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三十七章 一剂猛药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林简琴犹豫了片刻,如今也只能这样了。

    “不准随便跑,一定让银子不离你远了啊。”林简琴嘱咐了一句。便急匆匆的拉着木车朝着城里走去了。

    雨后的路实在是泥泞不堪,真是寸步难行啊,林简琴的身子都快跟地平行了。使劲的拉着木车,这一大清早的。没吃早饭。却大汗淋漓喘着粗气的了。

    林简琴也不知道自己费了多大的力气,看着在半路上由于拉不动车而使劲儿却趴在泥水当中弄脏了的衣裳,真是有些纠结。可是救人救命的时候,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到了城边上,林简琴便加快了步子。很快到了一家医馆里。

    那郎中给应随六马上煎服了一剂猛药。这才去了高热。

    林简琴实在是觉得自己的这身衣裳丢人,于是便在应随六退了热之后,去了近处的裁缝店。买了套现成的衣裳换上了。

    应随六头痛的厉害。加上之前由于在林府敬水池的中毒过。后来又在绝龙山摔伤过,身子有些虚弱。这一下子病倒了,突然间就虚弱的让他扛不住了。

    那老郎中缕着山羊胡须笑眯眯的说道。“小伙子,你可真是好福气,娶了一个好媳妇儿啊。”

    应随六很费力的抬起手。掐了掐额头,皱了皱眉头,“什么媳妇?”

    老郎中有些诧异,但是马上又微笑着问道,“小伙子,你这是烧糊涂了?刚才那个漂亮的姑娘不是你媳妇?老夫才不会相信,你看她一个瘦削的姑娘家,居然拉着木车把你带来看病,这医馆小,老夫可是背不动你,是她费劲的将你拖进来的。”

    应随六嘴角一抽,这才明白,自己这会儿在医馆呢。

    “那姑娘满身的泥水,想必你们是住在城郊外吧,这一路上可是不好走,老夫瞧着那姑娘的手都擦破了,衣服也挂破了。”老郎中边说,边配药。

    “额,她……”应随六的嘴角扯出一丝尴尬的笑意,本来以为昨晚上把人家背回去,人家欠了他的情意,照老郎中这么说来,他这回是欠了人家的情意了,而且还欠了不少。

    “小伙子啊,这辈子找个疼自己的女人不容易啊,不是老夫话多,你瞧那姑娘多水灵好看,你要是不多疼惜,可别被别人给拐跑了。哈哈。”老郎中笑着说道。

    这医馆是个小地方,没有什么别的人,只有老郎中和应随六有一句没一句的说话。

    林简琴换好了衣裳便赶回来了。

    老郎中正借着门口的光亮捡药呢,听见了脚步声,抬头一看是林简琴回来了,便笑着说道,“姑娘,他醒了,多亏了你送来的及时,不然要是晚了啊,可真是要去阎王爷那里报到去了。”

    林简琴朝着里面张望一下,孰料应随六急忙紧闭双眼,躺好了,装作没看见没听见。

    这一切都被林简琴看在眼里了,林简琴应了老郎中的声,便笑着说道,“多谢老郎中了,辛苦您了,一大清早的就砸开了您的门。”

    “诶?哪里的话,我这既然是医馆,就得想着时时刻刻都有可能来病人啊。”老郎中一脸的满足的笑意。

    林简琴也礼貌的笑了笑,走进了医馆,朝着应随六躺着的床铺走过去,心里想着,哼,小样儿的,还在这跟老娘装昏迷?你装失忆是在员外家,老娘打不过那些什么狗屁员外的走狗们,这下老娘让你装。

    林简琴想着便朝着应随六的肚皮和咯吱窝摁过去,又是挠痒痒又是揪的。

    应随六实在是忍受不住,哭笑不得,急忙告饶。

    应随六很是不好意思的说道,“辛苦你了。”

    林简琴刚想张嘴还没说话呢,就听到老郎中说道,“啧啧啧,小两口还这么客气,也算得上是举案齐眉神仙眷侣了。”

    “老……”林简琴张嘴就想着跟老郎中解释,哪里是夫妻,她可不能就这么被人误会了。

    应随六急忙说道,“你给了人家银子了么?”说着便坐了起来。

    林简琴一听这话更是不乐意了,她可不是强取豪夺的坏人,看病怎么会不给银子?

