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三十六章 钻被窝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不给我饭吃!我马上闭嘴。”小家伙儿很识趣,一见林简琴整的生气了,非常听话非常自觉。去床头上把两个枕头搬过来,排好了,乖乖的钻了被窝。

    林简琴见小家伙儿不再调皮。便懒得搭理他了。

    不过林简琴还是琢磨着要不要去看看应随六,毕竟他那个喷嚏打的真是吓人。万一着凉了。她真的觉得内心愧疚了,上次应随六救了她们娘俩,她给人家喂饭了。这次要是把人家连累的病了,估计又要不知道出什么事。

    “娘,我今天去了白云观玩。”小家伙躺在被窝里。搂着小脑袋一本正经的说道。

    林简琴本来还在想着要不要去应随六的屋里看看。突然听了小家伙儿这么说,先是一愣,后来变有些紧张了。急忙问道。“你怎么去了白云观?去哪里做什么?对了。谁带你去的?”

    没等着小家伙儿回答呢,林简琴突然明白了什么。指着应随六那边的墙壁说道,“他带你去的?”

    小家伙儿很诚实的说道。“是啊,我让你带我去,你也不会带我去啊。”

    林简琴当然不会带小家伙儿。因为基元道长可是认识她的,现在林简琴从惊鸿岭坠崖,又在洛姬村养伤那么长时间,这才回来了,林府出了那么大的事,林简琴当然不会轻易的露面了,万一被林家的那些别有用心的人抓住了把柄,想必,又会发生在寿康堂后院的那一幕了。

    “你去了那做什么了?”林简琴看着小家伙儿似乎没有睡意,便拿起了针线笸箩里面的针线,一边缝制衣裳一边问道。

    小家伙儿看了看林简琴,没有回答林简琴的问题,反而问道,“娘,你手里的新衣裳不是给我做的,怎么也不像是你自己的,你给谁做的?”

    林简琴听了小家伙儿话,一不小心,针尖儿扎到了手上,她的小暴脾气有些忍不住了,扬起手来就要掀被子打小家伙儿的屁股了。

    小家伙儿是何等的聪明,怎么能等着让林简琴打,哧溜一下,像是条光滑的泥鳅,一下子钻到了被子那头,靠着墙壁缩着,急忙说道,“娘,我不问了,你也别回答了,所以你也别打我了。”

    林简琴真是被他气得无奈了,见他光着小屁股,心疼他冻着了着凉,便急忙说道,“赶紧的钻被窝,娘不打你了。”

    小家伙这才小心翼翼的看了看林简琴的脸色,又哧溜的钻进了被窝里。

    “我刚才问你,你去白云观做什么了?”林简琴嘬了一下手指上被针尖扎破的地方,又继续缝制衣服。

    小家伙儿眨了眨大眼睛,说道,“我们去了藏经阁,那里面的书,有很多是我喜欢的,但是我最喜欢那本《术法》,看了一遍我便记住了,还有,我还要让叔叔带我去,那一共十二册,我才看了不到一册。”

    林简琴愣了愣,想着,难道是应随六跟自己的儿子,显摆他的小王爷的身份了?

    “那道长让你看?”林简琴装作很不经意的问道,她心里当然知道,白云观哪里是什么人都能去的,更不要说那里的经书了。

    “是啊,那老道士跟三孙子一样的呢,好吃好喝的待着我。”小家伙儿越说也上瘾了。

    林简琴撇了一眼小家伙儿,问道,“那人家凭什么就让你们看啊?”

    “那老头说了,我骨骼清奇,天生福相……”

    正当小家伙儿洋洋得意的说着老道士基元道长拍马屁的那些话的时候,林简琴制止住了小家伙,“好了,你别说了,赶紧的睡觉吧,给我记住了,以后不准再去了。”

    小家伙看了看林简琴,没再说话,因为他知道,不管说什么,娘说了的话,一般不能改,但是要不要继续做,就看他自己的胆量了。

    林简琴看着小家伙儿睡着了,自己也有些困意了,今天一大早的就出去,去了饭馆,又带着洛秦川看郎中,后来又帮着忙活店里的事情,又去见了阳半夏,又冒着大雨回来,这一天也真是够折腾的。

    果真是累了,脑袋挨着枕头,连半盏茶的时间都没有,林简琴便沉沉的睡着了。

    一大清早的,小家伙儿调皮的早就起床了,他在外面啪啪啪的摔泥巴玩,昨天下雨了,地上除了用石子铺的那条小路之外,别的地方都是泥泞不堪的了,可是这却让小家伙儿玩的不亦乐乎,捏泥人玩。

    林简琴闭着眼睛伸手在枕边摸了摸,没摸到,便喊了一声,“儿子……”

    “娘……我在外面玩呢。”小家伙儿听到了屋里的喊声,马上应声,他知道不应声的后果,一般只要林简琴叫,他便会马上答应。

    林简琴拖着疲惫的身子坐起来,简单的收拾了一下,便准备做早饭了。

    林简琴站在门口伸了个懒腰,打着哈欠,不经意的看到了不远处应随六的房门仍旧紧闭着,便问了问小家伙儿,“惊鸿,他起来了么?”

