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三十九章 沉不住气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应随六在一旁,就这么一小会儿的时间,脸色变了十八变。听到小家伙儿说他跟她们娘俩睡在一起的时候,应随六的脸色很是得意,又听了小家伙儿夸他帅。他更是得意,当听小家伙儿说了那句比他差。他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

    越思敏手里的碗一下子就滑落到了桌子上。先是惊讶,后是惊喜,说道。“你是我的女婿?”

    应随六微微一笑,他怎么敢说是,正想着点点头蒙混过关的时候。林简琴端着一碗饭从后厨走出来。

    “娘!别瞎说!”林简琴狠狠的剜了一眼。一脸微笑的应随六。

    应随六嘴角一抽,本来还可以给这个未来的丈母娘留个好印象,突然被林简琴这一句说的有些沉不住气了。

    越思敏又愣住了。疑惑的看着林简琴。问道。“不是惊鸿他爹?那……那你们怎么睡……到一起?”

    说到这个问题的时候,越思敏还是满脸的通红。毕竟这种事情拿到了桌面上说,多少会有些羞赧。

    林简琴嘴角一抽。恶狠狠的眼光看向了应随六。

    应随六急忙分辩道,“不,不是我说的。他……”

    应随六很快便指着旁边的小家伙儿。

    小家伙儿看着林简琴那怒瞪的圆木,一下子从凳子上秃噜下去,动作很敏捷的挪到了越思敏的怀里,这才说道,“咱们不是都睡在果园么?”

    “那叫睡在一起么?”林简琴歇斯底里的吼了一句,这可是关系到她的名誉啊,完了,瞬间被她的儿子给毁了。

    越思敏总觉得这里面还有些说不清的事情,又怕自己的女儿没面子,便含糊的说道,“事情都这样了,别跟孩子发脾气。”

    林简琴更是百口莫辩了,满脸的纠结和怒火,这会儿真恨不得上去把小家伙儿的屁股打开了花。

    应随六在一边却很是乐呵,嘴角勾着的那一抹坏坏的得意很是明显,他压抑不住内心的喜悦,又怕林简琴看见了不依不饶,只好低着头,急忙拿起饭碗,往嘴里扒拉饭菜。

    越思敏这会儿还不是很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看看林简琴,又看看应随六,心里想着虽然这件事不光彩,毕竟没有媒妁之言父母之命俩人便有了儿子,可是不管怎么样,木已成舟,也算是一家人了。

    “来来来,慢点吃,别噎着。”越思敏看着应随六被林简琴骂了之后也不顶嘴,只顾着吃饭,都有点心疼这个受气的女婿了,又夹了些菜放进了应随六的碗里。

    “娘……”林简琴实在不知道怎么说好了,“您怎么给他夹菜?要吃自己吃,不吃饿着。”

    应随六顿时间一张受气脸,很是害怕的看着林简琴,压低了声音可怜兮兮的说道,“上次雨夜背着你回去,淋湿了衣裳发烧,现在还没完全好呢,你别生气,我少吃点就是了。”

    “你……”林简琴气的要炸毛了,一把扬起饭勺就要砸过去。

    应随六急忙佯装很是畏惧的用双手护着脑袋。

    “琴儿……你这是做什么?他都这么可怜了,你还这么对他,好歹他是……哎……你这孩子!”越思敏话到嘴边不好意思说出口,又是唉声叹气的。

    越思敏紧接着咳嗽两声,林简琴听了有些紧张了,急忙放下手里的饭勺子,问道,“娘,你没事吧?别着急。”

    越思敏皱了皱眉头,捂着胸口,说道,“你别让我着急了,我就没事了。”

    林简琴嘴角一抽,恨恨的剜了一眼应随六,恶狠狠地说道,“你给我等着。”

    可是看到越思敏正在盯着自己,林简琴马上又从咬牙切齿的状态换成一副笑模样,可是肺都快被应随六气炸了。

    应随六端起饭碗扒拉着吃饭的时候,那张狡黠带着坏笑的得意的脸被饭碗正好挡住,他心里乐开了花,没想到还能整治一下林简琴那个臭丫头,心里真是乐开了花,最主要的事臭丫头的娘,好像是默认了他就是自己的闺女女婿了。

    这一顿饭下来,应随六很是周到,各方面都做的无可挑剔,还特别让越思敏心疼。

    “娘,您在这边歇着吧,我没能耐让她们娘俩过上好日子,要努力的找点活去做,改天也好建造个大房子,把您接过去。”应随六很是恭敬的在越思敏的耳边说道。

    越思敏的眼眉间露出了一丝安慰,很是喜欢的说道,“那好,你去忙吧,对了,一定要注意安全。”

    应随六作了揖,便朝着外走去。

    林简琴一把拉住了跨出门槛一只脚的应随六,咬牙切齿的低声问道,“你刚才跟我娘说了什么?”

    应随六很是纳闷的一愣,无辜的眼神,说道,“什么也没说。”

    “那她怎么笑的那么高兴?”林简琴捏着应随六的手开始转圈了,要知道捏着一点点肉皮转圈,那是多么疼的啊。

    应随六疼的呲牙咧嘴的了,但是为了在未来的丈母娘面前留个好印象,那脸上的表情纠结极了,哭笑不得……笑的比哭的还难看。

    “琴儿……你给我看看这个……”越思敏见那俩人又在门槛那嘁嘁喳喳,想着就是自己的女儿在为难人家,便喊了林简琴过来。

    林简琴小声的朝着应随六训斥道,“你等着!”

