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四十章 往日的冰冷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那二人异口同声道,便齐刷刷的跪在了地上。

    “起来吧,事情办得怎么样了?“应随六似乎又恢复了往日的冰冷。那阴鸷的眸子睥睨前方,低沉的声音瞬间让房屋里的气氛显得格外的严肃。

    “小王爷,属下听从老王爷的吩咐。前来禀告,老王爷让您不用担心他的身体。说当初在惊鸿岭的事情是遭到了野人的袭击。除了银子被劫了去,老王爷没受伤害,皇上已经派人前去惊鸿岭调查了。“其中一个男子说道。

    应随六转过身子。他站得笔直,像是一座冰雕屹立着,冷冷的瞟了一眼另外一个男子。问道。“你呢?“

    “启禀小王爷,属下查探到林无尘正在慢慢的把以前林家的钱财存到了一个叫做林简琴的人的名下。而且最近正在把林家的很多外地的钱柜,分院。分部的店面逐渐的抵押典当或者出售。“那个男子低着头很干脆的回答道。

    应随六心里一愣。这林无尘也是个爱财之人。想当初,若不是为了跟林长风争夺林家的产业和继承地位。也不会时刻的隐忍,可是现在怎么要把林家的财产都放到了臭丫头的名下?难道臭丫头知道这件事?或者这里面有什么别的事?

    应随六那阴鸷的眸子突然间眯起来。似乎那细长的眼眸有了些许的杀意和冷峻。

    “还有别的么?“应随六再一次的问道。

    “这……“那男子有些含糊的支支吾吾了。

    “嗯?“应随六那阴狠冰冷的细长眸子只看了那男子一眼,对方的脑门便马上冒了一层的冷汗,眼神中的恐惧让他慌张了。手有些颤抖。

    “小王爷,属下无意中知道了一些林无尘的私事,不知道当讲不当讲。“那男子小声的低头说道,他已经不敢再去看应随六的眼睛了。

    应随六沉吟片刻,那高冷的眸子瞟了一眼窗外,嘴角勾了勾,似乎饶有兴致,薄而性感的嘴唇轻启开来,“我所说让你探查他的钱财流动,但是以后,跟他有关的事情,但凡探查到的,都如实报上来。“

    “属下遵命!“那男子马上抱拳说道,”林无尘好像不是林原道的亲生儿子。“

    那男子缓缓地说道,他的声音低沉,毕竟这只是他偷听到的,没有什么证据。

    应随六大惊一下,他的心里有些疑惑了,若是说林无尘和臭丫头是同父异母,那么林无尘怕日后出了什么事,可以跟臭丫头合谋,把钱放到臭丫头的名下,可是若真的不是林原道的儿子,那林无尘没有什么理由把钱财放到了臭丫头的名下啊?

    “你从哪里得知的这件事?“应随六很是重视,若是这个事情是真的,那么他就会返回皇都,跟父王说明情况,在惊鸿岭全军覆没,却仅仅只有林无尘活下来,毕竟是有什么不见光的秘密。

    可是应随六不知道,他的父王在这件事上根本就没有跟他实话实说。

    “属下上次跟着林无尘从钱庄出来,他回了忠诚侯府,然后去了侯府里的一个院子,好像叫做畅春园,然后捏着一个女子的绣鞋在那自言自语了很久。“那男子一边回忆一边说道。

    听了这件事,应随六心里有些怒火了,不是他多疑,这是明摆着,林无尘现在可是忠诚侯府的侯爷,整个院子都是他的,为何每次回府只去畅春园,难道不是因为臭丫头曾经在那住过?

    “什么样的绣花鞋?“应随六问道。

    那男子思考了一下,说道,“一双女人的鞋子,海棠色,绣着并蒂莲花,差不多这么长吧。“

    那男子边说边比划着,应随六心中更是怒火冲天了,那鞋子就是林简琴的,而且还是他买给林简琴的,他记得她的尺寸,瞬间以前的一幕幕出现在眼前。

    那次,他从鹰嘴山上把林简琴背下来,正是桃子成熟的季节,他背着她到了一家小店,一眼便相中了那双海棠色的绣花鞋子……

    那两名男子见应随六很久不语,却也不敢说话,就那么笔挺的跪着。

    不知道过了多久,应随六从回忆中缓过神来,朝着那二人挥了挥手,那二人便退了出去。

    应随六站在窗前,眼前虽然有满目的蔷薇花,可是他的眼神有些迷离了,初次见那丫头的时候只觉得她空灵秀气,从受惊的马车上救了她纯属心血来潮,后来在鹰嘴山上的遭遇,又让他觉得那个看起来很柔弱的女孩子却十分的有趣,不同于他以往见过的女孩子。