    小家伙儿头也不抬的回答道,“不知道啊,我起来了一直在这玩,没看见叔叔出来。”

    林简琴便想着,是不是出去溜达了,他向来都是独来独往惯了,去哪里都不打招呼的,没准待会儿吃饭了,就回来了。

    想着这些林简琴便进了小矮屋,见还有不少的干柴禾,便问道,“惊鸿,这是昨天你们攒下的?”

    “嗯,叔叔从山上背下来的。”小家伙儿一心思都在玩泥巴上了。

    林简琴心里突然觉得应随六不是那么讨厌了,只是她觉得若是这么快救原谅了应随六玩失忆那件事,估计那家伙以后还会故技重施,得了,先冷一阵子再说。

    想到这里,林简琴便去做早饭了,小家伙儿现在正好长个子,吃的正多,一顿饭不吃都会饿的受不了。

    林简琴是手脚利索的人,没有多一会儿,一顿香喷喷的早餐便准备出来了。

    “儿子!吃饭!”林简琴朝着远处玩的很忘情的小家伙喊道。

    下家伙倒是听话,听到了林简琴的呼喊,很快乖乖的去河水边洗了手,跑了回来。

    大狼狗银子也乖乖的蹲在饭桌旁,看着桌上的饭菜,它倒不是不想吃,只是知道要等着主人吃饱了,剩下的才会赏给它吃,它之所以还在饭桌边上蹲着,还有一个愿意,那就是看着周围的鸟什么的,不要去饭桌上偷吃。

    小家伙儿很是乖巧的从小矮屋拿了竹筷过来,便坐在板凳上等着林简琴了。

    林简琴把饭菜放到了桌子上,便朝着应随六的房间喊了一声,却没听到回声,这个有点意外,以往的时候应随六可是不到饭菜上桌,只要闻到了小矮屋的香味儿,早早的就凑过来了,都是厚着脸皮一定要吃饭的样子。

    林简琴又试着叫了一声,还是没人来,林简琴便有些纳闷了,于是走到了应随六的门前,敲了敲门,“在里面么?吃饭了?”

    屋里很是平静没有半点声响。

    林简琴想着,是不是一大早的出去了,有什么事,所以没回来呢?想着这些便想着转身去吃饭。

    突然间屋里扑的一声闷响,像是什么东西掉在了地上。

    吓得林简琴一哆嗦,倒不是她胆子小,正在满心思的想着事情呢,却突然听到屋里那一声动静,任凭是谁也会没那么镇静了。

    林简琴马上又转回身子,急促的敲了敲门,“在里面呢么?”

    又是安静的厉害,没有人说话。

    林简琴突然觉得心里有些慌张,皱了皱眉头,转身便抄起一根粗大的木棍朝着那小木门砸过去。

    小家伙看到这个情形,很快便跑了过来,很是关心的询问,“娘,这是怎么了?”

    这时候那扇木门被撞开了,林简琴啊的低吼一声,快步冲了进去。

    小家伙儿见到应随六正半趴在地上,朝着门口这边露出的半张脸惨白的像张白纸。

    小家伙儿也急忙进了屋子。

    林简琴一把将应随六抱在怀里,可是却发现,怎么用力都抱不起他来。

    “娘,都怪你平时给他那么多饭吃,现在这么重。”小家伙儿似乎根本没意识到这件事情的严重性。

    林简琴急忙将应随六又放在了地上,因为她刚才碰到应随六的额头的时候,简直是像块儿炭火一样的滚烫,可是应随六的嘴唇已经发紫,浑身的哆嗦像是冷的厉害。

    林简琴跑着出了屋子,去了另一间小矮屋,那里还有当初被应随六劫持着用来拉东西到这里的木车,只是老牛却被洛青丝夫妇牵到了城里,以备有什么大的货物运输来使用。

    刚下过雨的路有些泥泞,林简琴很是费力的将木车尽量的靠的门口近一些。

    林简琴在半抱半拖着应随六到了门槛的时候,正要使劲儿,谁知道忘了脚后面的门槛儿,一下子跌倒在地上,摔得她呲牙咧嘴的,手掌更是钻心的痛,这会儿顾不上那么多了,再晚一会儿,应随六要是烧的太厉害,没准还给烧糊涂了烧傻了,她有一股莫名的紧张。

    小家伙儿看着这一切,也无能为力,却急忙找了两块砖头放在了木车的轱辘下面,以免林简琴往上挪动人的时候,车子的轱辘打滑。

    真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身材硕大的应随六给拖上去,虽然半截小腿还是腾空的耷拉在车后,可是林简琴实在没力气往上挪动了。

    “娘,你送叔叔去城里吧,我在家里看门,你注意安全。”小家伙儿俨然一副小大人的模样。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