    应随六摸了一下额头的汗水,心里想着,这顿饭蹭的真是艰难啊,好在有一件事让他非常的满意,那就是越思敏在心里已经承认他了。

    想着这些,他朝着一个地方走去……他在注视着林无尘的钱柜。

    林简琴见应随六走远了,心里有些小纠结,刚才见了他,觉得他总是卖乖装可怜可恨之极,但是想着他的病还没好利索,自己便对他打骂又不准吃饭的,又有点心疼,可是跟他面对面了,却忍不住的想着挑他的不是。

    “琴儿……”越思敏又喊了一句,“我忘了问你件事了。”

    林简琴有些失神,但是还是很快的缓过神,朝着越思敏走过来,“娘,什么事啊?”

    越思敏一边吃饭一边很是疑惑的问道,“惊鸿这孩子姓什么啊?”

    林简琴嘴角一抽,她还想知道孩子姓什么呢,半天才说道,“娘,别问这个了,惊鸿没姓!”

    越思敏一愣,还以为林简琴还在跟应随六发脾气呢,便一口劝人的语调,“琴儿啊,小夫妻过日子哪里又不吵架哦不拌嘴的?事情过去就算了,再说了,你跟他吵架也不能说儿子没姓啊。”

    林简琴实在是冤屈了,哭笑不得的说道,“娘,我没骗您,惊鸿真的没姓。”

    洛青丝在一边实在看不下去了,可是又一想上次被应随六掐着脖子的事,便在心里衡量一下说道,“越姐姐,这孩子确实……没姓。”

    越思敏马上就愣住了,半天才缓过神儿,惊讶的问道,“他不是孩子的爹?那……孩子他爹呢?”

    越思敏的脑子里一片混乱,她从来不认为自己的女儿是个胡来的人,可是眼前的这些事还能用正常的逻辑说得清么?要是女儿没乱来,那这个外孙子又是怎么来的。

    越思敏的大脑里闪过一阵阵可怕的念头。

    林简琴看着越思敏脸上起伏变幻的表情,心里有些不安定了,试探着问道,“娘……您……没事吧?”

    越思敏马上严肃的看着林简琴,说道,“你怎么胡来乱来的事情都算是过去了,现如今有这么好的男子不嫌弃你和你儿子,你居然还那么恶毒的对他,你真是太过分了!”

    林简琴马上就面瘫了,这都哪跟哪啊,怎么的自己就成了恶毒了,怎么的就过分了啊?

    “娘,你是你想那样!”林简琴想着好好的解释一下吧,不然这误会真的大了,她心里却是觉得她对应随六的感觉是有的,可是经历了一些事情,她总觉得那个感觉有些不真实,有些需要考验。

    “行了,我不听你解释了,你是我从小带大的,我还不知道你的性子,尤其是咱们进了林府之后,你的性子越来越雷厉风行听不得别人的劝告,以前的事情你做的对,做娘的也不说什么了,可是这件事,做娘的事过来人,你做的不对!”越思敏好像很是心疼应随六,不想听自己女儿的解释。

    小家伙儿在旁边眨了眨大眼睛,拉着越思敏的手,奶声奶气的说道,“姥姥,叔叔为了背着娘回去,生了病,烧得厉害。“

    越思敏听了马上紧张起来,“那现在他好些了么?“

    “嗯,叔叔好多了,要是娘再给叔叔多吃点饭,好的更快。“小家伙儿偎依在越思敏的怀里,很是呆萌的模样。

    林简琴恨不得大巴掌抽在小家伙儿的屁股上,可是有越思敏在,林简琴只能气得干瞪眼。

    小家伙儿却装作没看见林简琴的表情一样,边说边用那粉嫩柔软的肉呼呼的小手指头在越思敏的脸上划拉着。

    洛青丝在一旁也是插不上嘴,她可不是不想说,只是一想起那次被应随六掐着脖子就心惊胆颤的,但是她也觉得出来,应随六似乎对林简琴有着一种很特别的感情。

    洛秦川对这些儿女间的情爱又不好插嘴,也只能旁边看着。

    叶其似乎看着林简琴很是纠结,便憨实的说道,“三小姐,其实我觉得刚才那大哥还不错。“

    林简琴狠狠的瞪了一眼,“信不信你再多说一句,我就抽烂了你的嘴巴?“

    叶其急忙捂住嘴巴,满眼的求饶。

    越思敏不满意的说道,“琴儿,你怎么变了这么多了,以前也是温柔的孩子,怎么现在这么暴力?“

    林简琴嘴角一抽,不自然的笑了笑,“哪里有,对了娘,待会儿邻居家的大姐还要我和洛姨帮忙呢,咱们赶紧的吃了饭吧。再说了,下午还会有客人来吃饭,还的抓紧准备配菜呢。“

    越思敏不高兴的瞥了一眼自己的女儿,可是毕竟有洛青丝夫妇在场,越思敏也不好多骂,便说道,“赶紧的吃,吃完了我也来帮忙。“

    吃完了饭,这几口子人在店里稍微的休息了一会儿,便忙活起来了。

    应随六从吉祥如意饭馆出去之后,便来到了以前一个茶馆,坐在了一个角落的包间里面。

    过了没多久,便进来了两个看上去训练有素腰间配着长剑的年轻男子。

    “给小王爷请安……“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