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三十四章 押镖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各位,饭菜来了。”林简琴微笑着将托盘搭在桌沿儿上,要给那几个人段饭菜。

    “嘿?你走路连个动静怎么也没有?过来不知道打声招呼?”期中一个粗眉大眼的男子有些不乐意的朝着林简琴吼了一声。

    “老四!”一个稍微年长些的年轻人朝着那个粗眉大眼的汉子低声吼道。然后又转脸对着林简琴笑着说道,“还请姑娘见谅,我四弟是个粗人。”

    “不碍的不碍的。你们吃,还有俩菜没上来。我这就去端。”林简琴说完便转身离开了。刚才那伙人的谈话,她也听进了耳朵里。

    林简琴回到了后厨的时候,洛青丝急忙拉着林简琴到角落里。有些慌张的说道,“这些人是不是跟那个年轻人有关系?他平时虽然话很少,说话又冰冷。可是跟这些人可是一个口音。”

    洛青丝之所以这么紧张就是觉得这些人跟应随六有些相似。虽然林简琴一直不说,但是洛青丝夫妇也看出了些事,那个一直缠着林简琴的冰冷的年轻男子不是个一般的人。

    “洛姨。你放心好了。没什么关系。我都去听了,人家是押镖的。跟咱们都没关系。”林简琴苦笑道。她不想让洛青丝夫妇一直忐忑不安的,本来给他们在这里开个小饭馆也是让他们俩觉得不至于闲着而无聊。但是爷不想他们俩太累的,尤其是心理上。

    洛青丝听了林简琴的说法,这才放下心。自言自语道,“那就好那就好,这来了这边咱们也是经历了不少的事了,每次都这么折腾的吓人,上次我可是被那冰冷块儿给吓着了,那尽头掐在脖子上,稍稍一使劲儿,我这脖子就断了。”

    说道这里的时候,林简琴也还心里恨着呢,应随六这王八蛋,就算是做戏,也不能这么认真吧,都让洛姨有心理阴影了。

    刚一开始被应随六逼迫着离开寿康堂的时候,林简琴还在心里恨过骂过,可是后来寿康堂后院被烧,林简琴这才明白了应随六的好意。

    他不好说有些事,只能去未雨绸缪的防备着。

    “洛姨,咱们还差人家两个菜呢,赶紧的做好了,咱们给端出去。”林简琴笑着说道。

    “轰隆隆……咔……”

    门外一阵电闪雷鸣,倾盆大雨从天而降,毫不留情的砸在地上,溅的水花四起。

    林简琴看着门外的情形,心里不安起来,本来还看着那云彩只是一小片,也许一刮风就被吹走了,这下完了,不知道这雨要下到什么时候了,家里还有小家伙呢。

    小家伙儿在身边的时候,淘气调皮,真是忍不住的想教训他揍他,可是这一天不见,林简琴心里就没抓没捞的,总是惦记着。

    洛秦川把剩下的两个菜做好了,便让洛青丝断了上了,自己坐在厨房的板凳上,点了一袋烟,吧嗒吧嗒的抽起来。

    洛青丝给客人端了菜回去,见洛秦川脸上有些愁容,便问道,“秦川哥,你这是怎么了?”

    洛秦川看了看大厅站在门口朝着外面张望的林简琴,说道,“月丫头可是林家的三小姐,如今却被别人鸠占鹊巢,占了地方回不去,跟着咱们一起过着苦日子,我看在心里却无能为力,真是发愁。”

    洛青丝凑过来说道,“是啊,月丫头是个好心的人,可是这从来都是大家宅的人明争暗斗的,若是月丫头狠心一些,也许不至于这么跟着咱们受苦了,可是秦川哥,你也不能心里发愁,咱们是小门小户从洛姬村来的外地人,能跟人家侯府的人对抗?要我说啊,这也许就是命。”

    洛秦川重重的吸了一口旱烟,缓缓地吐出烟圈儿,又看了看洛青丝说道,“妹子,月丫头跟咱们在一起时间也不短了,你就没有摸清了她的性子?”

    洛青丝一愣,“什么性子?”

    “她可以穷可以苦却受不得别人对她在意的人陷害!”洛秦川说完抿了抿那厚重的嘴唇,“咱们回来后,她从南宫郎中和侯爷府的那个小姐妹的嘴里听了多少事啊,那林家之前的什么二夫人那么害月丫头她娘,她能放过那个什么二夫人?”

    洛秦川这么一说,洛青丝似乎突然间明白了什么,便瞪大了眼睛说到,“难道她让我给绿锦妹子那食材方子的事跟她报仇有关系?”

    洛秦川愣了愣,他没有仔细的问过,原本以为只是几个女人间的家常和闲话,问道,“你说的到底是什么事?”