    父王和母妃给他介绍过很多的女孩子,甚至就在积羽城还给他介绍了林原道的千金,哼,他才不稀罕呢,听说林原道那老家伙就知道攀龙附凤,这才想着把大夫人所生的嫡出女儿嫁给他。

    他可是自命天下第一聪明的,后来竟然被那臭丫头在鹰嘴山下甩掉了,他怎么甘心?可是几天几夜没合眼的去寻找那臭丫头的踪迹,他竟然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为什么去找她。

    应随六想到这里的时候嘴角抿起的那一抹笑意似乎很是满足。

    后来在畅春园爬了她的窗户,见她那吃惊的模样,他心中窃喜了很久,他似乎上了瘾,一天见不到她就会觉得浑身的不自在,那一天在完成了父王交代的事,忍不住的又去了那个林府的畅春园,却不小心见到她落水了。

    他跳入水中的时候却实实在在的感到了一些异样,那水似乎跟平常的不一样,可是他心里急着救她。

    他不小心碰到她那凹凸有致的时候,浑身有些不自在,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那样。

    在以后的日子里,他越发的发现自己似乎中了毒。

    只是父王说有重要的事情要做,无奈之下,他只能先离开一段时间,可是他在临走之前,已经在心里默默的下了决定。

    后来发生了太多的意外,以至于有些事情他自己都想不起来,任凭是想破了头皮,还是想不起来。

    突然一股凉风从外面吹进来,吹到了身上有些凉爽。

    应随六嘴角一勾,一抹邪魅的笑,他似乎很是享受现在的状态。

    只要父王在皇都没什么事,他想着多在这里带一些日子,他想着让那臭丫头心甘情愿的接受他。

    “咚咚咚。“一阵轻轻的敲门声传过来。

    应随六瞥了一眼,马上又恢复了往日的冷峻,“谁?“

    似乎多说一字,都浪费他的精力和感情。

    “小的来收拾房间了。“是店小二的声音。

    应随六便打开门,那店小二让开了一条路,很是恭敬的请应随六走过。

    今天的天气不错,应随六打算想个办法,带着小家伙儿继续去白云观看经书,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对小家伙儿有一种莫名的喜爱,除了小家伙儿对他吃醋外。

    应随六从茶馆走出来之后,心里既有轻松又有紧张。

    轻松的是因为知道了林家的钱的动向,毕竟臭丫头林简琴让他帮忙查探这件事想必一定是要出手,把林家的财产拿回来,他还有些紧张,不知道林无尘把所有钱都放到了林简琴的名下,却没有跟林简琴说起这件事,到底是揣了什么心思。

    不管是什么心思,现在还有时间,应随六想着还是先带着小家伙儿玩,林简琴让他办的事情,他办好了就好,他主要想着先把小家伙儿收拢到身边。

    应随六正边走边琢磨着事情呢,突然听到了前面的人说话的声音很是熟悉,望过去发现居然是林简琴和洛青丝还有一个绿衫女子在说说笑笑的。

    小家伙儿正北林简琴牵在手里,东瞧西看的,他似乎对周围的那些小吃食很感兴趣,无奈他那霸道的娘,不会给他乱跑乱玩的时间,他那可怜的小眼神只能看着路边的那些美食无能为力。

    应随六心生一计,急忙的穿过一家店铺,装作很巧合的从店里面出来,满脸惊讶的说道,“咦?你们怎么来这了?”

    林简琴撇了撇嘴巴,看着应随六那冷峻却又带着些许俊美的脸上的表情,她说什么都不相信天底下有巧合这么个东西。

    “别问我们,你怎么在这?”林简琴瞥了一眼,很不友善的问道,刚才在吉祥如意饭馆,应随六在越思敏的面前可是没少占了便宜,而且还让林简琴的清誉瞬间在越思敏面前变得无影无踪了。

    应随六装作很疑惑的说道,“我出来转转,找个……找个活做。”

    林简琴实在是不想拆穿他的身份,就连洛青丝这个跟林简琴很是亲近的人,林简琴都还是小心翼翼的没有透漏半点,更别说那个相识不到两个月的绿锦了。

    “哼哼,”林简琴的鼻子里发出一阵冷笑,带着嘲讽,那犀利的冷眼神,真有一股子你等着瞧的凌厉。

    应随六那俊美的嘴角狠狠地抽了一下,苦笑一下,“那个……”

    “你到底想说什么?”林简琴觉得应随六才不会制造了偶遇就乖乖的闪人呢。

    应随六朝着小家伙儿扫了一眼,嘴唇翕动一下,“那天在白云观,基元道长说惊鸿很适合……”

    “闭嘴!你来捣乱也就算了,怎么着,还想着送我儿子当道士啊?你居心不良啊?”林简琴气的差点就要跳上去揪住人家的衣领了。

    听完这话,在一边站着的洛青丝和绿锦也不禁的朝着应随六上下的打量一番,从她们的眼神就能看得出来心里怎么想的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