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三十五章 忍气吞声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林简琴一愣,抬起头,原来是应随六。

    “你们歇着吧。臭丫头由我照顾就行了。”应随六说话依旧是那么冰冷的德行,让林简琴心里很不舒服,好像是她必须服从人家的安排。是人家的小跟班一样。

    “这……”

    “额……”

    洛青丝夫妇双双的看向了林简琴。

    林简琴原本还想着反抗呢,才不稀罕欠了应随六的人情。可是看着洛姨那夫妻俩的眼神。似乎他们俩送不成林简琴,必须要有个人保护林简琴,他们才放心了。

    林简琴无奈。很不情愿的瞟了一眼站在门槛外的应随六说道,“那好,这算是我欠你一个人情。”

    “你欠的还少啊?不差这一次。你不说了么?虱子多了不咬。欠得多了就不叫欠了。”应随六依旧是那副欠抽的冰冷德行。

    这句话说的林简琴脸上的筋抽了好几圈,怎么碰上这样的人,要是照他这么说。自己的脸皮要多厚啊?

    还没等林简琴想完呢。突然觉得被人像是一下子拎起来的样子。已然是趴在别人的背上了。

    “你要是不想着让他们俩担心,好好的扒着我的脖子!”依旧是欠抽的冰冷。

    林简琴无奈了。这家伙儿居然句句话让她没有狡辩的余地,她知道身后的洛姨和秦川叔一直在看着她。只能忍气吞声的了。

    洛青丝见林简琴被应随六背着消失在夜色里,这才关上了门,上了门闩。雨大,也就没人来吃饭了。

    林简琴这一路上一声不吭,只紧紧的扣着双手,生怕一不小心掉下去。再就是伞在应随六的手里,应随六尽量的把伞往后移,生怕林简琴被雨淋了,自己的脸却总是被雨水打到。

    林简琴心里自然是明白的,可是又不愿把这件事说穿,便紧紧地贴在应随六的背上,这样,雨伞就会在两个人头上方,不至于淋湿了谁。

    眼瞅着就到了果园了,应随六突然住了脚。

    林简琴心里一惊,这下完了,上次她带着儿子把应随六收拾一顿,这次这家伙不会趁着大雨瓢泼在这荒郊野外的欲行不轨之事吧。

    林简琴扣着的双手突然狠狠地勒紧了应随六的脖子,应随六依旧是站得笔直。

    “臭丫头,你这是想要谋杀亲夫?真是个白眼狼,枉我把你背回来,你却要勒死我啊。”应随六觉得喉结都快被林简琴勒碎了。

    林简琴狠狠地咽了一口唾沫,骂道,“什么谋杀亲夫?你是哪根葱?告诉你,你要是不老实,我不会放过你!”

    林简琴口气是很硬,可是心里却发颤了,这家伙真要做点什么,她绝对没有反抗的机会了,这地方就算是叫破了喉咙也没人来……荒郊野外,大雨滂沱,出现了的也许除了鬼,是不会有人了。

    “嘿嘿,我还不希望你放过我呢,怎么着,要不要我先欺负你一下,然后你再想想用什么办法不放过我?”应随六那痞气十足的语气,真是跟他素日的冰冷模样大相径庭。

    林简琴真是怀疑,是不是这个应随六是假的啊?可是她明明闻得出他身上那淡淡的气息啊。

    “你个禽兽!”林简琴说着便狠狠的在应随六的脖子上咬了一口。

    “啊……”应随六疼的跳起来,可以依旧没有把手里的伞打偏,他努力的不让雨水淋湿林简琴的衣裳。

    “难怪古人说,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我只不过说几句玩笑,你竟然下死手!”应随六气的差点跳脚了。

    林简琴嘴角一抽,骂道,“你那是开玩笑的么?你那语气,鬼才相信是开玩笑呢!”

    应随六无奈,脖子上一阵火辣辣的疼,可是又不能去摸,只能咬着牙忍着。

    “啊……”林简琴突然大叫一声。

    应随六没有被人吓到,也不会被鬼吓到,却被林简琴这大吼一声吓得一个趔趄朝着路边的水沟栽进去。

    “噗……”沉闷的一声,两个人重重的摔进了水坑里。

    林简琴刚想着张牙舞爪的往外扑腾呢,要知道这路边的水沟那是果农用来引了水渠的水浇树木用的,水沟很深的,突然发现自己的敏感部位被人托起来。

    林简琴急忙往路上爬,这时候才发现,应随六腾地一下从水沟里坐起来,剧烈的吐着嘴里的泥水。

    林简琴有些愧疚了,看来应随六为了不让她落进水里,竟然把他自己的身体当了垫子了。

    林简琴的衣裳虽然弄湿了一点,可是大部分还是干的,应随六就没那么幸运了,全身已经湿透了。

    “你……还好么?”林简琴手里拿着伞,颤颤巍巍的朝着路边一身湿漉漉的应随六问道。

    “你看着我好么?”应随六没好气的回答道,“你刚才是被踩了尾巴啊,怎么突然就大叫一声啊。”

