而没有用木桶的哦。”应随六语调有些戏耍的意味,当然了,这个戏耍也是那种疼爱的戏耍,没有半点嘲笑戏弄的意思。

    小家伙儿狠狠地剜了一眼应随六,扒拉了几口饭,才说道,“你不跟我一起吃?”

    “当然跟你一起吃啊,那木盆里的是咱们俩的分量。”应随六很是温和的说道。

    站在门外的基元道长脸上增添了不少的惊讶,他可是从小王爷才两三岁的时候便每年都去皇城的王府走动,从来没有见过小王爷说话如此的温和,向来都是一副冷冰冰的模样啊,难道这小子跟小王爷有着什么瓜葛?

    基元道长总觉得小家伙似乎跟他以前见过的某些人长相有些相似,只是一时怎么都想不起来。

    听着藏经阁里面除了两人嬉笑着吃饭的声音,就是筷子碰撞瓷碗的声音,基元道长便走开了,他又安排人泡好了茶水,准备待会儿里面那两位吃饱了再送进去。

    白云观里一切都好,只是城里面的吉祥如意饭馆里就不是那么顺畅了。

    林简琴被洛青丝带回了饭馆,一进饭馆见到洛秦川的时候,林简琴顿时吓了一跳,就差没叫出声音了,怎么才隔了一天,洛秦川的脸色居然那么的难看呢?

    洛秦川正紧缩眉头的坐在板凳上,这会儿店里面一个客人还没有,他吧嗒吧嗒的抽着旱烟,这屋里有些烟雾缭绕的了。

    洛青丝捂着嘴巴咳了两声,说道,“秦川哥,咱们去看看郎中吧。”

    洛秦川耐住性子说道,“妹子,你就别说了,我都说了不去了,再说了,这是小伤,休息一段时间就好了,之前在洛姬村的时候出去干活,没少磕了碰了的,大老爷们儿磕磕碰碰的事常事,没那么矫情。”

    可是林简琴总是隐隐的觉得洛秦川哪里有些不对劲,便说道,“秦川叔,寿康堂咱们是去过的,您要是总这么不听洛姨的劝说,嫌她啰嗦,那我只好亲自去寿康堂请南宫长昔过来了,我又要欠下一份人情了。”

    “别别别……”洛秦川是懂事理的人,上次因为在寿康堂后院住了一些日子,居然让歹人抓住了把柄放火焚烧,自己人虽然都没什么,但是南宫长昔的房子却无故被毁,还搭上了看院子的老头一条人命,洛秦川就觉得这辈子都是欠着南宫家的恩情了,现在若是再请人家上门,那无疑又是劳烦人家。

    林简琴见洛秦川肯站起来拦住,便接着说道,“反正上街也很近,咱们先去看看脚伤。”

    租赁铺子,买开饭馆的家伙事,还有那些油盐酱醋茶的大批的调料,还有肉和菜,花费了不少的银子了,如今刚开了没两天,完全还没赚钱呢,洛秦川手头紧,却也不好意思跟林简琴提这件事。

    “秦川叔,我这里还有常叔剩下的银子,你先拿去花。”林简琴说着便把随声带来的一包银子放到了桌子上。

    洛秦川嘴唇翕动一下,他心里清楚,有的时候说谢谢是多余的,只有出了事才能分辨的出人之间的亲疏远近。

    “秦川哥,咱们去看看吧。”洛青丝很是心疼的说道。

    洛秦川答应了,便一瘸一拐的去旁边穿了鞋子……只能凑合着趿拉着。

    林简琴干脆转身,把饭馆的门锁上,准备和洛秦川夫妇一起去街上的小医馆看看。

    刚锁上门,一转身,便迎面走过来了满脸欢喜的绿锦。

    绿锦见林简琴和洛秦川夫妇脸带愁容,便马上变得严肃起来,有些疑惑的问道,“大姐,你们家这是怎么了?”

    林简琴简单的说了两句,绿锦知道了情况,表示愿意帮忙看店,说是开门的哪有不到晚上就关门的,不吉利。

    洛青丝和洛秦川也觉得绿锦说的对,林简琴看了看绿锦的眼神,突然间觉得这个漂亮的女人还真是有些温婉动人,到像是个善良的女子,便转身又把门打开,托付了几句话,便要起身了。

    绿锦急忙说道,“大姐,你的主意可是帮了我的大忙,你以后有什么事就叫我一声,把我当成自己人。”

    洛青丝哪里还顾得上那么多,只是林简琴听了绿锦的这句话,心里很是舒畅,这说明忠诚侯府要乱套了。

    林简琴陪着洛青丝夫妇去了医馆,看了看,那郎中给附了一些药膏,又开了一些调养的方子,可是他总觉得洛秦川的身体有些冰冷的阴森,又说不出来哪里出了问题。

    看完了,上了些药膏,比之前的疼痛减轻了很多,洛秦川的脸色虽然不好,但是他却觉得脚上的疼缓解了很多。

    随后三人又回了饭馆,这会儿逐渐的有客人来吃饭了。

    洛秦川脚伤着,便只能坐在门口招呼客人,洛青丝在厨房忙活着,林简琴又是上菜又是结账的,也是忙得跟陀螺一样,幸好绿锦也帮些忙,能帮着收拾一下盘子。

    忙活了好一会儿,一直过了晌午,客人才算是断了流,终于有时间休息了。

    洛秦川很是愧疚的憨憨一笑,说道,“我这大老爷们儿在门前坐着,屋里一水儿的娘子军在干活,这是羞愧。”

    “秦川叔,等您的脚伤好了,你让我干活我都不干呢。”林简琴笑着说道。

    洛青丝这会儿从后厨断了两盘菜上来,林简琴又跟过去,端了米饭上来。

    绿锦也跟着在这边吃了午饭。

    “大姐,我可真是要谢谢你呢。”绿锦见洛秦川吃完了饭便去门外台阶上抽旱烟了,这才压低了声音高兴的说的哦啊。

    洛青丝笑着问道,“怎么样?是不是他赖着你的床不肯走?”

    绿锦一下子羞红了脸,半天才说道,“嗯,他都答应我了,八月十六娶我过门,我倒是喜欢,可是想着以后就不能跟你们常见面了。”

    绿锦的这句话,也是有含义的,说是舍不得分开,可是也有别的含义,若是不跟洛青丝住的近了,怕是以后也没人教她做那些好吃的饭菜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