    “当然给了,我何时欠过别人的钱?你怎么想的啊?蠢死,竟然问这样的问题。”林简琴狠狠的剜了一眼面色有些憔悴的应随六。

    “得了,既然好些了,你们就回去吧,这是老夫刚才捡好了药,拿回家,一日两次,有一两个月也就好了。”老郎中笑着说道。

    应随六轻轻的拉了拉林简琴的衣袖,“拿着吧,你照顾一下我这个病人。”

    林简琴撇了撇嘴,好像是忘了刚才要分辨的事情。

    应随六怕林简琴再想起来,便说道,“咱们还是赶紧的回家吧,惊鸿那么小,一个人在家可是不安全的。”

    这话一说,林简琴马上着急起来,是啊,小家伙儿那么小,让他自己在家真是不放心,顾不上别的了,急忙搀着应随六上了木车。

    老郎中看着那二人虽然打打骂骂,可是相互的喜欢却不再言语之中,神态行为已经让别人看在眼里看在心里。

    “喂,臭丫头,你把我放在这里吧,这要是把我拉回去,估计你要累的三天起不来床了。”应随六有些心疼,可是又不想着让林简琴看出他的真实意思。

    “哐当……”

    “啊……”

    就在应随六说出那句话的时候,林简琴两手一松,车辕把手一下子掉在地上,震得坐在车上的应随六浑身颤了好几颤,震得屁股都疼了。

    林简琴拍了拍手,很是高兴的看了看应随六,接着说道,“你家人才臭呢!凭什么叫我臭丫头!”

    应随六嘴角还在抽搐,因为刚才那一下真是疼的要命,见林简琴这么说,他便捂着腰说道,“是啊,我们家的人都是臭的,所以叫你臭丫头。”

    林简琴被气得直跳脚脚,“你……”,林简琴愤怒的小脸儿变得通红。

    应随六看到林简琴那被激怒了的模样很是好玩,便更肆无忌惮的笑的厉害了。

    “哎呀……”正当应随六得意忘形的时候,林简琴的一枚秀拳已经打在了他的鼻子上。

    突然便觉得鼻子里酸酸的咸咸的又有些涩,他不禁的用手摸了摸,粘粘的带着腥味儿。

    “你……你居然打我……”应随六一张苦瓜脸,那潇洒的俊美不知道何时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了,像极了一个被人欺负了的小孩子。

    林简琴则是捧腹大笑,一边指着应随六那糗样一边笑的肚子疼,更像是一个欺负了别人的正在得意的小孩子。

    周围围过来的人越来越多了。

    林简琴突然停住大笑,很是窘迫的眼神瞟了一眼周围指指点点的人们,灰溜溜的抬起车辕把手,低着头猫着腰,在指指点点的人群中急忙跑开了。

    应随六本来还诧异呢,可是看了林简琴那灰头土脸的表情和那偷偷摸摸的行为,也是按耐不住的笑了一会儿,他才不怕被人指点着笑呢,男人嘛,脸皮要厚一点才好。

    到了一处僻静的地方,林简琴又是很粗暴的将车辕放在了地上,坐在一块大石头墩儿上说道,“你要在这呆着就呆着吧,反正在城里,吃饭还方便呢,你不是皇家贵胄么,有的是钱吃饭住店的,我就先回去了,我的顾着我儿子。”

    不等应随六说话,林简琴便一溜烟儿的跑走了。

    应随六嘴角一抽,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自己刚才还觉得幸福的不得了,像是被捧到了天上,这一下子看着林简琴那远去的背影,突然觉得刚才就跟做了一场梦一样,啪叽一下子,就从天上掉下来了。

    林简琴这次不用拉拉车,走起路来也快了很多,没一会儿,就到了果园了。

    见小家伙儿正在逗着银子玩呢,真是够淘气的,居然给银子浑身都弄满了泥巴,可怜的银子就任凭小家伙儿在那摆布,这要是不知情的,还以为那是小家伙儿手艺好,给堆砌了一只泥巴狗呢。

    “儿子!你这是弄什么呢?我要是把你浑身上下弄的都是泥巴,你乐意么?”林简琴气不打一处来,在她的眼里,银子不是一只普通的狗,银子救过她的命,要不是那次银子扑倒了洛青丝的婆婆公公等人,林简琴真是不敢想会发生多么可怕的事情。

    小家伙儿可是个机灵鬼儿,一看林简琴那架势,马上很诚恳的说道,“娘,我错了,我这就带着银子去河边洗澡!”

    林简琴想发火,可是见到小家伙儿这么快就认错,愣是把压在胸口的火气给咽了下去。

    林简琴简单的吃了点饭,收拾了一下屋子,便跟小家伙儿交代,“今天带着你去吉祥如意饭馆,去了不准调皮!”

    小家伙儿这时候哪里敢说半个不字,他还没忘了刚才气了林简琴的事呢。

    把门窗锁好,林简琴便带着小家伙儿进了积羽城。

    雨后的积羽城果然是空气清新,凉爽怡人。

    林简琴带着小家伙儿到了吉祥如意饭馆的时候,洛青丝夫妇正在忙着备菜,现在雨停了,估摸着到了饭点,吃饭的人就多了。

    “洛姨,秦川叔,你们忙着呢?有什么我能帮忙的么?”林简琴说着便撸起了袖子往里面走过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