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三十三章 快言快语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这还不好说,你让他给你再这边置办了院子,你现在这房子不是租赁的么?他既然有钱。那就买下来,让你以后住着啊。”洛青丝快言快语的说道。

    绿锦又有些不安了,说道。“不知道以后我嫁给他,他会不会对我好。”

    林简琴嘴角一抽。该做的不该做的都做了。这会儿怎么又犹豫着该不该嫁给人家啊。

    “他家里的那位可是不好相处的。”绿锦说着便开始摸索着筷子,用那画的精致的指甲轻轻的抠着筷子上的印花。

    林简琴一听这个,便想起了越思敏跟林静影和萧洁梅在林家的相处。事事谦让,却换不来别人的容忍。

    “那你为什么当初跟他?”林简琴有些忍不住了。

    语气有些冰冷,让洛青丝和绿锦都稍稍的一愣。

    绿锦似乎有些难处。但是看了林简琴和洛青丝的神色。她又觉得自己碰到了知心的好姐妹,便说起了从前。

    她原本是被父母卖给别人做丫鬟的,后来因为那家的男人总是调戏她。她就被女主人暴打一顿。低价卖给了一个穷人家做儿媳妇儿冲喜的。可是刚一进门,那男人便病死了。那男人的父母受了打击,不到半年相继去世。她没了去处,却被香满楼的老板娘看中,招过去唱些小曲儿。赚点零花钱。

    自然,遇到萧皓天也是在香满楼的事情了。

    “当时他说是妻子不在府上的,家里没人,缺个主事的,而且那天我被人欺负,他还为我解围,所以……”绿锦缓缓地道出了心事。

    林简琴这才明白了,便直接一句话说出来,“那你现在还愿不愿意嫁给他?”

    绿锦沉默了很久,一直到离开,也没再提起这件事。

    林简琴有些纠结了,她本来以为萧皓天那畜生在外面鬼混,那女人也不是什么好人,没想到事情是这样的,心里便想着,等解决了这件事,再给绿锦一个好交代。

    饭馆里没什么事了,林简琴便跟洛青丝夫妇说了一声,要出去办点事。

    林简琴出了吉祥如意饭馆,一直朝着跟阳半夏约定的茶楼走去了。

    林简琴到了那里的时候,发现空无一人,这一路上还以为自己迟到了,怕阳半夏等得太久,会被人察觉,所以她跑了一身汗,可是上了阁楼却没找到人。

    林简琴心里顿觉有些不妙,难道是被什么人发现了?

    林简琴眼神中带着一丝防备,看了看周围,除了一些茶客,似乎也没发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于是便有些惴惴不安的又返回了阁楼。

    林简琴看着阁楼外的那一糊的碧绿,觉得心情舒畅了一些。

    “三小姐,请恕罪,老奴因为遇到了点事,所以迟了。”

    正当林简琴陷入沉思的时候,阳半夏的声音突然从门口处传来。

    林简琴身子伶俐的转过来,看了看阳半夏,她突然不是很确定阳半夏到底跟她是不是一个船上的人了。

    阳半夏走到跟前,跟林简琴施礼,说道,“这几日,姓萧的男人似乎很容易呆在相思阁过夜。于是,萧洁梅也总是把我叫过去做一些吃食,今天那姓萧的又过去了,所以我又被萧洁梅叫过去,这才耽误了时辰。”

    林简琴这会儿突然觉得自己处境有些不安全了,便只抬眼看了看阳半夏,只字未提。

    阳半夏依旧是严肃如从前,接着说道,“三小姐,老奴斗胆的问一句,您给老奴的那些方子食材,都是滋补的好吃食,可是为什么萧洁梅这两天私下找我说,姓萧的男人头发最近脱落的厉害,虽然在男女之事上表面很亢奋,可是实际上……”

    林简琴抬眼看了看阳半夏,嘴角轻轻地勾起了一抹笑意,问道,“您先告诉我一声,老太太怎么样了?”

    阳半夏本来是洗耳恭听的等林简琴解惑,可是没想到林简琴没有理会她的问题,竟然问起了别的问题。

    阳半夏便一板一眼的将老太太的近况说了说。

    林简琴心里有了数,便又问道,“八月十五那天,是不是喜悦也会回一趟忠诚侯府?”

    “回三小姐的话,按照规矩是应该回去看看的,可是不知道萧洁梅和无尘公子是不是同意,若是不同意,那也只是个过场,就算是喜悦小姐和小侯爷过去了,他们也见不到老太太的。”阳半夏说着说着,眼神里闪过一丝哀愁。

    阳半夏的一举一动,甚至一个眼神,林简琴都看在了眼里。

    “恩,我知道了。对了,萧洁梅若是再让你做好的吃食,喏,这是接下来的食材方子。”林简琴又把袖筒里的食材方子递给了阳半夏。

    阳半夏的眼神中显然是疑惑的,可是林简琴不肯说出原因,她一个做下人的,也不好再去打探。

    “三小姐还有什么别的事情,需要吩咐老奴么?老奴怕出来的时间长了,会引起府里人的注意,这次只是出来采办一点食材。”阳半夏很是尊敬的说道。

    林简琴突然有些疑惑,问道,“这种小事你也出来亲自办,难道不会引起别人的怀疑?”