    洛青丝这才一五一十的慢慢的将这些天发生的事情跟洛秦川说了一遍,说完了不忘了补上一句,“秦川哥,这事你可别瞎说啊。”

    “嘿?妹子,再怎么说我也是个大老爷们儿,你们女人们之间的闲话,我才懒得说。对了,其实只要月丫头能不动声色,不招惹官府的人,便能报了仇,也能让她安心一些,能用得到咱们的地方,咱们也尽力的帮助。”洛秦川说道。

    洛青丝点了点头,突然间干呕一声,便朝着泔水缸跑过去。

    洛秦川关心的询问道,“是不是这几天累的啊,待会儿不下雨了,去看看郎中吧。”

    “看你,我让你去看郎中,你不去,这会儿倒是换成了你来让我去看郎中了,你怕花银子,我就不怕,再说了,我这又不疼不痒的。”洛青丝干呕几下便又回到了自己的凳子上坐着。

    林简琴这时候从外面走进来,脸上有些愁绪,“哎,不知道这雨什么时候才能停了,家里还有惊鸿呢。”

    “月丫头,都是秦川叔不好,让你匆匆忙忙的来了一一趟,连惊鸿都没来得及带着。”洛秦川很是愧疚的说道,“我要是早点自己主动去看郎中,就不会这样了。”

    “呕……”洛青丝刚想着说话呢,又觉得胃里一阵恶心。

    林简琴疑惑的看着洛青丝,她突然间想起了小家伙儿说的那件事,说是这间房子不吉利,说洛秦川的病也跟着房子有关系,难道现在这房子的不吉利跟洛姨也扯上关系了?

    林简琴一步跨过来,一脸紧张的抓住了洛青丝的手腕儿,片刻之后,满脸愁绪瞬间消散,满脸掩饰不住的惊喜,吼道,“洛姨!你怀孕了!你是怀孕了!”

    洛青丝和洛秦川同时惊呆了,满眼的不相信。

    半天洛青丝才问道,“月丫头,你没搞错?”

    洛秦川则是老泪纵横了,哭着笑道,“我这辈子可是不白活了!娶了青丝妹子,还有了娃!”

    林简琴激动的说道,“我觉得我不会弄错的,这真的是喜脉!”

    林简琴兴奋的都想大笑了,她跟洛青丝从相识开始便知道洛青丝这辈子最喜欢孩子,看着邻居家的孩子,看着路上街上那些陌生的孩子,看着小叫花子,洛青丝都是喜欢的要紧,常常把自己的东西送给人家。

    洛秦川竟然意识忘乎所以的瘸着脚,一下子扑上来,将洛青丝抱在怀里,抱起来转了几个圈!

    林简琴看着洛青丝夫妇俩这么幸福,心里也是甜滋滋的。

    “月丫头!秦川叔代表八辈祖宗感谢你!”洛秦川兴奋激动的已经没了平时的镇静了,对林简琴竟然鞠了一躬。

    弄的林简琴很是不自在,哭笑不得了。

    大厅里那几个人吃完了饭便把银子扔在了桌子上离开了,听到后面的吵闹,那些人觉得这店家也真是疯了,顾着高兴,全然不管前面的客人了,这到也好,证明刚才那端菜的姑娘不是故意偷听什么。

    外面的雨声似乎没有便小的趋势,在屋里一阵欢呼沸腾之后,洛青丝说道,“月丫头,不然你今晚上别走了。”

    “那怎么能行啊,惊鸿现在还很小,从来还没离开过我身边过夜呢,我怕他不适应,更怕……”林简琴越来越担心小家伙儿了。

    “也是,不然这样吧,我去送你。”洛青丝说着便要转身拿伞和蓑笠。

    林简琴嘴角一抽,一脸俏皮的鄙夷,看了看洛青丝身后的洛秦川,说道,“洛姨,这件事换了昨天,我觉得没问题,今天恐怕就算我愿意,我秦川叔也不愿意了,哈哈。”

    洛秦川有些不好意思,但是他还是说道,“我去送月丫头,你现在有了身孕,要注意身体才行。”

    “你的脚还没好呢!不许你动!再说了,我身体这么好,我小心一点会没事的。”洛青丝有些撒娇又有些霸道的跟洛秦川说道。

    “得了得了,你们俩谁也甭送我了,我自己长了胳膊腿的,能自己回去。”林简琴看着那两口子吵得热乎,忍不住的说道。

    “那怎么行?上次被劫的那件事可是吓坏了我和你秦川叔了,怎么能让你这么瘦削的丫头自己走夜路,不行,我去送你。”洛青丝说着便要拿着雨伞拉着林简琴往外走。

    “不行不行,我去,你回来,你身子现在需要注意!那可是我的儿子!”洛秦川争着,一把拉住了洛青丝的胳膊。

    洛青丝嘴角一抽,看着洛秦川说道,“这么大的岁数了羞不羞,在月丫头面前就你儿子,你儿子的……还没个准呢。”

    “嘿嘿,咱这不是想着有个儿子么?”洛秦川被洛青丝一训,语气马上变的缓和,神态马上变得笑容可掬。

    “你们俩就别争了,就这么定了,我自己回去。”林简琴说完便从洛青丝的手里夺过了雨伞往外走。

    一堵带着冰冷雨水味儿的人墙一样的气息扑面而来。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