    林简琴嘴角一抽,说道,“我看着前面有个黑影的。”

    “哼,不被鬼吓死,被你吓死!”应随六啐了一口嘴里的脏水在地上,“得了,这下不能背着你了,伞也不用给我用了,走吧,赶紧的回去吧。”

    林简琴瞬间像是个做错了事的小孩子,浑身的拘谨,打着伞,跟在应随六的屁股后面慢慢地走着。

    应随六突然间住了脚,林简琴差点扑在他的身上。

    应随六又突然转过身子,有些疑惑的说道,“怎么这次感觉比上次大了不少呢?”

    林简琴先是一愣,突然明白了应随六的意思,一股无明业火从脚底生起,这个痞气胚子,这会儿都这幅德行了,竟然还想着……摸了哪里!

    林简琴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胸膛,又抬眼看看眼前那个说完话便转回身子朝着小屋走去的高大的男人,真是气得要死了,顿时像飞箭一样的追了上去。

    应随六偷偷一乐,加快了脚步,哼,就你那小细腿儿,能追的上本王?

    两人很快的到了小屋前,正巧小家伙儿扒着窗子往外看呢。

    “惊鸿!你怎么还开着窗子,小心雨水进去!”林简琴已然是顾不上跟应随六较劲了,她可是心疼儿子了,真是后悔当初没把小家伙儿带上。

    “阿嚏……”应随六本来也没打算去林简琴母子屋里的,谁知刚推开自己的门,便打了一个硕大的喷嚏,以至于没来的反应,一头碰在了门框上。

    也许,人倒霉了喝凉水都噻牙缝,说的就是应随六这样的吧。

    林简琴在旁边的屋门口,将这一切尽收眼底,真是忍不住的想笑,明明那么大的男人了,总是想着保护别人,装着自己多么强大,没想到湿了衣服这么快就着凉了。

    “你没事吧?”林简琴忍着笑,朝着旁边十步远的门口喊道。

    应随六本来觉得真是有些不舒服了,可是被林简琴这么一问,不知道哪一根神经被刺激,很高傲的神态回复了人家一个没事。

    林简琴便拉开门进了屋子。

    应随六看着空荡荡的门外,真是恨不得抽自己一个大嘴巴,干嘛非得装英雄啊,本来就是很难受啊,今天白天带着小家伙儿在白云观的时候就已经是有些发热了,这时候让她过来照顾一下不是更能够增加接触,蠢极了。

    说多了也是无奈,赶紧的去换一身衣服吧。

    倒霉就是倒霉,进了屋子一顿的翻腾才发现,自己压根儿就没在这里准备衣服,以前在王府,这些劳什子的事情,哪里用的着他这个堂堂的小王爷操心,老早就有人准备了,就算是在外面,都是现成的买新的啊,这下完了,大雨夜哪里有卖衣服的。

    应随六急忙把门窗都关严了,然后又确认一遍,确实严实了,这才急忙的将一身湿漉漉的衣服脱了个精光,找了床上的毯子围在身上。

    他将那湿漉漉的衣服搭好在竹竿上,又倒了些酒喝,听着隔壁那娘俩在吵吵闹闹的,便睡着了,只是觉得浑身越来越冷。

    林简琴进了屋子,找了件干净的衣裳换上,又想起了应随六那满身的泥水,便想着去问问,可是一想,万一人家这会儿正在换衣服,那岂不是很不合适,她想起应随六那些没有恶意的调戏的话,便觉得面红耳赤的。

    “娘,你在想什么啊?”小家伙儿眨着大眼睛,一下趴在林简琴的怀里盯着林简琴的脸看,“你的脸怎么这么红啊?”

    林简琴马上有些意识到自己的窘态了,轻轻的戳了一下小家伙儿的额头,说道,“哪里红?还不是冻得?为了你,才冒着雨回来,不然也不会这么受罪了。”

    小家伙儿撇着小嘴儿说道,“人家叔叔浑身湿漉漉的回来,伞都在你这,你也没湿衣服,怎么就冻得红?”

    林简琴真是想一脚把小家伙一脚踹到应随六那屋里去,怎么这说话的强调越来越像是应随六了啊。

    “再多说一句,信不信我把你从窗户扔出去?”林简琴瞪着眼睛骂道。

    小家伙儿非但一点害怕的样子都没有,眼睛瞪得更大了,说道,“娘,我发现叔叔说得对,你生气的时候,眼睛特别漂亮。”

    林简琴实在是忍不住了,一把将小家伙儿抱起来,扔在了被卷上,指着小家伙儿怒斥道,“再多说一句……”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