    阳半夏看了看林简琴的神色和眼神,似乎察觉到三小姐好像对她有什么戒备。

    阳半夏又跪下回答道,“是因为大厨房素日负责采办的丫头病了,而且萧洁梅也不放心别的人来,所以才让老奴出来的。”

    “那你其他的时候出来,理由也是充分的,不会被怀疑?”林简琴一直在盯着阳半夏的脸色,生怕自己漏了什么,再被这老太婆给利用了可就是哭也来不及了。

    阳半夏跪在地上,突然从怀里抽出一把精短的匕首,脸色凝重的说道,“三小姐,老奴活着就是为了能把老太太给好好的救下来,不枉费了她当年对老奴的救命之恩,若是三小姐怀疑老奴的忠诚,尽可以用这把匕首杀死老奴!”

    林简琴在看到阳半夏掏出匕首的时候还以为这老太婆有什么不轨之心,这会儿看上去,阳半夏似乎很是在意林简琴对她的看法,更在意别人对于她阳半夏是不是对老太太的忠心。

    “您这是说的哪里的话?我若是不信你,为何还三番五次的来赴约?为何接连不断给你食材方子?只是现在时机不成熟,时机成熟了,我自然会跟你讲,还有,你一定要密切的注意萧皓天的举动。”林简琴马上缓了一些语气说道。

    阳半夏的脸色这才恢复了一些,给林简琴施礼,然后便马上离开了。

    林简琴独自坐在阁楼上,手里捧着一杯清香的花茶,隔着窗子看着窗外那一池的芳华荷花,她只能谋划到把萧皓天这个白吃白喝的贼人弄垮,那样萧洁梅那个厚颜无耻嚣张跋扈多次害娘的贱女人也会受到惩罚。

    可是林无尘对萧洁梅极其的孝道,看来这次是免不了跟林无尘的正面冲突了,可是在这积羽城里有哪个人能站出来主持公道?又有谁有那个胆量。忠诚侯府可是皇上钦赐的。

    林简琴想着想着便觉得有些头疼,轻轻的抿了一口茶水,那罥烟眉毛微微的皱了皱,想来林无尘以前对她也是百般的照顾了,如今若真的要动手,心里还是有些犹豫。

    不管林无尘承认不承认,萧皓天看来跟林无尘母子定然是有些说不清的关系了,不然林无尘怎么会容许萧皓天那么在府里横行霸道,随便花钱?林无尘许是为了与萧皓天少些瓜葛才会不经常回去住的吧?

    林无尘很是纠结萧洁梅和萧皓天的关系,对于这个既是自己的亲爹,又是义舅舅的男人,他恐怕在心里一时还是装不下去,也只好出来独处,多思索一下才能接受或者再做什么别的决定吧。

    林简琴想了很多,突然发现外面的天逐渐的有些阴暗了,天边浮来一片乌云,越压越低,空气有些闷的喘不过气来。

    林简琴将手中的茶水一饮而尽,便下了楼,嘱咐了店小二收拾了房间,就离开了。

    为了能尽快的到吉祥如意饭馆,林简琴无奈奔跑起来,要是不抓紧时间,很有可能被浇个落汤鸡。

    气喘吁吁的跑到了吉祥如意饭馆,这会儿外面的云压得更低了,明明还没到酉时,怎么的看着都像是黑夜了。

    “月丫头,你终于回来了,这出去的时候也不说去了哪里,害的我和你秦川叔都担心,生怕你淋了雨水,这瘦弱的小身子板哪里禁得起淋雨?”洛青丝一阵的唠叨。

    林简琴只是灵巧的一笑,她虽然心事重重,可是没去嫌洛青丝的唠叨,有的时候被唠叨也是一种幸福。

    “洛姨,我都是大人了,下雨了我会躲一下雨的,不会淋着,看您着急的,对了,这会儿怎么还有客人啊?”林简琴朝着屋里扫了一眼,发现角落里有一张桌子上坐着四个年轻的男子,看那装束又不像是附近的居民。

    洛青丝拉着林简琴进了后厨,神秘兮兮的说道,“月丫头,不瞒你说,我正觉得蹊跷呢,我怎么听着这些人的口音有些古怪呢。”

    洛秦川这会儿正在炒菜,朝着这边压低了声音说道,“月丫头,这人们的口音有些像是皇城的人。”

    林简琴顿时愣了一下,便笑着说道,“你们俩别疑神疑鬼的了,积羽城这么大,来往的做生意买卖的或者走亲访友的人,也有可能是京城的人,咱们就好生的给人家做菜就行了。”

    林简琴嘴上虽然这么说,可是心里也是有些不对劲,这个小店可是刚开张没几天,那些人的打扮不像是寻常人家,难道真的是有什么事。

    洛秦川给炒好了饭菜,便要叫洛青丝给端过去,林简琴急忙上前,笑着说道,“咱不是说好了么?这端菜上菜的活,我来。”

    说完不等洛青丝夫妇说话,林简琴便端着那饭菜朝着那一桌年轻男子过去了。

    “咱们先吃了饭落脚吧。”

    “找个小客栈,不要太招摇,对了,哥几个还是去买一些当地人的服侍吧,这样咱们进进出出的方便些。”

    “方幕说的对,而且咱们要尽量的少说话,要是平时游玩也就算了,这次可是带了要务在身的。”

    那几个人正在嘁嘁喳喳的小声说话,林简琴便端着饭菜走过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